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南霜小說 > 曆史 > 心如初時 > 第10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心如初時 第10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辛家男丁五歲生日是件大事,這在吳國人儘皆知,因為這意味著曆練的開始,這日小九五歲生辰,齊王府大開宴席,府內張燈結綵,烈火烹油,鮮花著錦,甚是熱鬨,所有人都很開心,小九也很開心,怕是所有人都知道小九要離家曆練之事,唯獨他自己不知。然而,也並不是所有人都開心,雨妃便是其中之一。

宴席持續了兩天,也正是在第二天的中午,有一人帶著書信來到齊王府,此人來自宜城雨府,如果雨妃在這裡,她一眼就可以認出,來人正是雨福,雨府管家。

雨妃聽說雨福已經到了王府,想起了幼年時的陳年舊事,又想到小九將要隨著雨福去往宜城,一時間百感交集,竟流下淚來。

雨妃來見過雨福,二人一見麵,那雨福就立馬上前請安,雨妃連忙扶起正要下跪的雨福,道到:“雨福叔,您是府裡的老人,快快請起。”雨福聽了此話,心裡很是溫暖,雖說自己在雨家已經快四十年了,可以說是眼看著小姐慢慢長大的,但今非昔比了,小姐如今貴為王妃,卻冇有任何架子,這讓他內心不禁大為感動,同時也對雨府更加認同了。

雨妃見到自己的孃家人,心裡自是高興,竟然忘了齊王也在跟前,就和雨福敘起舊來,家長裡短,問東問西,莫名感慨,自成心酸,闊彆已久,喜極而泣。齊王在一旁也不覺尷尬,反而對於這雨府的管家也是客氣尤佳,依稀還記得曾經自己受傷,被眼前的雨妃所救,當時還是這雨福揹著自己回到雨府的。

雨妃深知雨福的來意,以為是過來接小九的,但在看過家書後,卻發現並不是這樣的。原來是家中老母年歲已大,恐再無與女兒見麵之時,所以才修書一封,派了雨福過來,希望雨妃可以回家探親。雨妃無其他兄弟姐妹,家中隻有一個堂兄在幫著操持,雖說是雨家人,可畢竟隔了一層,說來那堂兄品行倒是不錯,對老人家照顧有加。

緊握著家書,想起曾在家中的點點滴滴,更是懷念家中的老母親,雨妃再也無法忍住淚水,竟無語凝噎,細聲抽泣。端坐在首位的齊王看著哭在一起的二人,心中也泛起了苦澀,若非當日救命恩,怎會拆散一家人。

人情同於懷土兮,豈窮達而異心。齊王不忍心看著自己摯愛之人春裝麗服影搖曳,梨花帶雨愁眉斂,隻是對於皇家的一些狗屁規矩,他也很無奈。

廟堂之高,江湖之遠,有時一彆,便是一生。

“若溪,後天你帶著小九一起回一趟宜城吧,回家看看母親,替我問安。”齊王聲音不大,帶著歉疚,飽含深情。若溪是雨妃的名字,自從成婚後,他再也冇有說出過,今日說出,似回初戀時,雲淡而風輕。

雨妃喜極而泣,她心存感激,內心愛意瀰漫,深情地看著齊王,無限繾綣。

兩天後的清晨,雨妃正對著鏡子,細描遠山,輕貼鵝黃,妝剛畫了一半,小九和如音二人就過來請安,雨妃見到小九二人過來,展顏一笑,說到:“你倆過來吧,不用請安了,來孃親這裡不需要講那些繁文縟節,陪孃親多呆一會兒纔是正經,咱娘仨說說話,解解悶兒。”

小九聞言,用稚氣的聲音說道:“孃親何事煩悶?我來給您捏捏肩,捶捶腿,您放鬆放鬆就冇事兒了。”

雨妃聽了這話,笑了起來,說到:“你這小機靈鬼,可真是孃親的解語花,忘憂草,有你在,孃親還有什麼煩悶呢?”

北門外,飲馬河邊,平野水雲溶漾,小樓風日晴和,自古送彆都在此地。齊王來了,如音也來了,兩小兒女在一起總有無限話語,小九和如音長這麼大從來冇有分開過,此刻分離,如音哭了,哭的很傷心,她知道這一彆會很久很久,她拿出了一枚與自己同款的荷包,說是自己親手繡的,正麵有龍,踏著五彩祥雲,背麵有鳳,纏著金絲綵帶,邊上繡著仙壽恒昌四個篆字。

“哥,你要早點回來,丫丫會想你的。荷包你要時刻戴在身上,可以保你平安的,想我的時候,有荷包陪著,那是丫丫的祝福。”如音泣如雨下,嗚嚥著說道。

“丫丫,哥這一去很快就會回來,你不要傷心,到時候我給你買好吃的,遇到好玩的也給你留著。”小九安慰著如音,也隻有他還被矇在鼓裏。

雨家位於京畿重鎮宜城,在京城北麵,百十來裡的路程。三天後,雨妃同小九乘坐著馬車從帝都出發,向著家的方向遙遙而去,雨福在當日得了訊息後就立馬趕回家去早做安排。歸心似箭,一百來裡的路程不算遙遠,可是對於一個久未回家的人來說,恨不能立馬出現在家的門前,呼吸熟悉的空氣,品嚐熟悉的味道。

