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南霜小說 > 都市 > 醫香嫡女不下嫁 > 第二百八十五章 焦頭爛額的局勢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香嫡女不下嫁 第二百八十五章 焦頭爛額的局勢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然!

就在婁乾自以為勝券在握的時候,卻聽百裡榮澤冷冷一笑,“當初我願意與鮮卑三殿下聯手,是因為鮮卑三殿下有勇有謀,卻不知原來鮮卑三殿下竟是一個敢做不敢當的卑鄙小人!”

婁乾不敢置信地看著百裡榮澤,根本冇想到他竟然會不相信。

百裡榮澤冷哼一聲,直接將愉貴妃傳給他的秘信,甩在了婁乾的麵前,“鮮卑三殿下不防先看看這封信,然後再好好想想要如何將謊話編下去?”

婁乾疑惑地伸出手,將遠處的信拿到了自己的麵前。

隻一眼,瞬間全身狂震!

此番路遇悍匪,太子英勇神武,帶兵圍剿,身負重傷,清平郡主妙手回春,救治太子殿下有功,鮮卑三皇子更親自帶兵支援,且在太子殿下she

負重傷之際,下令蒐集各種名貴藥材,隻為太子殿下能夠化險為夷,朕聞此,心甚慰,已將此事派人告知鮮卑帝王,並願以嘉賞之名,免除鮮卑半年進貢,望西涼百姓銘記鮮卑三皇子相濟之情。

百裡榮澤鄙夷地看著震驚難當的婁乾,到了現在竟還想跟他裝模作樣?

此番正是太子身邊的林奕回到主城後,親自與皇上說明一切事情原委,母後生怕其中有什麼紕漏特意花重金買通禦前的人,結果禦前的人卻親口告知母後,當初林奕跪在禦書房的時候,差點冇把鮮卑的三皇子誇上天,皇上也是迫於無奈,才下旨免除了鮮卑半年進貢。

這些事,若非不是母妃寫信告知他,他隻怕現在還被蒙在鼓中!

百裡榮澤跟婁乾設下此計,為的就是踩著太子的重傷,讓自己得到救助手足的榮譽,結果現在本應該屬於他的東西卻全都落在了婁乾的頭上。

如此種種擺在眼前,百裡榮澤如何還能信得過婁乾?

或者說,他現在完全理由相信,婁乾最開始便想要獨吞全部功勞!

畢竟,在西涼的榮譽,足以讓婁乾在鮮卑帝王麵前吹噓,西涼對其的信任,如此更是重新在鮮卑帝王麵前找回從前的地位!

婁乾看著麵色陰沉,滿目怒火的百裡榮澤,終於後知後覺地意識到了一個嚴重的問題……

難怪範清遙敢如此對他直言不諱。

難怪範清遙敢將一切全盤托出。

原來從一開始,他便是早已被範清遙算計在了其中!

將剿匪的功勞主動分給他一半,看似是便宜了他,實則這些功勞卻如同一把鋒利的刀子,將他跟百裡榮澤之間的勾結一劈為二。

如今,隻怕他說什麼,百裡榮澤都是不會再相信他了。

最可恨的是!

現在唯一能夠證明他賠了夫人又折兵的藩王,還被他親手燒了!

如此……

隻怕就算是他磨破了嘴皮子,百裡榮澤都不會相信藩王已死的事實,更不會相信他其實也是這次事情的受害者!

範清遙……

你夠狠!

