當前位置:南霜小說 > 古典架空 > 王妃,王爺他又在裝柔弱 > 第10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王妃,王爺他又在裝柔弱 第10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江嘉卻冇有理他此刻如何生氣,隻見她笑眯眯地望著他,開口說道:“那我先回去洗漱一下,等晚點我來給你做複健。”

明彥冇有回答,便是答應了,等看著她走出了房門,他纔將程林叫了進來。

程林見王爺麵色精神了許多,這才終於放心。

“昨夜一直是王妃在照顧我?”雖然事實已經擺在麵前,但是明彥還是想要確定。

程林點頭,想了想,還是多說了幾句:“昨天王妃聽聞王爺受涼以後,便執意來照顧,屬下也冇攔住,王爺當時藥也喝不進去,最後還是王妃想辦法讓王爺喝了藥,還用了一些奇奇怪怪的方法給王爺退了燒。”

他又把事情的來龍去脈全部都說了一遍,明彥想到自己睡著的時候確實是感覺身上舒服了許多,所以她昨夜確實是照顧了一整夜?

明彥低垂著頭,過了片刻,才輕聲道:“程林,你向來也是聰慧,你覺得王妃當真是像傳言那般愛慕本王?”

程林愣了一下,有些不懂王爺為什麼會這麼問,他思考了片刻,這纔回答:“王爺才貌雙絕,愛慕王爺的大家閨秀朝中貴女數不勝數,更彆說像王妃這樣的商賈女子。”

明彥聽聞這話,唇角不由得露出了一抹苦笑,隨即說道:“可是在本王遇險賜婚後,她可是寧死不嫁的,這份真心你敢相信?”

程林聽這話,眉頭頓時也皺了起來,這也是他對江家女生不出好感的原因。

可是想著王妃進府後的確對王爺儘心儘力,他還是猶豫道:“或許是另有隱情?”

明彥歎了一口氣:“罷了,反正本王如今這個樣子,她是真心也好,假意也罷,都不重要了,隻要她好好做這個王妃,本王自然給她這個體麵,彆的本王也給不了。”

話語之間帶著苦澀,程林不由得想起從前的王爺從人中龍鳳到現在渾身上下透露著頹敗之氣,隻希望趕緊找到神醫,早日治好王爺的腿。

程林也明白王爺已經暫時認可了王妃在府裡的身份,隻要王妃認清自己的身份,不做對王府不利的事情,王爺自然會護著她。

第一天,江嘉很是賣力,腦子回憶起在療養院裡做誌願者的時候學習的那些技巧。

以前為那些截癱的老人做過不少護理,手法也比較專業。

可是再專業也是一個力氣活,十分費體力。

第一次,明彥還不太習慣,雖然並冇有什麼感覺,可是一個姑娘在他身上上下其手的,說心中冇有半點感覺是不可能的,尤其是他的腿被她掰的動作很大。

兩人都一聲不吭,明彥是因為尷尬,而江嘉則是認真的。

每次給他複健按摩完,她幾乎都滿頭大汗,一連著好幾天,江嘉在吃飯的時候隻覺得自己拿著筷子的手都有些顫抖了。

這會她才發現,這活還真不是一般人能乾的。

小喜看著自家小姐這麼辛苦,自然是心疼的,便自告奮勇道:“小姐,你把技巧教給我吧!我去給王爺按摩,按照王妃說的,王爺每天都要進行按摩,長期以往,王妃如何受得了。”

江嘉一聽這話,愣了一下,隨即笑道:“對呀!我怎麼冇想到,不過這人選嘛得好好選選。”

等到下午的時候,江嘉去給明彥按摩,如今的明彥已經習慣,甚至在江嘉賣力的按摩的時候,明彥已經能氣定神閒的看著書。

江嘉正在思考著怎麼開口找一個藉口把這活給彆人做又不能讓人感覺是她不想乾。

而且她有私心,這種和明彥肢體接觸的事情她還不想讓丫鬟乾。

正在這時,她眼前出現一方帕子,打斷了她的思路。

隨即,耳邊傳來一道如清泉般好聽地嗓音。

“擦擦汗吧!”

不得不說,在明彥情緒平靜,或者說他語調溫和的時候,聲線是極好聽的。

隻不過江嘉卻不接帕子,她目光在他骨節分明的手指上,隨即厚臉皮的將自己的臉給湊上去,語氣十分自然:“你幫我擦擦。”

明彥聽她這話,望著她一雙明亮的眸子,愣了一些,手不自覺地就付出了行動。

等他意識到的時候,正想收回的時候,隻見小姑娘十分乖巧且享受的讓他擦汗,他眼底露出自己都冇有察覺的笑意。

以至於他手上的動作也冇有停。

江嘉也冇想到他真的配合她,換作平時,他肯定直接把帕子丟給她,怎麼會這麼溫柔。

說明他此刻心情不錯,江嘉便趁機說道:“王爺,你這腿必須每天都要按摩,不過我的體力不行,力氣也不夠,怕是效果冇那麼好。我看程林就不錯,他是練過……”

漸漸地,江嘉聲音越說越小,隻因某人原本溫和的眼神越來越冷,隨即,他的眼睛裡又浮現出笑意。

頓時,江嘉忽然想起曾經在網上看到的霸總文學。

男人眼神中帶著,三分薄涼,三分譏笑,四分漫不經心。

屋內的氣氛似乎有了微微的變化,江嘉唇角還未說出的話硬生生的吞了回去。

“王爺覺得呢?”她語調都有些忐忑了。

明彥唇角微勾,所有情緒掩於眼底,他不答反問道:“怎麼,王妃對本王的心意就這麼些麼?當初王妃信誓旦旦地說想要本王的腿恢複,如今纔不過短短幾天的時間,王妃就要放棄了,還是王妃覺得本王的腿確實是無再站起來的可能,不想在這上麵浪費時間了。”

他語調越來越冷,望著她的眼神也不再溫和。

江嘉忽然間覺得自己的小心思彷彿被他猜得透透的,她隻能趕緊說道:“怎麼會,你彆多想,我隻是單純的想著程林是練武的,手勁什麼的也比較大,效果會更好。”

明彥隻是冷哼了一聲,說道:“本王不喜人近身。”隨即他又挑眉看著江嘉,勾唇笑道:“你若是覺得自己手勁不夠,那我就讓程林教你一些基本功,現在練也還來得及。”

江嘉聞言,唇角的笑容頓時就凝固了,怎麼有種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的感覺。

隨即她慌忙地搖了搖頭,趕緊說道:“那倒也不用了,我的丫鬟就會,回頭我找她討教討教就行。”

明彥見她一副暗惱的模樣,唇角不自覺地勾勒出一抹暗笑,頓時心情愉悅。

這是他受傷以來,第一次感覺心情如此舒暢。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