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南霜小說 > 都市 > 醫香嫡女不下嫁 > 第六百一十三章 來自軫夷國攝政王的邀約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香嫡女不下嫁 第六百一十三章 來自軫夷國攝政王的邀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範清遙進了府邸,先是跟外祖母請了安,這纔是回了自己的院子。

早就是聽聞小小姐回來的許嬤嬤,已經準備好了熱水,等範清遙一進門,便是帶著人服侍著範清遙更衣洗漱。

等一切都是忙完了,範清遙這纔是得空看起了醫書。

許嬤嬤不敢打擾了自家小小姐,忙帶著人匆匆出了門。

可就是在許嬤嬤出了院子後,院子忽然傳來了一陣異常的響動。

範清遙微微蹙眉時,就聽見凝添說了一句,“誰?”

緊接著,院子裡就傳來的打鬥的聲音。

範清遙將書扔在桌子上,起身匆匆往外走,掀起簾子的同時,一陣狂獵的寒風便是鋪麵而來。

那寒風又強又猛,讓人幾乎窒息。

範清遙下意識的閉上眼睛,就感覺那寒風之中夾雜著一股濃濃的血腥之氣,等她再次睜開眼睛,就看見狼牙重摔在了台階下麵。

與此同時,一抹黑影消失在了院牆上。凝添見狼牙受傷,發了狠的就要去追。

範清遙卻製止道,“不用追了,趕緊經狼牙抬進來。”

凝添不死心的道,“難道小姐就讓那賊人如此放肆?”

範清遙冷聲訓斥,“在絕對的失敗麵前,及時止損纔是上上策!”

從院子裡麵發出響動再是到狼牙受傷,不過就是片刻的功夫,可見來人武功高深。

凝添的武功一直不如狼牙,若一味的追出去隻怕是羊入虎口。

凝添被訓斥的渾身一顫,緊咬著唇不再說話。

她當然知道自己不是那黑衣人的對手,若剛剛不是狼牙將她推開,現在到底不起的就是她了。

可明明道理她都是懂得,但卻還是那麼不甘心。

範清遙又是看了凝添一眼,隨後趕緊讓愣在院子裡的人把狼牙給抬進了屋。

屋內,炭火燒的正旺。

滿身涼氣的狼牙一經被放在軟榻上,身上的血腥味便更加濃烈了。

範清遙命凝涵趕緊去將她的藥箱取過來,自己則是先行掀開了狼牙的衣衫。

隨著衣衫的層層打開,裡麵的傷口也逐漸顯露在了空氣之中。

胸口下方的位置上,赫然呈現著一個人手的形狀,隻是凡被那人形手印覆蓋著的地方,竟是凍上了一層碎碎的細冰,在屋內溫度的蒸發下,那碎冰融化的很快,隨之,其下的皮肉也跟著迅速潰爛著。

凝涵拿著藥箱進門時,看著這一幕,嚇得差點冇是尖叫出來。

範清遙也知傷勢奇怪,可現在的她根本冇有太多思考的時間,從箱子裡拿出一顆保命的丹藥含在狼牙的口中,便是將鋒利的剪刀在燭火下燒得通紅,想要先將狼牙胸口上那些爛肉先行剪下來再做打算。

可隨著範清遙手中的剪刀快速落下,那爛肉是去掉了,可新的爛肉又隨之長出。

凝涵都是要嚇死了,“小姐,狼牙這是怎麼了啊?”

範清遙皺緊眉頭,“他這是中毒了。”

說著,便是又伸手按在了狼牙的脈搏上,卻冇想到,脈象竟是正常的。

範清遙心裡清楚,越是這樣,便越是說明下毒之人的高深,而且這種毒非常罕見,沿慢速度非常快,她就算想要現在嘗試調配出解藥,怕都是來不及的。

“啪嗒——!”

有什麼東西,忽然從狼牙的掌心之中掉落在了地上。

範清遙打開檢視,就見那字條上寫著,半個時辰後城東河岸一敘。

幾乎是瞬間,她的腦海裡就是浮現起了那日孫總管說過的事情。

範清遙也總算明白,這一切究竟是誰所為了。

來不及多想,範清遙打開針包,取出十三根銀針圍繞著狼牙胸口的潰爛處,先行鎖住了附近的血脈流通,隻有如此,才能夠給狼牙爭取出更多的時間。

等一切都做完,範清遙拿起披風就往外走。

凝涵趕忙追了出去,“小姐您不能去,若是您出了什麼事情,奴婢們怎麼辦?”

院子裡,許嬤嬤和凝添聽見這話,都是匆匆走了過來。

範清遙披好披風,隻看向許嬤嬤交代著,“讓院子裡的人都閉好嘴巴,今日的事情不準跟外祖等人提起半字。”

許嬤嬤忙點著頭稱是。

凝涵見小姐執意要出門,便是哭著想要繼續開口說著什麼。

凝添卻是上前一步,擋在了凝涵的前麵,看著範清遙道,“屬下幫小姐駕車。”

範清遙看著凝添點了點頭,並冇有拒絕。

既約定的地點是在城內,軫夷國攝政王起碼對她並冇有起殺心。

所以,範清遙並不擔心凝添的安全。

為了不驚動府裡的其他人,範清遙直接帶著凝添從後門走了出去。

馬車按照字條上指明的地點,一路朝著城東行駛了去,遠遠的就是看見了那條將城東團團圍繞的河。

這條河連通的是主城外的護城河,說完了就是一條死河罷了。

不過這麼一條河放在城內,也算是一個奇觀,逢年過節時,百姓們也都是會圍繞著河岸邊散步,久而久之,這裡便是又架起了拱橋,再是有商人看準時機,建造了幾條畫舫放在了湖麵上。

隻是此刻已是寒冬,雖湖麵上隻結了一層薄薄的碎冰,但卻早已無人光顧。

範清遙下了馬車站在岸邊,就看見一條小船由遠及近地朝著自己的方向駛來。

凝添看著那一路在河麵上暢通無阻的小船,輕聲道,“就算是再細碎的冰也會阻礙船隻的劃動,可再看這船再湖麵上來去自如,其所到之處更不見半點碎冰,可見船上之人內力高深。”

範清遙聽著凝添的話,心裡也是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雖未曾跟這位軫夷國的攝政王打過交道,但此人神秘高深,絕非不是泛泛之輩。

正想著,就見小船靠了岸,掌船的孫總管先是給範清遙行了禮,纔是笑著道,“還請西涼太子妃上來說話,我們王爺在裡麵已恭候多時。”

範清遙冇有選擇,沉默地踏上了小船。

凝添見此就要緊隨其後,卻被孫總管用手中的船槳隔在了岸上,“我們王爺說了,這船太小,隻容得下西涼太子妃一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