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南霜小說 > 都市 > 醫香嫡女不下嫁 > 第六百二十三章 這不是明擺著秀恩愛麼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香嫡女不下嫁 第六百二十三章 這不是明擺著秀恩愛麼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永昌帝的眼睛,銳利且深沉地在二人身上打量著。

範清遙看似是滿臉的委屈,實則手心早已全是濕汗。

百裡鳳鳴雖看似沉穩,但說完全不擔憂是假的。

剛剛在禦書房時,父皇明明全程都在詢問他淮上的事情,更是沉浸在此番所販賣礦後所得到的銀子數量。

可臨出門時,父皇卻忽然提議,讓他抓緊時間哄哄範清遙。

更是在剛剛進門後,父皇便是徑自帶著他朝著範清遙走了過來。

所謂的看重和重用,不過是有利可圖。

實則,父皇仍舊在懷疑著他,甚至是範清遙。

半晌,永昌帝纔是笑了,“多時未見,太子妃的脾氣愈發不得了了。”

範清遙心裡鬆了口氣,但麵上卻驚恐地道,“皇上恕罪。”

永昌帝聽著這話,心裡其實是很舒服的。

範清遙怕他是應該的,他是九五之尊,這西涼就冇有人不畏懼他。

但範清遙若是完全因為畏懼他而委曲求全,他反倒覺得不符合範清遙的性格。

所以現在範清遙明明怕著他,卻倔強的稱呼他為皇上,纔是他印象之中的範清遙。

如此想著,永昌帝臉上的笑容就更深了一些,“在行宮時,朕便是準許你改了口,雖說大婚推遲,但你是皇家兒媳的事卻不容質疑。”

範清遙沉默著,似還在糾結著。

百裡鳳鳴握緊了範清遙的手,溫柔似水的聲音幾近哄誘,“為父皇分憂,乃是咱們做小輩理應該做的,阿遙你不可如此任性妄為,若你還生氣,儘管找我出就是了,父皇麵前可萬萬不得放肆,知道嗎?”

這樣的百裡鳳鳴,表麵看著是對範清遙寵愛備至,但實則字裡行間之中,卻仍舊是滿滿對皇上的敬畏和小心翼翼。

範清遙知道,這樣的百裡鳳鳴,纔是皇上心裡麵那個懦弱冇有主見的太子。

所以百裡鳳鳴越是好言相勸,範清遙就顯得愈發冷漠,如此,才更能襯托出百裡鳳鳴那懦弱到極致的模樣,“太子殿下高不可攀,臣女自不敢多言。”

百裡鳳鳴無奈的眉心都是鎖死了,“阿瑤……”

範清遙一把甩開百裡鳳鳴的手,卻好像又覺得在皇上的麵前放肆了,趕緊又是對著皇上曲膝行禮,“讓父皇見笑了,是兒媳的錯。”

永昌帝含笑看著麵前這一幕,心裡思量著,怕真的是自己多疑了。

跪在地上的眾人等了半天,也是不見皇上宣平身,詫異的悄悄抬起眼皮,結果就是看見了眼前這一幕。

可同樣的事情,落在其他人的眼睛裡,就不是那麼回事了。

太子妃冷若冰霜,太子卻是笑顏如花……

這不是明擺著秀恩愛呢麼!

最可恨的是,秀恩愛不說,還非要在皇上的麵前秀!

皇上心裡酸不酸他們不知道,但他們的腿和腰現在卻無一不是酸的。

尤其是不遠處的幾個皇子,除了五皇子明顯在一臉的克糖外,其他的皇子臉色都是說不出的難看著。

西涼從開國到現在,哪個女子不是要嫁夫隨夫的?

如今太子卻是這般將太子妃捧在手心裡的嬌慣著,以後他們還如何在自己的皇子妃麵前樹立威信。

百裡榮澤瞧著周圍的幾個兄弟臉色發黑,便歎了口氣無奈地道,“太子殿下身份高貴,自不是咱們能比的,忍一忍吧。”

這話不說還好,一說之後,八皇子直接就是炸毛了。

同樣都是兒子,憑什麼太子就高貴了?

太子要不是皇後孃娘所出,他又算是個什麼東西!

百裡榮澤瞧著八皇子那張慍怒的臉,忙佯裝拉了拉他的手臂,“八皇弟彆衝動!”

八皇子其實並冇打算鬨出什麼事情的,但經由百裡榮澤這麼一說,其他人就都是朝著他看了過來。

那目光,就好像他不做出點什麼,就是他懦弱害怕了太子似的。

八皇子本就是個要尖的,這個時候就算再不想開口,也得開口了,不然以後若真的傳出他怕了太子,他還怎麼做人?

“太子殿下還真是好生威風,如今纔將將回宮就做出如此吸引旁人眼球的事情,可就算太子殿下再是迫不及待的想要跟太子妃做什麼,是不是也不應該浪費其他人的時間?”

八皇子此話一出,可謂是滿堂嘩然。

這話就是傻子都能聽出來刺耳。

八皇子妃聽著這個聲音,隻覺得萬念俱灰……

張淑妃的臉色自然也冇有好到哪裡去,隻是皇上在場,她就算想要將她這個傻兒子給有油炒烹炸了,都隻能暫時忍著。

範清遙和百裡鳳鳴聽著這話,都冇有任何的反應。

這試探是皇上主張的,如今皇上還在這裡站著,又哪裡輪得到他們收拾爛攤子?

果然,永昌帝聽著這話,臉色就是一片的陰沉,“老八你放肆!”

這一嗓子,可是把剛剛還洋洋得意的八皇子給嚇了一跳。

隻是麵對父皇的怒火,八皇子怕是怕卻並不覺得自己有錯,“父皇您怎能如此偏西,今兒個可是小年,所有人都等著開宴,卻獨獨因為太子和太子妃兩個人而耽誤了眾人的時間。”

範清遙聽著這話就是想笑的。

就算在場的人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皇上既然在場,那麼無論怎樣的拖延,那都是皇上準許了的。

所以如今八皇子這話打得是誰的臉?

自然是皇上的。

再者說,此番是皇上有意試探,若真的由八皇子這般拆台,皇上的臉還用要嗎?

自然也是不用再要了。

所以,皇上就算是顧忌著自己那張臉,都不能輕饒了八皇子。

永昌帝聽著八皇子的話,差點冇氣死。

張口閉口都是指責太子跟太子妃的,可人家兩個人除了他試探時說了幾句話而已,如今麵對八皇子的破口大罵,連一句還嘴都是冇有的。

“來人!將八皇子拖下去!給朕重重的打!什麼時候知錯了,什麼時候扔出宮去!”永昌帝想要封住八皇子嘴巴最好的辦法,就是打板子,不然再是任由老八那張嘴冇有邊際的罵下去,他這張老臉就真的是不用要了。

這下子,張淑妃和八皇子妃都是慌了,連忙爬上前給八皇子說情。

可永昌帝眼中明顯怒火難平,一腳將張淑妃踹倒在地,“誰在求情,一律重罰!”

張淑妃見此,哪裡還敢說話,眼看著兒子都是被人給拖出去了,在八皇子妃的攙扶下也是連忙追了出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