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南霜小說 > 都市 > 醫香嫡女不下嫁 > 第一百八十七章 太子殿下被打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香嫡女不下嫁 第一百八十七章 太子殿下被打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當晚,花家老三聲勢浩蕩的於淮上三十裡外的險虎道紮營。

與此同時,其他花家的幾個男兒也都是秘密埋伏在了各處蓄勢待發。

淮上城門前的主營地內。

百裡駱濟聽聞著探子的稟報,唇角就是高高地揚了起來,“冇想到花家的那些瘋狗還真的是有些用處的,如此正好,他們在前賣命,本殿下隻在後麵等著送來的功勳到手就可以了。



百裡駱濟當然是開心的。

他的母妃死得早,從小他便是跟在愉貴妃身邊長大的。

雖愉貴妃待他還算是可以,可他知道自己想要坐上那把椅子是根本不可能的。

所以他纔是願意心甘情願地輔佐三皇子,但他心裡也清楚,每個人的身邊都不缺忠心的狗,要讓人重視必須要有自己的本事。

如此,他纔會不停地往自己的身上攬功勳。

想來隻要這次淮上一戰勝了,他的功勳就是可以第一個被父皇封王了。

“將此訊息速速傳給三皇兄,一個月後主城第二次運送的糧草會抵達淮上,三皇兄若是想要來分軍功務必要儘快啟程。



百裡駱濟將到手的功勳分給百裡榮澤並不覺得有和心疼和不捨。

反正這次的功勳又不是他賣命得來的。

如此多好,拿著花家那些瘋狗用命拚來的功勳,既是討好了三皇兄,又是能夠讓他儘快封王了。

很快,百裡駱濟的口信就是被送到了百裡榮澤的耳中。

早就是已經在主城裡等到迫不及待的百裡榮澤,興奮的一夜未睡。

第二天一早,他就是在朝堂上啟奏永昌帝,“淮上戰事吃緊,七皇弟始終與鮮卑堅持不下,兒臣更是聽聞淮上那些無辜的百姓整日被鮮卑賊子所欺淩虐殺,兒臣憂心於淮上,終日寢食難安,懇請父皇準許兒臣即刻前往淮上,為國效力,為父皇分憂!”

永昌帝看著跪在朝堂上的兒子,目中沉澱。

對於這個自己從小親手抱到大的兒子,他自然是偏心的。

更是不想讓他這麼早就是前往戰場。

但是仔細一想此番並非隻有鮮卑,更是還有花家的那些男兒需要處理……

老七他是信得過,可老七做事太過武斷和不計後果,不如老三辦事沉穩。

如此想著,永昌帝就是開口道,“準奏!”

隨著老皇帝的話音落下,滿朝嘩然。

不過是一個上午的光景,整個主城的百姓就是都知道了此事。

鳳儀宮裡。

甄昔皇後想著皇上的偏心,閉目坐在軟榻上久久不語。

愉貴妃看著皇後那發白的臉色,就是笑著道,“皇後孃娘您可是莫要往心裡去纔是,想來這次也定應該是皇上覺得非三皇子不可,纔是將三皇子派去了淮上,以太子殿下的英勇,以後也定是會有用武之地的。



甄昔皇後涼涼地睜開眼睛,“皇上自有決斷,本宮作何往心裡去?”

皇上那顆心都是偏了多少年了,本宮若是真的傷心隻怕早就是躺進黃陵裡去了。

愉貴妃冇能在皇後的臉上捕捉到一絲傷心,雖知道皇後不過是在咬牙硬撐,心裡卻還是不舒服的很,以至於又是坐了冇一會就是走了的。

百合擔憂地走了過來,就是輕聲勸著,“皇後孃娘萬不要跟愉貴妃一般計較啊。



甄昔皇後看著驚慌失措的百合就是笑了,“百合你又是在擔憂著什麼?月愉宮的兒子能慫恿皇上送他去戰場坐享其成的立功,本宮的兒子就是吃素的了?”

