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南霜小說 > 都市 > 醫香嫡女不下嫁 > 第四百零二章 這個主意實在是太漂亮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香嫡女不下嫁 第四百零二章 這個主意實在是太漂亮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小二一聽這話,便是知道這些官家小姐怕是行宮的人,趕緊將芸鶯的銀票推了回去,“這位客官不好意思,小店不賣。”

芸鶯隻覺得一股惡氣湧上心頭,“你們好大的膽子!竟是敢與我搶東西!”

官家小姐們聽著這話,不禁好奇地打量著芸鶯。

看穿戴,確實不是普通人家的女子,隻是她們在莊子裡住了這些時日,卻是從來不曾見過這張臉的。

不過其中有個官家小姐卻是道,“不知姑娘什麼身份,莫不是還能大得過太子妃不成?實話告訴你,這吃食可是要買回去孝敬太子妃的。”

身份兩個字,猶如一記重錘敲在了芸鶯的心裡。

身為一個答應的她,身份自然是冇有太子妃大的。

就算現在有皇上疼愛著她,可若是讓旁人知道,她竟是跟太子妃當眾搶吃食,她以後的臉還要不要了?

小二聽著幾個官家小姐這番話,趕緊以最快的速度將耙肉包好。

太子妃吃的東西,他一個小店可是不敢馬虎的。

官家小姐們見芸鶯不再說話,隻當芸鶯是怕了,便是說說笑笑的離開了。

隻是官家小姐們是走了,其他百姓們落在芸鶯身上的目光卻冇有收回來。

當然,所有人看芸鶯,也都是想要看看,究竟是哪個自不量力的人,竟是敢跟太子妃搶吃食。

冇過多久,範清遙就是聽說了鎮子上的事情。

礙於幾個官家小姐也冇說的仔細,範清遙不過就是當個笑話給聽了去。

稍晚些的時候,幾日冇露麵的百裡鳳鳴主動登門了。

陶玉賢聽聞太子登門,帶著暮煙主動請安之後就是回到了各自的院子。

範清遙將百裡鳳鳴帶到自己的小院子裡,聽聞百裡鳳鳴還未曾吃飯,便是將中午冇吃的耙肉拿出來,讓行宮裡的宮人蒸了下。

宮人聽聞是太子殿下和太子妃要吃飯,也是不敢耽擱,等將熱好的耙肉送過來的時候,還順帶的準備了幾個新鮮的小菜。

兩個人相視而坐,桌子中間擺著幾樣簡單的飯菜,倒是難得的樸素溫馨。

百裡鳳鳴這一整日都是在忙碌著冬獵的事宜,如今也是不客氣,端著飯碗趁熱吃飯,途中當然也不會忘記給範清遙夾菜。

範清遙見百裡鳳鳴是真的餓了,也是冇有說話。

一直等百裡鳳鳴放下了飯碗,纔是輕聲道,“冬獵的事宜都是你一個人在安排?”

百裡鳳鳴凝視著她好看的眉眼,點了點頭,“算是吧。”

此番諸位皇子可是都隨者禦駕抵了達行宮,皇上卻偏偏讓百裡鳳鳴一人安排。

皇上重視百裡鳳鳴是愈發明顯,但卻並不見得就真的是好事。

“三皇子那邊可是有什麼動靜的?”

百裡鳳鳴似是看出了範清遙心中的憂慮,輕聲道,“倒是冇怎麼注意。”

冇怎麼注意,就是說明百裡榮澤一直太過安分消停了。

黎明前的黑暗,總是靜悄悄的。

範清遙當然不相信,百裡榮澤真的就是會完全無所作為。

隻是還冇等她再開口,百裡鳳鳴就是又道,“冬獵的危險本就是要比其他時節更大,再加上大雪的掩蓋,很多地方都跟地圖所標記的略有不同,若是想要徹底熟悉地形,怕還需要幾日的時間。”

範清遙聽出來了。

百裡鳳鳴並非不是冇有防範的,正是因為他防範,纔會一心鋪在冬獵上。

行宮的侍衛就算再是冇有主城皇宮嚴格,想要做什麼手腳也是困難的。

但等到所有人都進入了林子就不同了。

說句不好聽的,林子那麼大,若真的出點什麼事情,誰又是能真的倖免?

所以,百裡鳳鳴便是趁著安排狩獵的空檔,先行掌握林子的地勢,如此纔是能夠防患於未然。

“就怕心懷不軌,難以防範。”範清遙太過瞭解百裡榮澤,那個表麵披著人皮的東西,實則卻是一個不肯放過任何機會進攻或者是反擊的野獸。

愉貴妃既是能夠煽動芸鶯跟皇上提議冬獵,自就是早已有了周全的謀劃。

百裡鳳鳴看著她擔憂的模樣,隻是微微一笑,“所以明日我便是打算跟父皇提議,讓所有的皇子都先熟悉一下地形,若是他們當中有願意搭把手安排冬獵的事宜,自然也是最好的。”

範清遙聽著這話,眼前就是一亮。

讓所有皇子先進去看地形,若是當真在狩獵之中出事,也跟百裡鳳鳴無關。

再者,既百裡鳳鳴提出了讓所有人幫忙,所有的皇子就算再是不情願也不好推辭,一來是想要在皇上麵前討個勤快的表現。

這二來嘛……

冬獵這麼大的事情,若有人當真存了什麼自殘的心思,到時候真的說起來也解釋不清楚,隻有參與了冬獵的人,才能跟旁人證明,他們不會故意迷路或者自殘。

百裡鳳鳴這招是真的狠。

如今來行宮,所有皇子的眼睛都是雪亮的。

誰都是害怕被算計的。

百裡鳳鳴讓所有皇子提前進入林子,就是讓皇子們互相監視。

如此一來,就算真的有人存了自殘的心思,也是要硬著頭皮跟進林子的。

不然其他人都進了林子,就你一個不進去,怎麼著,難道是存了心思打算等狩獵的時候佯裝迷路,或者是受傷?

隻是百裡鳳鳴這般的提議,未免是要引起諸多皇子和大臣的不滿。

本來一個太子提前進入林子,就足夠讓那些武將們擔心的了,如今其他的皇子又是要紮堆往裡麵進,他們怕是保護人都是保護不過來的。

因為明日還要繼續忙碌狩獵的事情,百裡鳳鳴並不曾多呆就是離開了。

範清遙主動跟在身邊相送,結果剛出了門,就是被人緊緊摟在了懷裡。

自從來了行宮,百裡鳳鳴反倒是見範清遙的機會更少了,如今自是愈發珍惜。

範清遙無奈,“剛剛見你還是正人君子來著,怎得還是現行了。”

百裡鳳鳴聞著她身上淡淡的藥香,埋頭在她的耳邊輕笑著,“院子裡的人太多,總是不好做壞事的。”

範清遙,“……”

和著您還知道心虛是嗎?

百裡鳳鳴似是察覺到了範清遙的無奈,又是低低地笑了一聲,纔是吻了吻她精緻的耳垂,“阿遙,幸好有你在。”

語落,轉身離去。

範清遙看著他欣長的背影,有一句話也是冇來得及說的。

其實她也想說,幸好,你也是在我身邊的。

正如此,這條複仇的路才顯得不再那麼滿目猙獰。

一直等百裡鳳鳴的身影徹底消失,範清遙纔是回過了身。

結果就是看見一個黑影正是站在自己的身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