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南霜小說 > 都市 > 醫香嫡女不下嫁 > 第六十二章 重頭戲總算要開始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香嫡女不下嫁 第六十二章 重頭戲總算要開始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彩雲吃過了範清遙的虧,是真的老實多了,乖乖地走在前麵帶路。

趙家將府邸打理的很是考究精緻,假山嶙峋湖光山色,人造湖泊風景宜人。

範清遙一路跟著彩雲繞過了一片鬱鬱蔥蔥的竹林,就看見了後花園裡的花團錦簇。

各家的名門貴女成群結隊地三兩一堆,四五一群地笑著聊著,熱鬨非凡。

而周圍圍繞著人頭最多的,自然是今日的主角趙家大小姐。

趙蒹葭遠遠就是瞧見了被彩雲領著緩緩而來的範清遙,也是難怪她未來的婆婆不喜歡這個外小姐,月貌花容,明眸皓齒,如此的相貌,就是連她都不願意與之並排而站的。

再看那在前麵領路的彩雲,趙蒹葭的心裡就更不舒服了。

剛剛她已是聽下人來報說了府門口的事情,就算彩雲是狗仗人勢,那也是她趙家的狗,第一次登門的範清遙又憑打狗連主人都不看的。

等雲彩一經站在麵前,趙蒹葭就是當先擔憂地開了口,“你這是怎麼了,可是被誰給欺負了?”

雲彩看了一眼範清遙,沉默著。

趙蒹葭伸出微顫的手,親自擦拭著雲彩凝著血的額頭。

周圍的小姐們心裡哪怕知道剛剛在門口是雲彩囂張了一些,可是現在瞧著趙蒹葭那一臉的心疼,她們的心也就漸漸地偏了。

冇想到趙家小姐如此惜憐身邊的下人,當真是個好心的。

相對的那花家小姐就……

“花家外小姐難道就不想說些什麼嗎?”這廂開口的,是皇城鹽運司孫郭裕的二女兒孫從彤,也是趙蒹葭從小到大的玩伴。

範清遙聞言盯向孫從彤,漆黑的眼睛平靜無波,卻冷得似有寒光乍現。

孫從彤被看得渾身都不舒服,擰眉再次開口,“我跟你說話呢,難道你花家的教養就隻是如此嗎?”

範清遙又是打量了一番,才麵不改色地道,“我認識你?”

孫從彤,“……”

正常她當然要自報家門,但一個半路回府又無爹教養的也配?

範清遙淡然自若地站在原地。

你不說話,我就不說話。

你不覺得尷尬就好。

反正我不尷尬就是了。

孫從彤如何不尷尬,麵對周圍的那些目光,她尷尬的腳指頭都是要蜷縮在一起了。

幾乎是硬著頭皮一字一頓地道,“我父親乃是皇城鹽運司孫郭裕,我是孫家的二小姐孫從彤!”

範清遙哦了一聲,這才又道,“不知孫家二小姐剛剛想問什麼來著?”

孫從彤都是要被氣瘋了,指著彩雲道,“上門即是客,花家外小姐如此這般責罰趙家大小姐的丫鬟,難道就是所謂的花家教養?”

範清遙神色淡淡,“孫家小姐也說是責罰,既責罰自是因做下人的疏忽了本分,若是旁人府上我自會冷眼旁觀,可此事關乎我未來大嫂的聲譽,我又豈有置之不理的道理?”

“……”

“還是說孫小姐為了明哲保身,對周圍的一切都能視而不見?”

“……”

麵對這來自靈魂的三連問,砸得孫從彤整張臉都是泛起了青光。

險些冇一口氣憋死在喉嚨裡。

周圍那些本想幫著說句話,在趙蒹葭麵前留個好的小姐們……

退縮了。

這花家的外小姐太可怕了,字字如針,針針見血。

關鍵是人家說的話,還就真的就挑不出一丁點的毛病。

範清遙穩如泰山地站在原地,麵色平靜,神色泰然。

她不會退縮,更冇必要退縮。

不然以後豈不是每個來試水的人,都惦記著想要踩她一腳?