範清遙站在主營帳的窗戶邊,看著氣急敗壞從鮮卑營地匆匆而歸的百裡榮澤,心裡清楚,隻怕如今婁乾都是要恨死她了纔是。

隻是,對於婁乾的恨意,範清遙完全談不上在乎。

太子遇險身負重傷,皇上斷不會讓太子再繼續護送婁乾往前走。

況且,如今已是到了鮮卑的地界,就算西涼這個時候原路返回,鮮卑帝王也找不到任何理由埋怨西涼的怠慢和對鮮卑的不敬。

說白了,很快她就要跟婁乾各奔東西,婁乾的仇恨自就是成了最不痛不癢的東西。

再者,此番婁乾在西涼屢生枝節,隻要鮮卑帝王腦袋不抽的話,定不會再如同以前一樣重視婁乾。

一個不被重視的皇子,一個可能永遠都不會再見麵的對手……

範清遙又談和畏懼。

可若婁乾所恨的人是百裡鳳鳴,以婁乾的睚眥必報,就算是傾儘所有,也要極

儘心思的煽動鮮卑對西涼不利,到時不但會讓爭權的百裡鳳鳴腹背受敵,更是會讓西涼無辜的百姓深陷水深火熱之中。

範清遙絕不能拿百裡鳳鳴的前途去賭。

更不會用西涼百姓的安慰去博!

不過一夜之間,百裡榮澤跟婁乾從原本的私相勾結,到了現在的相對無言。

於婁乾對百裡榮澤的有利可圖,百裡榮澤當然也希望通過聯手得到婁乾的暗中協助,所以如今鬨成如此局麵,無論是對婁乾還是百裡榮澤,都不亞於自斷了一條手臂。

隻是相對於婁乾整日黑沉著的一張臉,百裡榮澤不但不敢將真實的怒意擺在臉上,更是每日都要前往西涼的主營帳,做儘了對太子噓寒問暖,關懷備至的皇兄。

如此的忍氣吞聲,簡直是要把百裡榮澤給逼瘋!

而皇宮這邊的不太平,同樣讓愉貴妃頭疼陣陣。

皇上下旨讚許太子英勇神武,一時間太子的口碑在朝堂與日俱增著。

馬上就是要到給適齡皇子們指婚的日子,原本對太子並不抱有希望的官邸,如今都是卯足了力氣的將官家小姐們的畫像和名帖往皇宮裡麵送著。

相對於名帖如同下雪的鳳儀宮,月愉宮接到的名帖顯得是那樣的寥寥無幾。

說是少的可憐也不為過!

最可恨的是!!

那該死的甄昔皇後不但接下了所有的名帖,更是對所有名帖上的女子一視同仁,其態度模糊不清到讓愉貴妃哪怕到現在都打探不出,甄昔皇後究竟是中意了哪家的官府名門之女。

麵對如此將她掉在半空之中不奸不殺的甄昔皇後,愉貴妃恨得牙都是要咬碎了!

“妹妹怎得臉色如此差?可是這段時間休息不好?”鳳儀宮裡,甄昔皇後笑看著沉默不語的愉貴妃,雍容華貴,儀態萬千。

我臉色為何如此差,難道你不比我清楚?

愉貴妃壓下心裡的陣陣恨意,秀眉一皺,關心之意隨之從眼底流淌而出,“臣妾聽聞太子殿下此番遇刺傷勢極其嚴重,心中自掛念不已。



就算你兒子現在名聲高又如何,還不是用命換來的,你又有什麼好得意的?

甄昔皇後淡然抿唇,“關心則亂,無慾則剛,再者兒孫自有兒孫福,哪怕是我們在皇宮裡麵操碎了心,怕也是爭不過天意的,妹妹說是,也不是?”

愉貴妃自然聽得出來此話在旁敲側擊她多事,可皇宮裡的哪個女人又不是在為了自己的兒子所謀劃?

她不相信甄昔皇後就真的可以做到不管不問!

甄昔皇後早就是習慣了愉貴妃的口蜜腹劍,笑裡藏刀,更知今日愉貴妃來她這裡的目的,不過是想要知道她看上了哪家的女子,從而纔好趁機攔路打劫,將那女子搶到三皇子的身邊。

若是早先,甄昔皇後自不屑跟愉貴妃虛與委蛇。

但是現在太子眼疾痊癒,她自再無顧忌。

不就是虛與委蛇麼?

放馬過來就是。

愉貴妃自是冇想到一向沉默不語,退避三舍的甄昔皇後,難纏起來簡直是讓人恨到撓牆皮,那張嘴更是密不透風的好像是糊上了一層漿糊!

從中午一直做到了傍晚,愉貴妃竟冇在甄昔皇後的口中打聽出一個她想聽的字!

酉時將近,鳳儀宮的院子裡忽然傳來了嚴謙的高呼聲,“皇上駕到!”-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