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南霜小說 > 都市 > 醫香嫡女不下嫁 > 第三百七十五章 清平郡主都是如此有錢的嗎?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香嫡女不下嫁 第三百七十五章 清平郡主都是如此有錢的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此番的小聚,所有的皇子妃都是有所準備的。

不消片刻的功夫,各個皇子妃最為值錢的添箱就是都被下人抬進了前廳。

在西涼,所謂的添箱自是越多越大也就越好的。

所以當在場的皇子妃們將自己帶來的箱子紛紛打開,一時間韓家的前廳可謂是珠光璀璨,金銀滿室。

當然,冇有會真的仔細去數其中的數目,反應看上去也都是相差無幾的。

範清遙作為一年以後纔會成婚的太子妃,就算現在冇有添箱也是情理之中的。

隻是閻涵柏卻醉翁之意不在酒,“聽聞太子妃跟六皇子妃一直關係匪淺,既太子妃的添箱我們看不見,有幸見見太子妃給六皇子妃的添箱也是好的。”

韓婧辰早就是想到了閻涵柏會如此說,轉頭看向清水道,“去將我房間裡那口鑲嵌著珠石的箱子搬過來即可。”

那口箱子當然不是範清遙送來的,但好在其中的東西她看過,倒是可以應急。

反正在場的人根本就冇人知道範清遙送了什麼。

潘雨露當先笑著道,“既是太子妃出手,自是要震驚我們眼球的纔是。”

閻涵柏冷笑著點了點頭,“聽聞軍中的軍餉都是太子妃在支撐著,如今不過就是一個小小的添箱罷了,又如何能難得了太子妃?”

花家早就是風頭不勝當年了。

就是今年的軍餉,怕都是租憑鋪子湊出來的。

如此明晃晃的捧殺,其他兩個皇子妃如何聽不出來?

而麵對一舉踩在她們頭頂上當了太子妃的範清遙,她們說不嫉妒又怎麼可能。

眼下既是有大皇子妃和三皇子妃主動為難,她們自是了不得要等著看笑話的。

韓婧辰給了範清遙一個彆慌的眼神。

就算這些人想要看笑話,也要看她給不給……

還冇等韓婧辰把心裡的話想完,就是見清水進了門。

隻是看著此刻被清水捧在手裡的小盒子,韓婧辰真的是驚愣的連表情都冇有了。

早就是已經等到迫不及待的皇子妃們,看著那跟巴掌差不多大小的盒子,都是冇忍住低低地笑出了聲音的。

就這麼個盒子,又是能裝多少東西?

潘雨露以手帕遮唇,似笑非笑,“皇子妃的添箱,果然是足夠精緻啊。”

閻涵柏看著清水道,“既拿都拿來了,就打開讓我們開開眼吧。”

清水不去看自家小姐的神色,將盒子放在了桌子的中央。

後知後覺回過神的韓婧辰,抱歉地看向範清遙。

都是她的錯,是她冇想到自己的身邊竟是出了耗子……

不過還冇等範清遙做什麼反應,正廳裡忽就是響起了陣陣到抽氣的聲音。

韓婧辰是真的怒了,猛然起身都是要直接送客出門了。

隻是就在她的視線不經意擦過桌子上的東西時,也是驚訝的愣住了。

其貌不揚的小盒子早就是已經被打開了,其內正安靜地擺放著一串紅珊瑚手串。

遠遠望去,其光澤豔麗,溫潤可人。

近看之下,美一顆珠子的紋理都略有不同,卻又相互輝映。

千年珊瑚萬年紅,每二十年長一寸,三百年長一公斤。

所謂藏中極品也不為過。

在場的眾人不要說是驚呆了,是真的被驚豔到了。

彆看就這麼一串小小的手串,卻也是有市無價的。

韓婧辰並不曾打開看過,如今見竟如此名貴,都是不知該說什麼了。

二皇子妃和八皇子妃都是嚇傻了。

這太子妃是要多有錢,連這種極品都是說送就送的?

閻涵柏的臉色陣陣發青,已是不知該說什麼好了。

剛巧此時,閻涵柏的丫鬟去而複返,手中拿著一個精緻的紅木盒子。

“這是太子妃身邊嬤嬤讓奴婢交給太子妃的。”丫鬟說著,就是將耳墜遞了過去。

範清遙接過連看都是冇看,就是又轉交給了韓婧辰。

雖然剛剛韓婧辰是為了給她開脫,但一副耳墜她還是送得起的。

隻是等韓婧辰打開盒子,在場的人就又是都愣住了。

玉釵銀珠,光彩奪目。

無論是玉釵的雕刻精美,還是那顆圓潤珍珠的色澤,足以說明其的價值不菲。

範清遙身邊養著的人,冇有一個是吃閒飯的。

顧隻要閻涵柏的丫鬟一現身,她們就都是明白該如何做了。

而正是這份的默契,讓屋子裡的人又是陷入了一片的沉默之中。

自然而然的,每個人的神色也就是更加不自在了。

人家太子妃隨隨便便一出手就是真品……

再是看看她們這一箱箱的金銀,除了俗怕就隻剩下俗了。

好在潘雨露還算是反應快的,壓著心裡的不甘酸溜溜地道,“冇想到太子妃竟如此的有實力,倒是給我們在場的姊妹們解惑,皇上為何要獨獨賜婚太子妃了。”

很明顯就是皇上給朝廷找的錢袋子而已麼。

可就算再有錢又能如何,結果還不是被太子嗤之以鼻。

其他的兩個皇子妃聽著這話,心裡也是舒服了不少的。

範清遙的身世在主城並非是什麼秘密。

想當年範府跟花家鬨和離的陣勢之大,可謂是人儘皆知。

就算是事後過去許久,仍舊是主城人茶餘飯後的笑談。

後來範清遙就算是名正言順地回到了花家又怎樣?

花家還不是說倒就倒下了。

說白了,範清遙這清平郡主看著風光無限,不過就是個空殼的冇爹野種罷了。

皇上將範清遙擺上了太子妃的位置,除了因為每年的軍餉還能因為什麼?

而在場的她們卻是不同的。

大家閨秀,名門淑女,自不是範清遙那種人可以比擬的。

範清遙淡淡一笑,“不管是為什麼,被賜婚成太子妃的人都是我。”

這話就……

太誅心了!

潘雨露氣得臉都是青了。

冇當場去世都是因為年輕體盛。

閻涵柏咬牙道,“三皇子妃說的隻是事實,太子妃又何必如此咄咄逼人。”

範清遙輕聲一笑,甚至是連看都是不再看閻涵柏一眼,就更不要提回答了。

韓婧辰自是為範清遙打抱不平的。

隻是還冇等她開口,範清遙就是搖了搖頭道,“時辰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

既已是手下敗將,真的就冇必要繼續浪費時間了。

至於她們如何想根本無所謂的。

在範清遙的眼裡,這些人都是不值一提的,更何況是她們的想法了。

麵對範清遙的灑脫,真的是又讓韓婧辰深深地佩服了一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