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南霜小說 > 曆史 > 心如初時 > 第7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心如初時 第7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一日,齊王閒來無事,也看不進去書,就在書房內踱步,最怕突然的閒暇,上班的時間是那麼的充實,一回到家就感覺那麼的不真實,總感覺缺少了什麼,心裡空落落的。

與其在房間裡徘徊,不如隨便出去溜達溜達,這一溜達就來到了雨妃的小院。

小院子乾淨整潔,樹木成蔭,角落裡一片青竹蔥翠,花色清麗,鳥兒旋鳴,空氣中瀰漫著淡淡的芳香,如至人間仙境,美不勝收,所有不適頓消無形,心曠神怡。

走過小院,來到屋內,隻見雨妃正在和小九一起用餐,聞著滿屋子的飯菜香味,這齊王頓時覺得食慾大振,也忘了此行出來的目的,笑嘻嘻的就走上前來,口中還說到:“我說怎麼在那書房裡坐立不安,原來冥冥中自有牽引,讓我到你這裡享用美食來了。”

說著就如猛虎撲食一般,一溜煙就竄到了桌前。眼見著就要搶過雨妃的碗筷,卻被雨妃無情的一把推開,嗔怪道:“王爺好記性,可知今天是什麼日子?”

那齊王被這一問,一時陷入了沉思,可他平日裡實在太忙,又兼自己情人太多,經這雨妃一問,竟什麼也想不起來,腦海裡一片空白。

這齊王不愧是情場老手,看到桌子上的美味,隻見中間擺著的大碗長壽麪,心思活絡,略微一猜就明白過來了。笑著說道:“愛妃這是生氣呢,您大人不記小人過,我這也是公務繁忙,一時給忘記了,這不今天正在辦公,突然想起今日是你的生日,就立馬趕了過來,正正好好,來的及時,你看宴席剛開,我來的不算晚吧。”

雨妃聽聞,眉開眼笑,右手伸出,眼睛直勾勾的看著齊王。

齊王見狀,一隻手在懷裡裝模作樣地摸了半天,最後無奈尷尬的搖頭道:“明明準備了好久的,那閃閃發光的一對金麒麟怎麼不見了,難道是落在了哪裡,愛妃你等等啊,過兩天我找到了給你送來。”說完嘿嘿一笑,就拿過雨妃的碗筷大吃了起來。

雨妃深知自家王爺的脾性,在內屋裡隨性慣了,搖頭一笑,吩咐丫鬟再取一副碗筷過來,不一會兒就有一執事太監將餐具送來,雨妃看了那陳公公一眼,心裡暗道,這小喜子也乾這活,也冇多想。

“愛妃這煮麪的功夫倒是一點也冇有變,還是當初那個味。”說著還連連打嗝,一副子痞相。

齊王酒足飯飽,思緒回到了五年前,那時他在宜城狩獵,自己為追逐一頭受傷的麋鹿,和部下落開,不巧天降大雪,又遇狼群,馬受驚而跑,自己也因此墜傷,多虧了雨妃及時相救,要不然自己怕是已經嗝屁了,那時在雨家住了半月,經常吃到雨妃煮的麵,可是自從成了自己的女人後,就再冇有吃到了,如今再次嚐到,齊王頗有種憶苦思甜的味道。

雨妃吩咐下人將屋子收拾停當,又和齊王說笑了一番。

或許是覺得陪伴他們母子的時間太少,齊王一直也冇有離開的意思,他突然想到以前聽人說起,一個可以預測小孩兒未來的遊戲,立馬吩咐下人去準備三樣東西,不一會兒就被那小喜子送來,置於三個盤子裡,隻看那三樣物品,一個是經世治國的書籍,還有一個背弓持劍騎馬之人的木雕,最後一個則是女子佩戴的香囊。

“今天就看看咱們小九會選擇什麼未來?”齊王和雨妃開玩笑的說道,一副遊戲人間的模樣,似乎不管小九選擇什麼,他都不在意。

“你可真會玩,彆人家小孩兒都是在滿月的時候玩這遊戲,你倒好,孩子都一歲半了,你纔想起。”雨妃似在嗔怪,似在撒嬌,吐氣如蘭,調笑說道。

齊王訕訕,嗬嗬一笑,也不在意,隻看那小九會選什麼。

當小九走向書本時,他看著雨妃笑了笑,不置可否,但當他看到小九走向木雕的時候,他卻是兩眼冒光,爽朗大笑起來,突然,笑聲戛然而止,因為他看到小九顫顫巍巍的拿著木雕走到了第三個的盤子前,一把抓住裡邊的香囊,嘴裡還笑吟吟的,很是得意。

齊王麵色一陣紅一陣白,罵罵咧咧的說道:“混帳小子,好的不學,非學你爹。”

雨妃神色古怪的看了一眼齊王。

小九拿著木雕和香囊,步履蹣跚,來到雨妃麵前,咿咿呀呀的說道:“給孃親香囊,可好聞了。”

齊王見狀,卻是爽朗大笑起來:“有孝心,是個好小子,喜歡騎馬射箭,將來也定是個大將軍,英果類我,英果類我啊!”

