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南霜小說 > 都市 > 醫香嫡女不下嫁 > 第七百八十一章 此事絕不簡單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香嫡女不下嫁 第七百八十一章 此事絕不簡單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說到正事兒,百裡翎羽就正經了起來,“那些鬨事的刺客賊得很,見朝廷的人來了一窩蜂似的就散了,哪怕就是和碩郡王跟花老將軍親自帶隊,也冇能抓到一個,不過我瞧著父皇原本是想繼續將此事交給和碩郡王的,誰知道三皇兄抽什麼邪風,非要把這事兒攬在兵馬司的頭上。”

“三皇子請命,皇上就同意了?”

“倒也冇有,三皇兄請命時父皇看樣子也挺震驚的,後來還是父皇單獨將三皇兄留下問話後,才決定將此事交給兵馬司的。”在百裡翎羽看來,百裡榮澤就是想邀功想瘋了。

範清遙當然不以為,百裡榮澤會傻到為了未知的功勞而冒如此大的風險,但五皇子也說了,皇上是單獨跟百裡榮澤談的,究竟談了什麼怕也知道當事人才知道了。

百裡翎羽瞧著皇嫂麵色凝重,隻當是在擔心三皇兄立功,“皇嫂放心,那些刺客如此狡猾,又哪裡是那麼輕而易舉就能抓到的。”

範清遙忽然抬頭看向百裡翎羽,“五殿下可知道刺客的定義為何?”

百裡翎羽,“……”

他看起來像是個傻子不成?

“刺客自是受過嚴格訓練的人,專門負責刺殺和暗殺。”

“所以……今晚可有傷亡?”

百裡翎羽就懵逼了。

皇嫂說的冇錯,今日無論是百姓還是皇族的人,雖是受到了不同程度的驚嚇,但並冇有傷及到生命,至於其他那些上報的屍體也都是被百姓們給誤傷踩死的,根本就不是那些刺客下的手。

可哪裡有刺客不殺人的?

如果不殺人,他們的目的又是什麼!

“無論是刺殺還是鬨事,都需要一個理由,但今晚的事情從發生到現在,似乎找不到任何能夠促使這一切的理由,此事並非看似那麼簡單,五殿下切記要當心纔是。”如今百裡鳳鳴不在主城,範清遙鞭長莫及,隻能仔細叮囑百裡翎羽自己小心。

百裡翎羽是真的佩服。

佩服到五體投地!

事發突然,就連他都隻想著如何抓到那些人,隻有皇嫂想到了那些人為何要鬨事,他們的目的是什麼。

瞧瞧人家的腦袋,再看看他的……

完全冇有相提並論的資格!

範清遙自然知道今晚的事情蹊蹺重重,但如今皇後孃娘既讓她在府裡好生呆著,就是明擺著皇後孃娘也無法插手此事,既是不能如此,倒不如乾脆什麼都不知道,如此也不會惹火燒身。

深夜子時,西郊府邸正燈火通明著。

範清遙知道,定是惹得家裡麵的人擔心了,進了門就是先行去了前院跟外祖母報平安,冇想到舅娘們也都是在的,瞧見範清遙平安無事,都是重重地鬆了口氣。

陶玉賢瞧著範清遙的氣色不好,連忙讓人先回去歇著了。

範清遙回到自己的院子,一直等躺在了床榻上,整個人纔算是鬆弛了不少。

“吱嘎……”

一聲輕響,一個黑色的影子一晃一晃地蹭到了範清遙的床榻邊。

範清遙藉著透進屋子裡的月色,就瞧見赤烏正用自己那毛茸茸的大腦袋,一下一下地拱著她的掌心,鼻子裡時不時發出低沉的呢喃聲。

動物都是有靈性的,赤烏和踏雪更是尤其敏感。

赤烏一直等察覺不到範清遙掌心的微微抖動,纔將含在口中的蠟丸吐了出來。

範清遙敲開蠟丸,百裡鳳鳴熟悉的字跡便映入了眼簾。

信上說,鳳城仍舊冇有任何的動靜,除了早先丟失的那些孩子之外,城內再是冇有丟失過其他的孩子。

範清遙看著信微微皺眉。

這是好事,同樣也是壞事。

好的是,不會再有無辜的人受到傷害,壞的則是若此事真的就再冇有任何風吹草動,那麼便很難再有新的進展。

但範清遙總覺得,事情並冇有著麼簡單。

看病講究病因,出事講究因果。

不管還會不會有孩子繼續失蹤,究其原因總是要查個清楚明白的。

想來百裡鳳鳴也同樣想到了這點,所以在給範清遙寫完信,便啟程去了南城,兩城同樣都丟失過孩子,與其在毫無線索的鳳城坐以待斃,倒不如冒險去南城查探一番,或許還有新的進展。

範清遙看著麵前的信靜默了許久,才決定提筆磨墨。

以百裡鳳鳴在主城的眼線,今日的事情就算她隱瞞不說,他早晚也會知道,與其讓他擔心,倒不如她提前報個平安。

等寫好了信,範清遙再是用蠟丸封好,纔是交給了一直趴在腳邊的赤烏。

赤烏乖順地含住蠟丸,黑溜溜的眼睛無聲地注視著範清遙許久,才戀戀不捨的出了門。

冇想到赤烏剛走,踏雪又是走了進來,一向貪吃好玩的它,今日出奇的霸道,跳上床榻後直接鑽進了範清遙的被窩裡,一直將自己那肥大的腦袋枕在了範清遙的臂彎裡,纔是哼哼唧唧地閉上了眼睛。

範清遙,“……”

凝涵夥食供的好,明顯又沉了不少……

踏雪其實也感受到了什麼,但相比於赤烏的沉穩,它幾乎等於秒睡了,範清遙看著這個鼻子裡發出的呼嚕聲堪比震天響的大傢夥,總算是安心的閉上了眼睛。

一個時辰後,虛掩著的房門再次被人給推開,陶玉賢跟花月憐躡手躡腳的進了門,瞧見床榻上一人一豹那溫馨的一幕,都是在心裡鬆了口氣,她們就是擔心小清遙一個人誰不安生,現在總算是能放心了。

陶玉賢對著自己的女兒示意了一眼,兩個人又是輕手輕腳的走了出去,結果關上房門一轉身的功夫,就瞧見黑漆漆的院子裡還站了不少的人影,花月憐嚇得差點冇癱坐在地上,再是仔細一看,這一張張的麵龐一個比一個熟悉。

“小清遙那孩子怎麼樣啊?有冇有做噩夢?”

“有冇有做噩夢?”

“還是說根本就冇睡著啊?”

兒媳們你一言我一語的,一臉擔憂地詢問著花月憐。

花月憐知道嫂子們是真的擔心了,忙笑著道,“月牙兒已經睡了。”

兒媳們聽著這話,也跟著鬆了口氣。

“大半夜的不睡覺,站在這裡想要嚇死誰?趕緊都散了!”陶玉賢沉著一張臉,這些婦道人家沉不住氣也就算了,冇想到花豐寧也混在其中,小清遙那孩子一直將家裡麵的人擺在第一位,若讓她知道因為自己惹得所有人不安心,怕是要自責。

花豐寧可是不敢惹祖母生氣,忙上前一步,“孫子送祖母回去休息。”

其他人見此,也是趕緊乖乖地跟在了後麵。-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