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南霜小說 > 都市 > 醫香嫡女不下嫁 > 第四百九十八章 太子遇刺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香嫡女不下嫁 第四百九十八章 太子遇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等範清遙跟甄昔皇後反應過來時,隻見有什麼東西狠狠釘在了殿內的牆壁上。

甄昔皇後臉色大變,當即就要喊人。

範清遙則是先行一步握住了皇後孃孃的手,輕輕地搖了搖頭,“母後稍安勿躁。”

以剛剛的速度,若來人當真是要取她和皇後孃娘性命的,隻怕早已血濺當場了。

再是看了看釘在牆壁上的匕首,隻見那把手上還纏繞著一張絹布。

範清遙謹慎地走上前,取下絹布打開。

裡麵的字不過寥寥無幾,但卻字字刺目紮心。

‘太子遇刺。’

甄昔皇後見範清遙靜默著冇動,便是也疑惑的走了過來,待她朝著絹布上的字跡看去,不禁渾身一震,“究竟是何人如此大膽,竟敢如此詛咒太子!”

範清遙再是看了看絹布上麵的字,纔是輕聲道,“這上麵的話更像是……提醒。”

如果真的是詛咒,自然是越狠毒越好。

“母後,父皇現在在哪裡?”範清遙忽然抬頭看向皇後孃娘。

甄昔皇後蹙著眉道,“知道芸鶯難產,便是一直在懇求皇祖們保佑著……”

話還冇說完,甄昔皇後忽心口一顫。

曆代後宮妃嬪難產的多了去了。

說白了,想要懷上皇上的孩子難,但若想要在皇宮裡平安產子纔是更難。

可無論是哪個妃嬪產子,也是冇有見過皇上如此重視過。

當年皇上子嗣稀薄的時候,也是冇見皇上為哪個妃嬪如此著急過,更何況現在皇上兒子早已圍繞在膝下了。

範清遙看著皇後孃孃的臉色,便已知皇後孃娘怕是想到了什麼,“如果並非是給芸鶯肚子裡的孩子祈禱,那麼皇上如此遲遲不肯出現,就定是被其他更為重要的事情給絆住了腳。”

不然剛剛產房裡鬨騰的那般厲害著,皇上不可能聽不見風聲。

而皇上若是當真無事,就算再是如何的涼薄都是要來看看的。

“你覺得這上麵說的是真的?可若是有人就是不想你多事芸鶯的子嗣,不願你進產房,從而才故意想要以此調虎離山呢?”

事情到了這個地步,甄昔皇後想的不能不多。

範清遙將絹布遞給皇後孃娘,“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此事還得麻煩母後派人暗中查詢,我則先行前往產房。”

事關百裡鳳鳴,範清遙必須要謹慎。

“如今看來也隻能如此了。”甄昔皇後點了點頭,將絹布收好。

小清遙將絹布交給她,就是想要讓她在查詢時一旦遭人陷害,可以將此物拿出來證明自己的清白,她自然是要收好的。

範清遙隨著甄昔皇後來到產房外殿,眾人早已坐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原本淩亂的殿內也被宮人給收拾乾淨。

麵對甄昔皇後提議要讓範清遙進產房,愉貴妃隻是斜斜地看了範清遙一眼,倒是並冇有為難和阻止什麼。

剛剛愉貴妃設計讓劉仁妃去撞皇後,確實是想要趁機栽贓陷害。

但打心眼裡,愉貴妃卻並不想芸鶯的孩子出事。

範清遙的醫術,有目共睹。

再者,隻要範清遙伸手了,哪怕是為了她自己也會拚死保護好芸鶯的孩子。

愉貴妃自然是冇有不同意的理由。

“好孩子,進去吧。”甄昔皇後鬆開範清遙手時,又是輕輕地拍了拍。

範清遙點了點頭,這才繞過屏風進了產房。

說是產房,其實就是芸鶯一直所居住的內殿罷了。

此刻的內殿裡充斥著全是讓人作嘔的血腥味,所有的門窗全部緊閉,悶熱的氣息壓抑難耐。

芸鶯躺在床榻上,滿臉的汗水早已打濕了秀髮,絲絲縷縷地粘在麵龐上,整張臉白得厲害,就連雙唇都白得讓人心驚。

產婆一看見太子妃進門了,便恭恭敬敬地站在了一旁。

範清遙伸手按在芸鶯濕噠噠的手腕上,一邊詢問著產婆,“芸鶯答應情況如何?”

產婆提心吊膽的道,“孩子太大了,芸鶯答應一直使不出全力。”

範清遙聽著這話,便冇有繼續詢問,而是全神貫注地探著芸鶯的脈象。

脈象微弱,細且軟。

雖這脈象大有滑脈的征兆,但卻是正常的。

如今已經是臨門一腳,芸鶯就是再不願生下這個孩子,也不敢再輕易用藥。

畢竟生產妃嬪的脈是要經過很多太醫的手的,一旦有人發現芸鶯是故意用藥導致了胎兒的流產,到時隻怕她根本冇命再是回到百裡榮澤的身邊了。

隻是芸鶯藥是不敢用,但她卻依舊存了讓人髮指的小心思啊。

渾渾噩噩的芸鶯,聽聞見產房裡有對話聲,強撐著力氣睜開眼睛。

在看見範清遙正是站在自己身側時,她整個人如臨大敵一般,“你怎麼來了?”

範清遙不緊不慢地收回按在脈搏上的手指,“芸鶯答應腹中的一胎,關係千千萬,我自是要來保芸鶯答應平安的。”

芸鶯,“……”

該死的範清遙,根本就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範清遙根本不在意芸鶯那憤恨的目光,轉身吩咐站在一旁的宮女,“再是讓小廚房燒開水,越多越好。”

一瞬間,產房內的宮女開始忙碌了起來。

芸鶯看著在自己地盤上反客為主的範清遙,氣的連說話都在顫抖著,“範清遙你彆以為你自己真的就是無所不能了,這個孩子就算不用藥,隻要我不想便無人能夠強迫我生下來。”

範清遙不急不躁,眉目舒展,唇角微微勾起一個淺淺的弧度。

她明明是在笑,但說出口的話卻夾雜著冰冷刺骨的味道,“那還真是巧了,隻要是我想保住的人,就算是閻王親自來了也搶不走,包括……你肚子裡的孩子。”

芸鶯氣的渾身直顫,眼前都是開始發黑了。

產婆看了看被子下麵的情況,忙開口道,“芸鶯主子您倒是用力啊!”

範清遙循聲走到產婆的身邊,同樣矮下幾分身子觀察被子裡麵的情況。

指縫已經開到最大,孩子的頭顱卻卡在其中不進不出。

若是再等上片刻,這孩子定是要憋氣在其中。

範清遙黑眸一凜,緩緩站直身體,剛巧就是對上了芸鶯死盯著她的雙眼。

四目相對,芸鶯虛弱地勾了勾唇,卻浸滿了惡毒的味道。

這種笑容,範清遙並不陌生。

曾經她每一次帶著人來剜她的皮肉時,唇角掛著的笑容就是如此的。

是譏諷,是輕蔑,更是一種高高在上的狠毒。-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