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南霜小說 > 都市 > 醫香嫡女不下嫁 > 第六百九十章 陶家醫女的秘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香嫡女不下嫁 第六百九十章 陶家醫女的秘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正是靠坐在床榻上的範清遙,看見外祖母進門時掙紮著就要起身。

陶玉賢連忙走過來按住範清遙的肩膀,“聽聞太子派人將你送回來後,你便是一直睡著,剛剛見你院子裡有了光亮,想著你便是應該醒了。”

範清遙聽著這話就更虧欠了,“讓外祖母擔心了。”

“既然還叫我一聲外祖母,一切就都是應該的。”陶玉賢笑著藉著屋子裡麵的燭光,將範清遙手腕上的紗布拆下來,等到看見裡麪皮開肉綻的傷口,臉上的笑容瞬間就是消失了。

範清遙,“……”

陶玉賢打開手裡的醫箱,穿針引線,仔細縫合著手腕上那猙獰的傷口。

密密麻麻的腸線穿梭在範清遙那細瘦的手腕上,光是看著就觸目驚心。

最後幾針,陶玉賢的手明顯有些抖了。

範清遙笑著道,“無礙的。”

陶玉賢歎了口氣,“女孩子身上總是不好落下疤的。”

“孃親那邊如何?”今晚她走的太過著急了,到底還是放心不下孃親的。

“放心吧,我回來的時候人已經醒了,孫澈正在身邊守著,聽聞孫家那邊已經得到了訊息,孫家老夫人打著照顧月子的旗號想要當晚就過來,被孫澈給回絕了。”陶玉賢也冇想到孫澈能回絕的那般果斷,如此看來,倒是個拎個清楚的,她也總算是可以放心了。

“倒是你。”

陶玉賢看向範清遙,“你是何時知道醫典的秘密的?”

上一世臨死前。

那時的範清遙被百裡榮澤一件刺穿了心臟,意識模糊之際,看見自己的鮮血流淌向了院子裡的一株枯梅下,然後,本以為再是不可能看見的寒梅,就在她模糊的視線中一點點的有了新的生機。

所以,那個時候範清遙的心裡是痛快的。

因為百裡榮澤心心念唸的東西,最後還是被她給帶走了。

那一世她無子無女,隻要她死了,時間便再無醫典。

但是這樣的話,範清遙卻不能如實告訴外祖母

“也是無意知道的,上次給軫夷國太子配藥時,不小心刮破了手指,血便是滴進了藥裡,後來我又是做了幾次實驗,才知道我的血與常人是不同的。”

陶玉賢歎了口氣,“這是陶家最後的秘密,當初我將那些東西交給你的之後,便希望矇蔽住世人的眼睛,所以跟你都冇說實話,卻冇想到……或許這就是天命吧。”

“外祖母早就知道這件事?”

“曆代陶家醫女臨終前,纔會將這個秘密延續下去,本來我連你孃親都是不打算告訴的,隻有如此,或許才能保住身為陶家醫女的你們,最後一絲安穩。”

燭光下,外祖母的臉上透著一種心灰意冷的淒涼。

那是範清遙從來冇在外祖母臉上看見過的表情,一片死寂,毫無生機。

“不是所有的陶家醫女的血都能救人生死,讓人長生,五代才得一人,故醫典對於陶家來說異常珍貴,陶家手劄記載,百年前陶家醫典泄密,一時天下大亂,世間所有人不惜一切都想得到陶家血脈,當時的帝王同樣迷戀至極,甚至不惜將陶家圈禁,為的就是能夠一直得到陶家血脈醫典的延續,從而助他永生永世……”

陶玉賢長長地歎了口氣,“那一代的陶家醫女無奈之下,隻能以色誘君,一步步當上了當時的皇後把控朝政,斬殺一切得知陶家醫典真相的人,後隨著時間的推移和改朝迭代,陶家醫典的秘密才漸漸被人遺忘和不知。”

原來,陶家現在所需要守護的,竟是依靠無數鮮血浸泡出來的!

而這些事情,上一世的範清遙是完全不知道的。

陶玉賢握著範清遙的手,顫抖而有力,“死而複生,便是逆天而為,就算身為醫者的我們不畏懼天罰,但我們卻控製不住人心的貪婪。”

範清遙何嘗不懂外祖母的意思?

一旦陶家醫典的秘密再次外泄,後果不堪設想。

“外祖母放心,此時我不會再讓其他人知曉。”事

關重大,範清遙自然不會去賭。

陶玉賢抓著範清遙的手卻不曾放開,“就連太子也不行!”

範清遙看著外祖母半晌,重重地點了點頭。

如此,陶玉賢纔算是鬆了口氣。

不是她不相信太子的為人,而是她也同樣賭不起。筆趣庫

眼看著天色不早了,陶玉賢又是叮囑了幾句才起身離開。

範清遙目送著外祖母離去的背影,並冇有告訴外祖母,其實已經有人發現了陶家醫女得以改命逆天的秘密。

隻是知道這一切的究竟是誰,現在她也不清楚。

夷國攝政王那此人心眼多的跟篩子似的,不想說的事情,一個字都是打探不出來。

不過有他提醒就足夠了。

重活一世,範清遙早已不畏懼任何。

範清遙收回思緒,將凝添叫進了門,“去把月落和鵬鯨叫過來。”

凝添對於自家小姐的命令,從來冇有任何的質疑。

很快,月落和鵬鯨就是被凝添從溫暖的被窩裡給拎了起來。

看著麵前的小姐,月落和鵬鯨都是有些迷茫的。

自從他們二人開始帶著暮煙小姐打理青囊齋,小姐基本上就冇再找過他們。

“有件事情需要你們才能辦妥。”範清遙並不兜圈子。

“小姐儘管說就是。”

“奴才們必定竭儘全力。”

雖然他們現在幫著暮煙小姐,但小姐永遠都是他們的小姐。

範清遙道,“今日你們早走一些,將範家大奶奶昨日去孫府,促使我孃親早產的事情散出去,越多的人知道越好。”

月落和鵬鯨給唬了一跳。

他們一直都在青囊齋,根本就不知道這碼子的事情,難怪回到府後,府裡的人臉色都是不好,原來竟是出了這麼大的事情!

“小姐放心,奴才們知道怎麼辦了。”

月落和鵬鯨在青囊齋也有很長的一段時間了,二人一個在前一個在後,脾氣好,待人親熱,無論是前來買東西的客人,還是跟青囊齋有生意往來的商戶,跟二人的關係都非常好。-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