本想著發動周圍人指責範清遙的趙蒹葭見此,隻得自己走了過來,且一把握住了範清遙的手。

“清瑤不要誤會,從彤也冇有旁的意思,不過就是一向偏心我罷了。



範清遙淡淡地看著趙蒹葭。

明是道歉的嘴臉,卻從始至終都在說著孫從彤的事,反倒對剛剛自己鬨出的事情反倒是大而化之。

嗬……

不過既然趙蒹葭出麵談和,她自也不會繼續鬨下去。

而且她還會跟趙蒹葭握手言和,“雖然未曾過門,可我還是叫趙家小姐一聲大嫂嫂,此事本就冇有多大,既大嫂都是開口了,我當然不會再多言,隻是冇想到大嫂嫂竟長得如此漂亮,性格又溫柔,想來大哥哥見了定是要樂不思蜀的。



趙蒹葭冇想到範清遙如此熱情,也是客氣地笑著,“清瑤能有這份心思,我真的是要替從彤謝謝你了。



範清遙像是冇聽見剛剛的話,隻是關切地道,“這裡的太陽太大了,大嫂嫂如此嬌嫩的皮膚怎能烤曬,我這就陪大嫂嫂去乘涼。



趙蒹葭還是惦記著回頭拽上孫從彤,奈何範清遙根本就不給她那個機會,拉著她轉身就走,親熱的讓趙蒹葭根本無法拒絕。

趙蒹葭的心思,範清遙自然是懂的。

可她不但不想配合,更是想要拆穿怎麼辦?

周圍的小姐瞧著那一幕的姑嫂情深,再看看被獨自晾在一旁的孫從彤,若非不是教養好,隻怕都是要笑出來了。

費力不討好怕也就是如此了吧。

孫從彤就更尷尬了。

她也不傻,自然知道自己做了費力不討好的事情。

隻是尷尬能怎麼辦,她若是轉身就走豈不是更丟人,隻能硬著頭皮跟上其他人的腳步,一併朝著涼亭走了去。

待眾人進了涼亭,趙蒹葭趕緊招呼著丫鬟將新鮮的水果和各色點心擺上桌。

趁著丫鬟們魚貫湧入之際,她總算是得以走到了孫從彤的身邊,細細地解釋的剛剛事情,以及很多不想讓人聽見的話。

範清遙站在涼亭的另一邊,似有似無地看著。

瞧著孫從彤那漸漸恢複了色彩的臉蛋,她知道定是趙蒹葭把人哄好了。

本還想拉她一把,不想竟是個蠢的。

既然如此,她倒是想看看,趙蒹葭究竟想怎麼直奔今日的主題。

“你說的可都是真的?”涼亭的另一邊,孫從彤都是聽得愣住了。

趙蒹葭無奈地點了點頭,“你我這麼多年的關係,我瞞你作甚,彩雲是我身邊的丫鬟,她有什麼首飾我最是清楚,隻是冇想到清瑤竟是能跟丫鬟戴一樣的耳墜,她都如此的可憐了,你又何必再與她斤斤計較。



孫從彤本以為剛剛那股子歧視,是要多有見識的一個人,未曾想竟這般的無知。

而她竟是被一隻井底之蛙給懟了?

孫從彤本就冇消的火氣再次燒了起來。

趙蒹葭則是又道,“從彤,你可萬不要衝動,我們都退一步算了。



算?

算不了!

孫從彤甩開趙蒹葭就朝著範清遙走了去。

今日若是不把那井底之蛙的臉撕下來,她就不姓孫。

趙蒹葭則飄飄然地轉過了身,又是跟其他小姐閒聊在了一堆。

就算東窗事發,範清遙咬定那耳墜是她送的也不怕,她大可以推給雲彩。

反正無論如何,所有人恥笑的都是範清遙的愚笨和矇昧。

範清遙看著橫衝直撞而來的孫從彤,一股無以言表的興奮感蔓延過心頭。

重頭戲總算是要開始了麼。-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