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南霜小說 > 都市 > 醫香嫡女不下嫁 > 第一百四十五章 恨不得把你切碎了喂狗!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香嫡女不下嫁 第一百四十五章 恨不得把你切碎了喂狗!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凝涵一把就是握住了自家小姐的手,“小姐不可去。



誰知道那三皇子打的什麼主意?

範清遙拍了拍她的手,低聲道,“放心,冇事的。



“可是小姐我怕……”

“冇什麼可怕的。



範清遙就是笑了。

她都是死過一次的人了,又還有什麼是可怕的?

稍晚些的時候,範清遙換上了一身的海清走出了房門。

這衣裳是寺廟裡的小沙彌特意找給她的,腰寬袖闊,圓領方襟,比較其他衣裳肥大很多,不好看卻跪在舒服。

綺之看著穿成這樣的範清遙,就是皺了皺眉的,“明知我家殿下相邀還故意穿了一件姑子袍,花家外小姐如此可是不尊重我們家殿下?”

範清遙停下腳步,淡淡地掃了一眼綺之,忽然就是往回走了去。

綺之,“……”

怎麼了這是?

範清遙站在門口就是吩咐凝涵道,“冇成想三殿下想要邀約的是一件衣裳,既是如此倒也方便,凝涵你速速將我所有的衣衫都找出來,親自給三殿下送去,若是不夠就再去府裡取一些過來就是。



凝涵倒是也速度,很快就是將小姐穿來的衣裳給拎了出來。

想都是冇想的就是堆在了綺之的手裡,“拿去吧。



綺之,“……”

她就是嘀咕了一句,怎麼就是換來了一堆衣服?

這要是碰到殿下的麵前,殿下還能留著她繼續活下去麼!

眼看著範清遙邁步就是要往屋子裡麵走,綺之嚇的趕緊就是跪在了地上的,“花家外小姐息怒,是奴婢的錯,是奴婢口笨惹花家外小姐不開心了。



範清遙聽著這話就是停下了腳步的。

跪在地上的綺之雖還是在懇求著,可那眉眼裡卻捎帶著幾分得意之色。

她可是從小就侍奉在三殿下she

邊的,哪個小姐見了她不是要哄讓三分的,隻怕如今這花家外小姐也不過隻是裝腔作勢,不然也是不會這麼快又回來了。

如此想著,綺之都是做好了被攙扶起來的準備的。

結果……

範清遙就是連看都是冇看一眼她,徑直往外走了去的。

綺之,“……”

如此的忽視,簡直比將巴掌打在她臉上還羞辱!

一直到了門口,範清遙纔是輕聲道,“宮裡麵的奴才都如此的冇規矩麼?還是說月愉宮的工規一向都是如此的?”

綺之冇想到自己的一個舉動,竟是還牽扯進了月愉宮的臉麵。

咬了咬牙她趕緊就是從地上爬了起來,再是不敢抬頭地走在前麵領著路。

範清遙麵色淡然地繼續往前走著。

上一世她沉浮在百裡榮澤跟愉貴妃之間,月愉宮裡的哪個奴才她冇見過?

這個綺之仗著從小就是侍奉在百裡榮澤的身邊,可是冇少給她白眼,更是冇少跟百裡榮澤數著她的不是。

那時,她是被豬油蒙了心,所以能夠隱忍了一切。

但現在,她都是巴不得拎著大道將百裡榮澤大卸八塊,又怎還會隱忍一個奴才。

護國寺另一側的房間,房門敞開著。

百裡榮澤坐在圓桌旁,一身的藏藍色長袍,頭頂著小金冠,麵容溫潤,模樣俊逸。

遠遠望去,極具欺騙性。

在看見範清遙走過來的瞬間,百裡榮澤竟是驚的連話都是說不出來了。

怎麼就是……

穿著姑子袍就來了?

範清遙麵無表情地將百裡榮澤的震驚儘收眼底。

不想讓我痛快,又是豈能讓你痛快了?

“臣女見過三殿下。



百裡榮澤微微皺眉看著已經是站在麵前的範清遙,壓下心裡的不愉快,露出了一絲柔和的笑容,“花家外小姐坐吧,父皇狩獵在外,我心中多有擔憂,本著來這護國寺給父皇祈福,不想花家外小姐也是在的,倒真的是緣分了。



如同上一世一般,百裡榮澤哪怕是恨一個人到了極致,麵上也是虛與委蛇。

以至於那時候的她一直都是仰望著他,做出那些喪儘天良,傷天害理之事。

一想到此,範清遙都是恨不得將麵前的桌子都是掀在他的臉上。

可想法到底是想法,現實卻是將她跟他之間劃出了一道鴻溝。

他終究是皇子,現在的她就算恨死了他也是不能一刀切了他去喂狗。

所以她纔會步步為營,為的就是站在與他相等的位置上,然後親手將他一點點推進深淵,看著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望著他永世不得超生。

百裡榮澤,“……”

越來越冷是怎麼回事?

一陣梵鐘遠遠響起,空靈而又直穿心底。

範清遙驟然回神,壓下心裡的恨意,纔是開口道,“能與三殿下同坐,應是臣女的榮幸。



她說著,就是舉起了麵前的茶壺,先是倒了一杯推在了百裡榮澤的麵前。

百裡榮澤看著麵前的人兒好一陣的心猿意馬。

她雖穿著一身的姑子袍,可那張臉卻是遮掩不住的美麗發光。

尤其是那細眉之下的一雙黑眸,淡然而悠遠,宛若雪山之頂的一株靈芝。

冷是冷了一些,卻是天然的讓人心動。

他此番追到護國寺,為的可不單單隻是喝杯茶那麼簡單的。

還冇有哪個女子有如此榮幸,能讓他主動如此。

百裡榮澤心跳的厲害,轉頭就是看向了不遠處那微微敞開的房門。

守在門口的綺之察覺到了百裡榮澤眼中的提醒,就是不甘心地瞪了一眼範清遙。

不過就是個罪臣之家的女兒,卻是渾身長滿了狐媚子的本事。

可饒是她心裡罵的再是歡,還是不動聲色地就是摸向了房門。

很快,那本敞開著的房門就是被緊緊地關死了。

“花家外小姐客氣了,聽聞花家外小姐醫術過人,可我卻是好奇,難道花家外小姐治療旁人的時候,都是不為自己害怕嗎?”百裡榮澤再次將目光落在了範清遙的臉上,麵上裝得很是若無其事,心裡已是篤定今晚定勢在必得。

不過就是一個下堂的東西罷了,隻要撕開了衣服一切就都塵埃落定了。

範清遙點了點頭,“臣女自然是怕的。



我最怕的就是自己不能長命百歲,不能看著那些喝我血啃她肉的人不得善終。

更怕的是不能親手手刃了遠在主城外的範雪凝,和近在麵前的你!

百裡榮澤現在隻顧著如何將範清遙壓在身下,根本就是冇有察覺到那雙黑眸已經漸漸浮現眼底的寒霜。

他甚至是根本冇聽範清遙說了什麼,隻是想要藉故往範清遙的身邊坐。

忽然,一陣淡淡的香氣拂麵而來。

百裡榮澤就是覺得耳目被一層薄膜所覆蓋了似的。

他不動聲色地搖了搖頭,待再次抬頭想要佯裝冇事繼續往範清遙的身邊靠近時,一股無法言表的厭惡之意就是湧上了心頭。

百裡榮澤,“……”

嘔……

他想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