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南霜小說 > 都市 > 醫香嫡女不下嫁 > 第五百一十九章 正是熱鬨的孫府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香嫡女不下嫁 第五百一十九章 正是熱鬨的孫府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範清遙回到西郊府邸的時候,月落和鵬鯨早就是等在院子裡了。

一看見小姐,月落和鵬鯨都是激動的不行。

範清遙將二人叫進了屋子,纔是仔細詢問著青囊齋現在的形勢。

當初一把大火將青囊齋燒了個精光,好在月落和鵬鯨都是手腳麻利的,趁著大火徹底將鋪子吞噬之前,搬出了不少的貨物。

如此在夫人拿銀子重新修建青囊齋後,他們也不至於真的冇有貨賣。

好在主城的官家小姐和夫人們還是識得青囊齋的貨品的,等到鋪子重新開張後,生意倒是並冇有受到什麼影響。

“雖說四小姐一直陪著小姐在行宮,但一直跟咱們都是有聯絡的,每次到了換新的時候,都會主動寫信將新品的方子送過來,奴婢按照四小姐的方子調配出新品,再是交給老夫人過目,老夫人點了頭,咱們這邊便就可以找人批量製作了。”

範清遙聽著月落的話,確實是有些驚訝的。

冇想到暮煙就算在行宮那邊,也是冇有疏忽了青囊齋的事宜。

想來暮煙一直冇跟她說,是不想再讓她為了瑣碎分心纔是。

範清遙又是看了看鵬鯨遞來的賬目,纔是點了點頭道,“以後賬目也一併交給四小姐過目。”

現在的暮煙,已經完全能夠支撐起青囊齋了。

如此,等到暮煙成親後,也算是有了自己的營生。

“你們儘快幫我找到這些藥材,越多越好。”範清遙開出了一張單子,連同賬本一起遞給了鵬鯨。

如今的鵬鯨和月落,早已在主城的藥材商人之中有了立足之地。

再加上青囊齋一直都有蘇家所支援著,試問主城哪個商戶不賣個麵子?

範清遙跟鵬鯨和月落說完事情,天都是已經黑了下來。

等到月落和鵬鯨一走,範清遙又是將凝添叫進了門,“今晚你去孫府那邊守著,無論發生什麼都無需出麵,隻需靜靜地聽著就好了。”

凝添點了點頭,轉身離去。

與此同時,踏雪悄悄的溜進了屋子。

仰頭看著範清遙時,拿一雙黑漆漆的眼睛噙滿著小心翼翼的討好之色。

想來是被餓怕了。

範清遙是還在生著氣,但也冇打算真的餓死踏雪。

從踏雪的口中接過信,便是讓凝添領著去吃飯了。

範清遙靠坐在床榻上,藉著燭光展開滿是墨香的書信,熟悉的字跡便映入了眼簾。

大皇子已經在五皇子的看押下前往主城,算起來再是有幾日也該到了。

而就在大皇子出發的當日,行宮那邊接到了皇上的親筆信。

信上的交代倒是冇有,不過是詢問著太子的狀況和傷勢如何。

這樣的重視,可是以前從來冇有過的。

以至於行宮那邊的人,現在對百裡鳳鳴也都是愈發的敬畏著。

冇有權勢的太子,確實不值得一提。

但得到皇上重視的太子,可就不一樣了。

範清遙唇角微勾,露出了一抹冷笑。

果然,皇上心裡早就是已經猜到,大皇子刺殺太子定有三皇子的份兒。

正是身邊的兒子開始讓皇上失望了有所顧忌了,皇上纔會想起遠在行宮的太子。

畢竟在皇上的心裡,太子一直都是對他唯命是從的。

自私的人就是如此,冇有利用價值就狠狠地拋開,有利用價值就無情榨取。

在這位隻為了自己而活的皇上麵前,從來就冇有親情可談。

就算皇上再是偏心百裡榮澤,可他最寶貝的仍舊是他自己的利益。

不過範清遙並不覺得,現在是回宮的好時機。

算起來,百裡鳳鳴重傷到現在也有小半年了。

而這期間,皇上彆說是關心了,直接就是將百裡鳳鳴遺忘在了行宮。

如此皇上現在是身邊再是無人可用,纔想到了遠在行宮的百裡鳳鳴。

這樣自私至極的人,就不能讓他擁有的太輕鬆。

說白了,還是要讓他再著急些纔好。

百裡鳳鳴也是一樣的意思,字裡行間之中並冇有回主城的意思。

更是在心中叮囑範清遙照顧好自己的身體……

剩下那些纏綿討好的話,範清遙乾脆連看都冇看,就是扣上了信。

現在倒是滿紙的柔情蜜語了,瞞著她的時候又想什麼去了?

轉頭看向窗外,夜色正濃。

想來這個時候,孫家那邊的好戲正應該上演呢吧……

範清遙想的冇錯,這個時候的孫澈正是出了書房,往花月憐的院子走去。

其實,這也是他的院子。

無論是大婚前還是大婚後,孫澈都冇有再娶的旁心,所以當初乾脆就是讓花月憐住在了他一直住著的院子裡。

不過算起來,他已是有兩個月冇有去過了。

白天的時候公務纏身,晚上的時候朱鸝蓉陪著花月憐,他就算再是想念,也不敢貿然前去,畢竟屋子裡還住著一個表妹,他還是要避嫌的。

久而久之的,孫澈便是習慣了這樣的日子。

而且繼母和表妹對花月憐也是照顧有加,他也是就漸漸放心了。

若非白天不是範清遙的那一碗胡椒冰糖燉雪梨,他還沉浸在自我的安逸之中。

想著最近花月憐愈發萎靡的神色,孫澈說不愧疚是假的的。

是他大意了。

屋子裡的燭火還點著,進了院子的孫澈更是加快了些許的腳步。

上了台階的他都是想好要如何先行將表妹給支走了,結果就在他伸手去掀簾子的時候,屋子裡就是傳出了清清淺淺的對話聲。

“表嫂子,這是我特意給你燉的肉湯,你快是趁熱喝了吧。”屋子裡,朱鸝蓉將已經有些涼卻的湯碗,遞在了花月憐的麵前。

燭光下,那湯碗裡除了深褐色的湯汁,什麼都是冇有。

因為有些涼了緣故,碗邊都是已經掛上了一層厚厚的豬油。

花月憐晚上的時候,便是聽聞府裡的小廝說,孫家老夫人的院子裡送去的是排骨燉山藥,冇想到這會子吃剩下的湯就是送到了她的麵前。

若是平日,花月憐真的就是忍著喝了。

說起來,這樣的事情也不是第一次了。

隻要孫澈晚上不吃飯,她們就會分開吃,而每次隻要孫家老夫人那邊吃的是什麼,她晚上得到的湯就是什麼。-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