“皇後孃孃的意思……”

“你且看著吧,鳳鳴是不會讓老三如願以償的。



百合看著皇後臉上的笑容,就覺得心裡冇底。

結果待到下午的時候,禦前就是炸開了鍋。

三皇子失手把太子殿下給打了。

此訊息一出,又是整個皇宮嘩然。

雖太子傷勢並不重,不過就是些許的擦碰,可作為皇子動手毆打太子卻絕非兒戲。

一時間,彈劾三皇子的摺子跟下雨似的往禦書房裡砸著。

永昌帝氣的坐在禦書房臉色發黑,久久無法言語。

半晌,他纔是將白荼叫了過來,“傳朕的旨意,責三皇子於主城思過。



月愉宮裡。

當愉貴妃知道到手的功勳就這麼飛了的時候,氣的差點冇是當場暴走。

轉眼看向坐在一旁的百裡榮澤,就是忍不住怒斥道,“現在多少雙眼睛盯著淮上一戰,若是此番你將淮上的功勳攥到手裡,你日後在朝堂定是舉足輕重的……如今你怎得是愈發的沉不住氣了?”

百裡榮澤看著自己的雙手,說不後悔是假的。

可是一想到百裡鳳鳴今日說的那番話,他就是……

愉貴妃看著百裡榮澤那沉默不語的樣子,就是狐疑地擰眉問,“太子到底是跟你說了,纔是讓你如此衝動?”

百裡榮澤聽著這話就是心中一緊,最終卻仍舊是一個字都冇能說出來。

上午的時候,主城的百姓們還在議論著三皇子即將出征淮上的事情。

結果到了下午,三皇子就是被禁足在了主城。

“小姐您是不知道,現在整個主城的百姓們都議論著太子殿下怎如此窩囊,說被打就是被打了,不過皇上也是偏心的厲害,三皇子動手打當今太子卻隻是被禁足,真的是……”

“凝涵!”

範清遙冷聲打斷,“以後皇家的事情切莫多做置啄。



凝涵趕緊捂著嘴巴點了點頭,沉默地繼續鋪子被褥。

範清遙起身走到窗邊,手就是攥緊了窗框的。

淮上的功勳對百裡鳳鳴確實不利,卻也是冇到那麼嚴重的地步。

就算百裡榮澤真的帶著功勳回來,以百裡鳳鳴的手段也自是能想出應對之策。

但他卻是走了最為險的一步棋。

為了阻止百裡榮澤前往淮上,甚至是不惜淪為滿城百姓口中的窩囊廢。

如此,他確實是擋住了百裡榮澤的腳步。

卻也是因此而在百姓的心中失去了分量。

他是真的敢……

範清遙那捏在窗框的手指因用力而泛白,心口五味陳雜的厲害。

她和他是同盟,他為她辦事也是情理之中。

但能夠做到如此……

這讓她如何再以所謂的同盟安慰自己?

範清遙彎腰將賴在自己腳邊的踏雪抱了起來,靜默了半晌,最後卻還是轉頭朝著床榻邊的櫃子走了去。

半個時辰後,踏雪就是尋著赤烏的味道蹭進了東宮。

正是躺在床榻上的百裡鳳鳴抱起哼哼唧唧的踏雪,就見它從嘴裡吐出了一個拇指大小瓷瓶。

正是坐在床榻邊的百裡翎羽好奇地打開聞了聞,然後就……

整個人都是震驚了!

三香化瘀膏……

就是連宮中太醫都是珍藏的跟寶貝一樣,上次他從馬背上掉下來,骨頭都是摔碎了,纔是得到了紀院判一指甲蓋大小的東西。

現在範清遙竟是整瓶的送進了宮?

百裡翎羽再是看了看手中的三香化瘀膏,又是抬頭看了看自己那連臉皮都是冇破一塊的皇兄……

總覺得自己纔是吃狗狼被虐的那個!

將藥膏遞過去,百裡翎羽決定換下一話題,“皇兄,你今兒個到底跟百裡榮澤說什麼了?竟是能刺激的他動手?”

百裡鳳鳴接過小瓷瓶,卻是久久但笑不語。

百裡翎羽就是不死心地繼續追問,“好歹你也是為了範清遙那個死丫頭,你跟我說說,到時候我也好幫你去她的麵前邀功不是?”

百裡鳳鳴卻道,“阿遙怕是已經猜到了纔是。



百裡翎羽,“……”

擠兌誰傻呢這是!-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