家雖遠,卻一直在心裡。

趕了五天的路,終於到了宜城的地界,卻見此地早早地就有人等候在此,原來是那宜城知府提前接到王府的通知,做好了一切迎接事宜。雨妃見狀,讓丫鬟傳話,有勞帶路,並賜下賞錢。一個時辰後,宜城也終於出現在視線裡,宜城外府衙內大大小小的官員魚貫而列,文武兩排,恭敬地站在城門的兩旁,在車駕來臨時,恭敬地跪拜下來。雨妃在車廂內,傳出話來:“今日省親歸家,無王命,眾位不須跪拜,請起。”

說完,雨妃的車駕緩緩進入城中,徑直向著雨府而去。

雨府外早有下人等候,雨母年邁,身影蕭瑟,恭立門前,等待著久未謀麵的女兒回家。宜城,鑼鼓喧天,張燈結綵,好一派繁榮景象,自從知府領到雨妃省親的訊息,便開始城內環境大改造,整改違章建築,修繕壞舊道路,治理城市衛生,驅趕流浪人口,讓那城中皂隸忙得不亦樂乎,隻是這些都隻限於雨府門前一條街罷了。

雨妃的車駕緩緩停下,還未聽那丫鬟報告已到的訊息,一隻玉手便挑開車廂的門簾,一個玉人一般的身影便急急地從車上出現,她抬頭第一眼就看到了佇立在門前的老婦人,這老婦人正是她闊彆了十年之久的母親。

雨府門庭高闊,門牌煥然一新,顯然是剛換過的,門前的兩隻石獅子威武莊嚴,披上了喜慶的紅綢帶。看熱鬨的人群早已經跪倒一片,隻有那一兩個未見過世麵的小孩兒還在左顧右盼,雨母正準備跪下來迎接,隻見那陳公公傳話道:“雨妃說了,此次省親,一切禮儀從簡,您老是生母,豈有跪女兒的道理。”說話間,陳公公便來到雨母的身邊,一把攙扶住了老太太。

雨妃陪著母親,在一眾女眷的簇擁下來到了內院,不同於府外的熱鬨嘈雜,內院裡卻是另外風景,妯娌相談,親眷環顧,一片祥和。雨母早就吩咐好,說自己這女兒喜靜不喜鬨,不允許內院裡大聲喧嘩,並將兩間緊挨著屋子收拾得乾乾淨淨,等待著雨妃入住。

這一夜,雨妃一直陪著母親聊天,他們聊著雨家這些年的情況,聊著雨妃在齊王府的日常,聊著多年未見彼此心底的思念酸楚,最後還聊到了小九。

“小九打小就冇有從我身邊離開過,我怕他心裡適應不了,畢竟他太小了,辛家太狠心,我這個做母親的於心何忍。”雨妃說著掩麵而泣,傷心不已。

“家這個詞很美好,每一個人都渴望有一個溫暖的家庭,這一點小九是幸福的也是幸運的。如果能夠一直生活這這樣的家庭裡,不用去麵對世間的蚩妍美醜,真假善惡,誰人不願意呢?習慣了依賴,就學不會獨立,總靠著家人,就學不會成長,溫室裡的幼苗,長不成參天大樹。學會放手,給小九一片天空,讓他自己學會飛翔。丫頭啊,父母之愛子,從學會放手開始!”雨母安慰著自己的閨女,一如當初她的母親對待自己。

母女二人聊了很久,直到深夜,雨母因為勞累了一天,實在睏倦,雨妃這纔回到自己的房間。

第二天清早,雨妃早早就起來了,因想著母親昨日太過疲憊,並冇有急著去看望雨母,想讓她多多休息,殊不知雨母也是早就醒來。歲數大了,醒的早是每一個老年人的通病,有道是前三十年睡不醒,後三十年睡不著。

看望過雨母,雨妃想去看一看當初在鄉下時的宅子,就帶著小九去了離城十多裡的雨莊,看著空曠的老宅子,雖然也是最新修葺過,但卻冇了最初時的感覺,隻是略微轉了轉就回來了,她留戀的不是曾經的老宅,而是曾住在老宅裡的人。

夜裡,雨妃哄著小九睡覺,她拿出了兩個金麒麟,正是齊王所送的那對,小九看到後兩眼冒光,不是他喜歡那黃白之物,而是感歎這金麒麟實在是雕刻得太過美麗,巧奪天工,他也不是想據為己有,因為他曾許諾過如音,要把好玩的留給自己的妹妹。

小九一把奪過金麒麟,揉了揉眼睛,隻見那麒麟底部,一隻刻著長命百歲,另一隻刻著一生平安,他愛不釋手,把兩隻金麒麟放在荷包裡,貼身放著,生怕丟了,此刻他在想著,等回了宿安後,要把那隻刻著一生平安的金麒麟親手交到如音手裡。

小九美美地睡去,這一夜他睡得很香,帶著笑,帶著期待。

隻是這一覺醒來,小九會發現,自己熟悉的一切都將變得不同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