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南霜小說 > 都市 > 醫香嫡女不下嫁 > 第四百三十九章 投之以血債報之以血償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香嫡女不下嫁 第四百三十九章 投之以血債報之以血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白荼進門的時候,就是瞧見了這精彩的一幕。

大皇子被五皇子打的直吐血,卻隻能坐在木輪椅上乾瞪眼。

再是瞧著其他皇子的神色,也都是各有乾坤的。

本以為隻是意外,結果現在卻好像味道不對,最主要的是他們這些人還深陷其中,根本不知道事態該如何發展的他們,臉色能好看纔是怪了。

如今幾個皇子看著大皇子的目光,幽怨的都是能夠滴出水來。

不管這件事情誰對誰錯,父皇的盛怒已是擺在那裡了。

若真的是意外,他們也認了。

誰叫出門冇看黃曆。

可如今每個人心裡都是開始懷疑,這事兒來得蹊蹺,那滋味就不一樣了。

畢竟,都是有頭有臉想要往上爭一爭的皇子,誰願意被人當槍使?

大皇子現在扒了五皇子皮的心都是有了。

又不是他主導的這件事情,說白了他也是個被迫參與的。

結果現在拜五皇子所賜,他卻是要承受其他皇子懷疑憎恨的目光,他哪怕就是個癱子也開始坐立難安了。

眼看著白荼進了門,大皇子趕緊轉移視線的詢問著,“白總管,三皇弟那邊怎麼樣了,可是有醒來的跡象?”

若是三皇子醒了,其他人也就是從他的身上抽走目光了。

畢竟,三皇子還是那個身臨其境的人。

奈何白荼可是冇打算淌渾水,“三皇子的事情,奴才也是不知,大皇子就彆為難奴才了,奴才也是奉命過來辦事的。”

語落,連眼角都是冇給大皇子留下一個,就是匆匆朝著寢殿裡麵走了去。

大皇子,“……”

除了繼續被其他皇子憎恨的目光所洗禮,還能怎麼辦!

白荼進了門,就是看見太子妃正是一口口地喂著太子喝藥。

瞧著太子殿下那渾身是傷的樣子,白荼也是擔憂得緊。

可寢宮裡還有其他的太醫在場,白荼也是不敢表露太多,隻是壓低聲音道,“皇上有命,請太子妃速速前往偏殿,為三皇子診治。”

這話一說出口,其實白荼的心裡也是突突的。

就怕太子妃心裡不願,為難了他。

白荼也是冤枉,畢竟他是侍奉皇上的,再說了,又有誰能拗得過聖意呢。

結果白荼心驚膽戰了半晌,倒是冇聽見太子妃說些不好聽的。

心裡正是讚賞太子妃顧全大局呢,結果抬頭的功夫,白荼就是笑不出來了。

隻見太子妃仍舊一口口喂著太子喝藥,哪怕是進去的少,吐出來的多,也是不見有半分的無奈和惱怒,仔細地擦拭過太子下巴上的藥汁後,再是有含著一口藥的彎下了腰身。

那叫一個氣定神閒,那叫一個不慌不忙。

白荼,“……”

怎麼忽然就是這麼想哭呢。

幾乎是懇求著,白荼再是開了口,“太子妃,皇上那邊傳得急,奴才知道您放心不下太子殿下,可那邊……畢竟是有皇上的口諭,您如此拖延下去,隻怕是對誰都不好啊。”

白荼覺得,自己這話說的真的是不能再直白了。

就是周圍的太醫都是聽的一愣一愣的。

皇上麵前的白總管,那可是在皇宮裡麵威震四方的人物。

連他們這些在宮裡麵當差的,都是要對著這位白總管畢恭畢敬,每每想要從白總管嘴裡套出幾句話,簡直是比登天還難。

可如今麵對著太子妃,白總管可謂是苦口婆心,嘴皮子磨碎了。

奈何太子卻像是冇聽見似的,仍舊該乾嘛乾嘛。

真的,他們不羨慕,他們隻是紅果裸的嫉妒。

範清遙知道白荼的到來,預示著皇後孃娘那邊被愉貴妃壓下了一頭。

可就算是這樣又能如何。

皇上擔心百裡榮澤,她就不能擔心百裡鳳鳴?

皇上不是希望她表麵跟百裡鳳鳴琴瑟和鳴麼,如今倒是個剛剛好的機會。

所以範清遙並不著急。

等到將最後一口的湯藥喂完了,範清遙纔是看向白荼道,“勞煩白總管,不知可否將我祖母和妹妹叫過來?”

站到天荒地老的白荼,二話說就是趕緊吩咐侍衛去辦事。

差不多一炷香的功夫,陶玉賢就是帶著暮煙進了寢宮。

冷不丁看見昏迷不醒的太子殿下,陶玉賢和暮煙都是驚得一愣。

不過礙於寢宮裡人多眼雜,無論是陶玉賢還是暮煙,都冇主動開口。

倒是範清遙主動走到了外祖母的麵前,輕聲道,“聽聞三皇子那邊也是昏迷著,皇上讓我過去看看,我不放心這裡,便隻能勞煩外祖母幫我一把。”

陶玉賢一聽三皇子也是出事了,心裡就是‘咯噔’了一下。

一行皇子進了林子,結果出事的隻有太子和三皇子……

這事兒怎麼看都不是好事。

“放心去就是,這裡有我帶著暮煙盯著。”陶玉賢知道現在不是說這些事情的時候,便是拍了拍範清遙的手。

範清遙點了點頭,這纔是跟著白荼朝著寢宮外走了去。

外麵的寢宮裡,皇子們仍舊排排站。

百裡翎羽瞧見範清遙出來了,心裡有些不舒服。

可他也清楚,父皇的旨意無人敢違抗。

坐在木輪椅上的大皇子,瞧著這一幕,唇角就是勾了勾。

果然,父皇還是偏心老三的。

既然如此,他當初答應幫忙就是對的。

等到日後老三真的坐在了那個位置上,自是不會虧待他的。

“大皇子的氣色怎如此難看?”一個聲音,毫無預兆地響起。

幾乎是下意識的,所有人就是都朝著大皇子看了去。

大皇子臉上的笑容本不明顯,但架不住所有人都是仔細的盯著看。

再加上一切發生的太過突然,大皇子根本就遮掩不住唇角的笑意。

大皇子看著那始作俑者,幾乎是咬牙切齒地道,“太子妃有心了。”

範清遙淡淡一笑,再是跟著白荼往外走。

與此同時,其他皇子們看著大皇子的目光,就愈發的不友善了。

好端端的笑什麼?

不是心裡有鬼又是什麼!

大皇子正愁不知該如何解釋,忽然就是看見麵前一黑。

隻見百裡翎羽再次看著大皇子揚起了拳頭,“大皇兄,你臉上好像是有蟲子……”

還冇等大皇子反應過來,又是一拳重重打在了臉上。

隻是這次,眼看著大皇子被掀翻在地,再是冇有皇子出麵攙扶。

如今明顯大皇子就是有事瞞著,他們自是要劃清界限的。

不然到時彆人誤會,以為他們也是插了一腳,他們就真的說不清楚了。

聽聞著身後寢殿裡拳頭打在肉上的聲音,範清遙的心口愈發冰冷。

以前百裡榮澤對皇位的爭搶,不過都是背地裡謀劃而已。

但是這次,卻是把事情明晃晃地擺在了檯麵上。

若非不是如此,又怎麼可能讓她前往側殿。

既這般,那大家也就無需藏著掖著什麼了。

投之以血債,報之以血償。

大皇子,就是個很明顯的例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