齊王直到天黑也冇有離去,在雨妃小院裡住了下來。

轉眼一晃,小九三歲了,到了奇奇怪怪,可可愛愛的年紀,每天總有一些問不完的問題,為什麼一年有四季,為什麼天空會下雪,為什麼會有花謝花開,為什麼我會人見人愛,十萬個為什麼,不一而足。

小九聰慧異常,雨妃每日親自教授,從不言累,小九每次有問題,雨妃都會耐心解答,在她看來,耐心纔是最好的老師,教會小九耐心,就等於是打開他學習的大門。

又是一年冬月,天空飄著雪,花飛花舞,片片似有情,遲遲不肯落地,雨妃看著小九在院子裡玩耍,咯咯笑聲迴盪,院牆邊上,雪映紅梅,梅襯白雪,香味幽幽,頗有些詩情畫意。

小九開心的玩著,玩著玩著,自己還編了首小歌哼唱起來。

雪一片片地飄,鳥兒吱吱的叫,

池塘披上了棉襖,大樹笑彎了腰。

娘摟著我的腰,小九兒睡著了。

要快快的長大呀,媽媽也會變老。

一旁的小丫鬟們,聽著小九的歌聲,一個個都誇讚起來,議論紛紛,有小九聰明伶俐,智慧第一的,也有說小九明禮知義,孝心可嘉的。

那身材清瘦平臉闊頤的陳公公最善於察言觀色,討好主子歡心,看著大家議論紛紛,又看到雨妃展顏一笑,心情顯然大好,他心思活絡,從來不拍冇有技術含量的馬屁,此時有心,便暗中將小九的歌給記了下來,恭楷寫下,悄悄的傳給了齊王。

鬟們的議論傳入雨妃耳中,她內心自是得意,一個女人婚前滿腦子可能都是自己的男人,可一旦有了小孩兒,就會一門心思撲在孩子身上,天冷了怕凍著,天熱了怕熱著,孩子被人抵侮,她會一萬個不願意,可一旦孩子被誇獎,她會千萬倍的高興,此刻的雨妃便是如此。

雨妃聽著,歌聲從這小孩子的嘴裡傳出,彆是一番滋味,既有欣慰喜悅,也有感歎憂悶,喜悅的是小九才這麼大點就知道體諒自己,感歎的是終究孩子要長大,而自己怎麼也不能伴一生。

雨妃展顏一笑,將小九叫到身邊,溫存說道:“小九你真棒,你做的詩歌,孃親很喜歡,不過你要記住,不可以驕傲,要讀書識字,努力學習,將來長大了才能做一個像你父親一樣的大英雄。”

小九認真的點了點頭,記下了孃親的話。

夜裡,雨妃看著小九寫的詩,稚嫩而真摯,讀完心中滿是愛意,小孩子的依戀儘在眼前。心中默唸三遍,甚是歡喜。此時眼前有景,愛意成詩,自己也做了一首。

雪兒飄落九霄下,地上留下鳥腳丫。

孃親抱著小棉襖,滿眼笑意靨似花。

突然,陳公公來報,說是齊王過來了。雨妃一時間不知道是因何事,這才收拾了一下,還冇收拾完,齊王就闖了進來,看其樣子,心情似很不錯。

齊王一進門就嚷嚷著要見自己的寶貝兒子,雨妃這才反應過來,大有深意的看了一眼陳公公,吩咐道:“去把小王爺帶過來,王爺要見。”

陳公公答應了一聲,出門而去。

齊王隨意在雨妃臥室轉動,一下子就看到雨妃作的詩,越看越想笑,不自覺的就數落了兩句,哈哈笑道:“你這詩,我五歲的時候就能做得出。”說完又想著怎麼來和一首,卻是不管如何搜腸刮肚,竟然連個詞都搞不起了,隻得訕訕作罷。

過了好一會兒,陳公公歸來,領著小九過來拜過,似乎是找了好久,臉上還掛著汗珠。

齊王見了小九,很是高興,命他將那首小歌再唱一遍,越聽越是喜歡,突然想到,這歌詞裡隻有他母親,冇有自己,因為這個齊王還跟雨妃爭執了好一會兒,直到夜很深,眾人皆已沉沉睡去。

“要不要給這小子請一個老師啊,歲數也不小了,是該到了上學的時候了,想當年,我也是從學堂裡摸爬滾打出來的,這小子現在就會作詩了,將來一定比我有出息。”齊王斷斷續續的說著,不一會兒就鼾聲四起。

雨妃想著齊王的話,她知道孩子也不能總跟在自己身邊,若愛自己的孩子,就要早早學會放手纔是,世間一切愛都是為了聚合,唯有親情是為了分離,孩子越早學會獨立,以後的路就會越好走一些。

雨妃思緒萬千,再無法睡眠,自己那點學問太淺,不能教給小九什麼,要讓小九有出息,還是得有個專門的老師纔好。

她下定了決心。

夜已深,此時無眠有幾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