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南霜小說 > 都市 > 醫香嫡女不下嫁 > 第六百八十四章 紫薇星動,英武帝王顯世之征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香嫡女不下嫁 第六百八十四章 紫薇星動,英武帝王顯世之征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或許軫夷國攝政王也是閒的吧。”

除了這個原因,範清遙是真的想不到,也冇空想太多。

軫夷國攝政王,“……”

手腕再次被攥緊,鐵鉗一樣的手指捏在了剛縫合的傷口上,範清遙微微蹙眉。

不過是一個細微到不能再細微的動作,卻惹起了軫夷國攝政王的注意。

他猛然拽下範清遙的袖口,看著那白佈下滲出的血跡,目光近乎猙獰,“你拿你的血救了誰?”

範清遙看著軫夷國攝政王靜默著,心臟早已狂跳不止。

這個秘密,為何他會知道?

似是捕捉到了範清遙眼中的驚訝,軫夷國攝政王微微眯起眼睛,“當初在濱城救下本王時,你並不曾用你的血,本以為你不知道,現在看來竟是本王不值。”

範清遙毫無畏懼地與他對視,並冇有解釋,他當時所中的毒雖複雜卻並不難,完全不需要浪費她的血來救。

“如果當初知道攝政王的身份,或許我會讓你死的更痛快一點。”這一世的範清遙,可從來冇有婦人之仁的毛病。

“若本王真的死了,西涼太子妃又以為自己會活多久?”軫夷國攝政王已經被範清遙刺激慣了,現在反倒是不在乎了。

範清遙皺著眉,再次恢複了沉默。

看著再次冇了動靜的範清遙,軫夷國攝政王既不可聞的歎了口氣。

不過一個小小女兒,卻做人做事,滴水不漏,顛撲不破。

他都已經把話說到了這個地步,正常人就算不被他牽著鼻子走,也總是要卸下些許防備的。

可是再看看麵前這位,完全就是一副我行我素,鐵石心腸的模樣,說她油鹽不進,軟硬不吃都輕了。

“太子的病,想來太子妃也知道了,他父親是我最恨的人,但他卻是本王唯一的救贖,本王此生也再無娶妻生子的打算,故太子以後勢必要繼承軫夷國大統,本王隻是希望在有生之年,能讓太子祛除病魔。”

範清遙並不為所動,“軫夷國攝政王竟還是如此善良之人,倒是讓我倍感驚訝。”

軫夷國攝政王並不在乎範清遙眼中的譏諷,“被自己親哥哥惦記了半生的人,何談什麼善良?”

範清遙,“……”

忽然覺得自己好像聽到了什麼不該聽的。

一代君王的喜好竟是自己的親弟弟,這種事情隻怕無論放在哪個國家都是死秘,可軫夷國攝政王作為當事人,卻能夠如此平常心的講出來……

範清遙真不知道該說他膽大還是心大了。

軫夷國攝政王平靜地對待範清遙的審視,“曾有人說過,要想能夠救太子,需得醫典,還有人說過,得醫典者得**,如果西涼太子妃是太子唯一的解藥,本王便隻能得罪了。”

原來,這便是他助百裡榮澤,陷害百裡鳳鳴的答案。

隻要百裡鳳鳴倒台,範清遙這個太子妃便也不複存在,等到那個時,隻要軫夷國攝政王開口聯姻,想來皇上應該很願意將她送去軫夷國討好攝政王的。

“你為何會知道醫典就是我?”醫典一事是陶家世代守護著的秘密,但就連陶家人對醫典究竟為何都未可知,若非不是上一世她偶然發現,就連範清遙自己都不知道,所謂的醫典竟會是她自己。

“本王不單單知道醫典,更知道就在去年時,有人看出紫薇星動,北鬥東移,天狼已現,五星連珠,如此預示之下,隻怕這天下就要大亂了。”

範清遙微微皺眉,去年……

那是她強行扭轉命運,接連受到天罰的那年!!

難道,紫微星動,真的跟她有關係?

“紫微星同帝星,是能威懾四夷,蕩平禍患的貴星,更是可令百姓逢凶化吉,消災祛厄的祥瑞星宿,說白了,就是英武帝王顯世之征。”當初為了這個訊息,軫夷國攝政王差點連命都搭進去,自是印象深刻的。

範清遙壓下心驚,笑了笑,“若當真是如此,乃是天下百姓之福分纔對。”

軫夷國攝政王不否認,隻是頓了頓又道,“也是各國乃至朝臣之災星。”

各國之間的維繫有很多種,但大多數都是投其所好,表麵上息事寧人。

對於朝臣來說,一個有所求的帝王,自是要比剛正不阿,一心為民的帝王好上太多,畢竟朝臣想要的是在朝堂上平步青雲。

如今,很多關係都相互牽絆,如此才能維繫的更為長久。

若真的登基了一位貼麵無色的帝王,隻怕是要擋住太多人的生存之道。

但這些,都不是軫夷國攝政王所考慮的,他的想法其實一直很簡單,“這個天下如何,與本王無關,但為了太子的安康,西涼太子妃怕這一趟的軫夷國之旅是走定了。”

這是打算用強的了?

“軫夷國太子的心疾之所以能被剋製,是因為在其藥引裡早已融了我的血,以三十年為期,每十年太子必須服用我的血為引,反之,身體將會加速衰竭,直到命喪黃泉。”

再說的簡單點,她死了,軫夷國太子也活不了。

“如此說來,本王便更要帶走西涼太子妃了。”

“軫夷國攝政王可以帶走我,但我會死給你看。”

軫夷國攝政王,“……”

範清遙當然知道,這種以自己性命威脅人的手段,談不上有多光彩,但現在這卻是她唯一能夠牽製住軫夷國攝政王的武器。

當初往軫夷國太子的藥裡悄悄放入她的血,是為了救人,也是為了私心。

軫夷國攝政王此人看似陰風陣陣,但對軫夷國太子的好卻是根深蒂固的。

範清遙雖那個時候並不知道他的打算是什麼,但無論他如何打算,隻要抓住了軫夷國太子的命,就是抓住了軫夷國攝政王的軟肋。

現在看來,效果還是非常顯著的。

對麵的茶樓裡,雲月的臉上明顯已經冇有什麼好臉色了。

很顯然,那邊已經接近了白熱化。

範清遙猛然抽回自己的手臂,作勢離去。

軫夷國攝政王卻又雙叒叕抓住了她的手腕。

範清遙,“……”

這人還冇完了是麼?

軫夷國攝政王定定地看著範清遙,“跟本王走,你才能繼續活下去,不然你以為本王放過了你,他們也會放過你?”

範清遙擰眉,並不是很理解軫夷國攝政王口中的那個他們。

“他們是誰?”

“是阻止你再逆天改命的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