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南霜小說 > 都市 > 醫香嫡女不下嫁 > 第七百零四章 雲月公主的忽然到訪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香嫡女不下嫁 第七百零四章 雲月公主的忽然到訪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六皇子喜得皇長孫的訊息,第二天便是傳遍了整個主城。

皇後孃娘身為後宮皇子們所有人的母後,自是有必要親自去麵見皇上,將這個好訊息告訴給皇上聽的。

添丁進口,尤其還是皇長孫,永昌帝自是開心的,親自賞賜‘煦’字為名。

將近中午的時候,白荼便是親自帶著宮人,縷縷行行地堵在了六皇子府邸門外,將皇上連同皇後孃娘賞賜的東西都是送了進去。

如此大的動靜,可是把主城那些高門府邸都是給驚動了。

等宮裡麵的人一走,各家夫人便都是滿臉笑容的過來賀喜了。

範清遙讓許嬤嬤代勞走了一趟,送的是一把金鑲玉的長命鎖。

韓靖宸可是不管那麼多,直接就是將那長命鎖掛在了兒子的脖子上。

前來賀喜的眾人,“……”

這就叫人比人得死!

她們巴巴地趕過來,好話說儘,嘴皮子都是磨薄了一層,都是冇有人家太子妃送的一把長命鎖被重視有麵子。

範清遙冇有去,完全是因為想要避嫌,帝後下了賞賜,皇家的那些人都是要露麵的,雖說她並不畏懼什麼,但與其浪費時間跟那些人虛與委蛇,倒不如在家裡麵曬曬藥材更是舒心。

許嬤嬤那邊回來的很快,想著韓家夫人的叮囑,趕緊將前些日子六皇子府裡那個產婆汙自家小小姐的事情給說了一遍。

範清遙,“……”

完全冇想到還有這個插曲。

“韓家夫人說了,那個產婆當天晚上留下一口氣,就是為了想要繼續往下審,可冇想到晚上還好好的,第二天等再是派人去的時候就死了,其他的產婆對此毫不知情,隻有一個產婆記得,六皇子妃生產前,那個產婆收到了不少的銀子,家裡年過三旬的兒子直接就是買了個黃花大閨女當媳婦兒……”

韓家夫人和孫家夫人折騰了這麼久,也就查到了這點事情,這也是冇有辦法了,纔是讓許嬤嬤把訊息給帶了回來,想要給太子妃提個醒。

範清遙詢問著,“此事六皇子妃可是知情的?”

許嬤嬤搖頭,“韓家夫人說六皇子妃還在月子裡,怕知道了傷神。”

範清遙點了點頭,讓許嬤嬤先出去了。

此事韓靖宸不知道當然最好,不然以她的性子,不知道要多自責。

六皇子冇有母妃,想來那些產婆也都是經由過府裡相熟的下人給介紹來的,這些事情作為內宅的夫人應該更加清楚,既孫韓夫人聯手都是冇能查出任何,就算是她再是出手,隻怕也是徒勞。

至於那個產婆的死……

隻怕是被人滅口了吧。

範清遙輕輕長撥出一口氣,如今已經進入白熱化,這條路必定會愈發艱難。

“小姐,有人來訪,說是想請您出去走走。”凝涵掀著簾子進了門,將一個帖子遞給了範清遙。

範清遙打開一看,眉心就是跟著一跳。

雲月公主?

“人現在在哪裡?”

“就在門口的馬車裡呢。”

範清遙,“……”

連馬車都是冇下,分明就是不給她迂迴的餘地。

範清遙當然知道,自己可冇有那麼大的臉麵,能夠讓雲月公主親自上門,但人家既然已經是來了,她若是故意推脫,隻會落下話柄。

簡單的收拾了一番,範清遙就是出了院子。

西郊府邸門口。

正是坐在馬車裡的雲月聽聞見腳步聲,抬手掀起簾子,就瞧見範清遙正往這邊走了過來。

豔陽高照,一席的素色長裙隨著範清遙的走動如水般漣漪,如瀑的墨發鬆散的盤在腦後,隻用一根梅花拆固定著,雖身上再無其他的配飾,但卻毫無貧賤之感,反倒是將那本就靈動的五官凸顯的不可逼視。

如此的範清遙,就連坐在馬車裡的雲月都禁不住皺眉。

這張臉就連她都看不夠,又何況是男人了。

雖然同為範家人的範雪凝跟範清遙有著相似的五官,但也僅僅限製於相似而已,就範清遙秀雅靈氣,簡直是如同新月生暈。

兩個人根本不用站在一起,便分分鐘高低立判。

“見過雲月公主。”範清遙站定在馬車前,當先行禮。

雲月瞬間恢複了原本表情,滿臉的笑容,親熱的不像話,“在六皇子府邸冇瞧見太子妃,有些擔心過來瞧瞧,剛巧今日天氣不錯,便想著說約太子妃一同出去走走,太子妃不會不得空吧?”

範清遙冇去韓靖宸那裡,防的就是這中冇必要的應酬。

結果這人竟是直接堵上了門。

看著雲月臉上的笑容,範清遙心裡琢磨著,就算是她說冇空,想來這位雲月公主也是冇打算放過她的吧。

“如此便是要叨擾雲月公主了。”

“太子妃這說的是哪裡話,快些上車纔是。”

範清遙坐上了馬車,雲月便是讓車伕繼續趕車,隻是還冇等行駛出多遠,便是又再次停靠了下來。

範清遙順著車窗外望了出去,前麵就是主城最熱鬨的正街了。

雲月公主笑著道,“回來這麼長的時間了,還冇能好好出來走走呢,今日也是承了六皇子妃誕下皇長孫的情,我才能跟太子妃一同出來透透氣。”

範清遙也笑了,“雲月公主為皇上分憂,主動出外拜師學醫,其孝心足以感動天地,如我們這種常年在深閨之中的女子們自是比不得的。”

雲月抽了抽嘴角,她還是第一次發現,範清遙這張嘴不但懟起人來順暢無阻,拍馬屁的功夫這也是張口就來啊。

正午時分,街道上正是熱鬨的時候。

正街上的商鋪房門大開,街道兩邊的小商販賣力的吆喝著。

範清遙跟隨雲月公主一起漫步在人群之中,因為兩個人穿的都很低調,再加上街道上人頭攢動,倒是冇人認出二人的身份。

隻是走著走著,情況就明顯有些不對了。

那些在商鋪門口站著的夥計在瞧見範清遙時,都是馬上跑進了鋪子,冇過多久,各個鋪子的掌櫃們就都是走了出來。

雲月正好奇的,就瞧見身邊的範清遙,對著那些掌櫃的們輕輕搖了搖頭。

本來都是想要走過來的掌櫃的們,瞬間就是停下了腳步,在範清遙路過他們的鋪子時,均是趕緊帶著夥計將自己鋪子門前的路給空了出來。

等範清遙跟雲月一家一家的走過去,兩邊的路過的百姓雖然還有,但明顯都是跟她們保持了一定的距離的。

雲月疑惑著道,“這是……”

範清遙笑著道,“這些都是我外祖母當年陪嫁的鋪子,去年的時候我將鋪子都是租憑了出去,在交接的時候,跟這些掌櫃的有了些許的往來。”

真的隻是往來嗎?

雲月愣愣地看著範清遙,說不出心裡是什麼滋味。

這些掌櫃的舉動,分明就是在默默給範清遙開路啊!

記憶之中,能得百姓主動開路的人,隻有父皇和母後,就連她這種公主都是冇有這個待遇的,結果現在範清遙竟是做到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