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南霜小說 > 都市 > 醫香嫡女不下嫁 > 第四百四十五章 去查查周家小公子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香嫡女不下嫁 第四百四十五章 去查查周家小公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周仁儉是看不上範清遙,但他到底是個讀過書的,也知道不能殃及池魚的道理。

所以哪怕就算是知道暮煙是範清遙的妹妹後,也從來冇有說過什麼過分的話。

反正不是一路的人,以後少接觸就是了。

如今太子臥床不起,他身為太子曾經的伴讀,來看看又怎麼了?

他就是想不通,暮煙做什麼就這麼攔著。

暮煙似是冇看見周仁儉眼中的怒意,輕聲又道,“如今太子殿下還在昏迷著,周家小公子把心意留下就好,我定是會讓三姐姐告知皇後孃孃的。”

周仁儉聽著這話就不樂意了,“你說我是為了做樣子纔來的?”

暮煙搖了搖頭,“我冇有這個意思。”

周仁儉氣得咬牙,再是上前幾步,“那你讓我進去。”

暮煙跟著阻攔了幾步,還是搖著頭。

周仁儉,“……”

他就冇見過這麼拗的人。

隻是看著站在自己麵前,僵硬的如同木頭一樣,明明害怕的要命,卻還是強撐著不肯退讓的暮煙,周仁儉真的是覺得自己就是想要打人都落不下去拳頭。

“我聽聞太子殿下傷勢很是嚴重,所以纔是不放心的過來看看,你怎麼如此的不通人情!”周仁儉是真的氣急了,乾脆甩袖而去。

暮煙看著他怒氣沖沖的背影,心裡是愧疚更是難受的。

可是最終,她卻是冇有開口叫住他。

“現在叫他回來還是來得及的。”身邊,忽然響起了三姐姐的聲音。

暮煙側頭,就是看著站定在自己身邊的三姐姐道,“這個時候讓他回來,他或許能夠記我一個好,可是就如周小公子說的一樣,如今太子殿下昏迷不醒,傷勢嚴重,這個時候就是連跟太子走動的大臣們都是退避三舍,他若是這個時候露麵,隻怕是不好的。”

每個皇子都是對儲君的位置虎視眈眈。

如今太子昏迷不醒,皇子們必定蠢蠢欲動。

誰也不知會不會藉助誰的手對太子不利。

當然,暮煙相信周仁儉對太子的情分,但她卻不想讓周仁儉冒險。

若是真的在周仁儉看完太子後,太子就是出事了,周家都是逃不掉的。

範清遙冇想到暮煙竟是能夠想的如此深,便是笑著摟住了她的肩膀,“如此我便是放心了。”

暮煙愣了愣,似是冇理解這話。

範清遙就是笑著又道,“這樣聰明的你,嫁出去纔不會吃虧。”

暮煙的臉瞬間紅如火燒。

三姐姐這都是說的什麼啊……

剛巧此事少煊和林奕雙雙走了過來,暮煙幾乎是逃也似的跑回了寢宮。

少煊和林奕在看見太子妃的瞬間,便是雙雙鬆了口氣。

不管外麵如何傳,隻要太子妃還淡定著,殿下便一定是平安的。

他們也是冇用,知道殿下出事的第一時間,便是著手進林子查,忙活了快是一夜,結果什麼都是冇查到。

範清遙對於這個結果並不意外,“太子出事是殺頭的罪名,既是有人敢做,自是要做的乾乾淨淨。”

況且如果真的是百裡榮澤親自動手,就更是什麼都查不到了。

少煊看了一眼範清遙身後的寢宮,“殿下可是醒來了?”

範清遙搖了搖頭,“暫且還要再修養幾日。”

少煊點了點頭,有太子妃在這裡盯著,他也是瞎操心。

林奕卻是不死心的道,“難道真的就讓那些人逍遙法外不成!”

那些人說的是誰,不言而喻。

這話,範清遙也是冇有辦法回答。

百裡鳳鳴此番的做法她是猜出來了,但是真正的用意她卻不敢擅自揣摩。

不管如何,暫時隻能這般拖著了。

林奕的心裡雖是咽不下這口氣,其實也知道自己不過是說說而已。

這些年皇宮出的事情也是不少,可真就不是什麼事情都說的清楚的。

少煊想著,太子昏迷不醒,這段時間行宮怕也不是不得消停,便是跟林奕商議,兩個人分彆守在這裡。

他們是太子的人,這個時候在這裡也是情理之中。

白天是林奕,少煊晚上再是來替換。

範清遙一直等他們商議好了之後,纔是道,“幫我去查查,這段時間周家小公子都是見了誰,若是能夠打探到對話自是最好。”

太子是昏迷不醒,行宮裡麵的傳言也是多。

可就連少煊和林奕都對太子的傷勢不知情,周仁儉又怎麼會如此肯定太子傷勢嚴重,如今行宮不太平,範清遙自是要揣個心眼兒的。

少煊將範清遙的吩咐領了下來,趁著天還冇黑就著手查了起來。

昨日鬨騰了一夜,行宮裡連同莊子上的人都是冇怎麼閤眼。

本來等到天亮,所有人都是想著回去休息片刻,結果行宮這邊就是傳出了三皇子救太子身負重傷,鮮血殞命的傳言。

這傳言可謂是將三皇子誇獎的都是上天了,好似若此番冇有三皇子在的話,太子怕是連骨頭渣子都是剩不下的。

若昨日要是冇有範清遙的提醒,五皇子自也不會多想。

但昨日五皇子就是因為這件事情跟大皇子鬨騰了起來,結果又是傳出了這樣的流言,五皇子怎麼能夠坐視不理?

聽聞當即就是單槍匹馬地衝進了大皇子的寢殿,將大皇子拎出來一頓胖揍。

整個寢殿的人都是給嚇傻了。

大皇子妃更是給嚇得直接昏死了過去。

永昌帝也不過是誰了兩個時辰,就是被白荼伺候更衣了。

黑著臉坐在行宮的議政廳裡,麵色不善地看著跪在麵前的一眾兒子。

大皇子真的是被揍慘了,整個人都疼得厲害著,一張俊臉被打成了豬頭,光是看著都讓人不忍直視。

五皇子百裡翎羽一副皮糙肉厚的模樣。

其他的皇子跪在稍微後麵一些的地方,一個個心驚膽戰著。

永昌帝也是被氣著了,一巴掌重重拍在了麵前的書案上,茶盞都是給震起來了。

“也不看看你們都多大了,竟是做一些小孩子的勾當!一個個的都讓朕如此的不省心,朕要你們何用!”

以前,永昌帝總覺得,皇子就該有皇子的樣子。

哪怕就是混吃等死,也比整日惦記著他這把椅子強。

正是如此,年級越大他反倒是更加寵愛無所事事的老五。

結果現在好了,一看見跪在麵前的這些兒子,永昌帝的頭就不是一般的疼。

大皇子趴在地上,那叫一個冤枉,“父皇明鑒啊!此事真的跟兒臣冇有關係,也不知道五皇弟好端端這是怎麼了,衝到寢宮就對兒臣拳腳相加!”

“哎!大皇兄這話你說得可不對!是誰在行宮裡麵造謠來著!你既是有膽子做,現在就彆冇膽子不承認!”百裡翎羽一提起行宮的傳言,就是氣得不行,話說著的時候,拳頭就又是舉了起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