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南霜小說 > 曆史 > 心如初時 > 第1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心如初時 第1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流雲城,吳國邊境上一座邊陲縣城,與燕國接壤,平日裡,是對燕國開放的通商口岸之一,雖然地處邊遠,卻也很是繁華,人口不多,卻也是參差十萬人家,百姓安居樂業,商業繁華,一派寧靜祥和氣象。

隻是這一切在十天前變得不同了!

“燕國欺人太甚,竟公然撕毀和平條約,攻我流雲城,殺我將士,屠戮無辜百姓,姦淫擄掠無惡不作,是可忍,孰不可忍!”吳帝辛炎咆哮著,他已經出離了憤怒。“傳辛鉞,李瀚,趙誌立馬進宮。”

訊息傍晚時才傳入宮中,吳帝便立馬叫來了辛鉞等三人。這辛鉞排行老四,是吳帝辛炎的胞弟,自幼習武,曾在行伍中待過,帶過兵,立過功,如今被封為齊王,任職總理大臣。李瀚,字驥才,是一個鬚髮花白的老頭,完全的一個文臣,因家族恩澤被推薦做官,又因家族勢大且能力突出,才做了宰相。趙誌卻是行伍出身,一個武將退休,做了兵部尚書。

辛鉞是剛下班,正在回家的路上被快馬加鞭的太監給追回來了,三人幾乎是同一時間來到了上書房,剛一碰頭,三人也是你看著我,我看著你,也不知道出了什麼事,麵麵相覷,忐忑不安。要說這三人不愧是混跡官場多年的老手,人老成精,一個個狡猾如狐,通過一些蛛絲馬跡就可以以偏概全。在看到彼此的瞬間,就在心裡達成了共識——出大事了,有戰事!

“剛傳來的訊息,你們看一下。”說著將奏摺遞了過去。辛炎盯著眼前的地圖,瞄了一眼對麵的三人,一言不發,等著他們傳閱。

“陛下可是已經有了注意。”宰相李瀚問道。

“你怎麼看?”吳帝冇有回答李瀚,而是看向了辛鉞。

要說這辛鉞不愧是吳帝一母同胞的弟弟,他是這三人中最瞭解吳帝的,他一眼看出了吳帝的想法,隻是這話卻不能說。辛鉞連忙低下了頭,以掩蓋眼中的複雜,腦子卻飛快的運轉,想要找到化解的辦法。突然他彷彿想到了什麼,猛的抬起了頭。

“陛下何必捨近求遠,要說最瞭解這邊境形勢之人,非劉武莫屬,他長年鎮守邊疆,對燕軍瞭如指掌,陛下何不召他前來,想必他定有對策。”辛鉞接著說道:“鎮遠大將軍劉武兩月前剛從寒山城歸來,在家養傷,現在應無大礙,有他在,定能想出萬全之策。”

“這劉武好歹也是和你一起交過命的,曾經還救過你,你也好意思將皮球踢給他。”吳帝心裡暗道,還不忘颳了那辛鉞一眼。這一眼卻是看得辛鉞心驚不已。

“傳旨,召劉武覲見。”

“說說你的看法。”吳帝看向趙誌,已不抱任何希望。

“邊境戰起,燕國欺人太甚!臣願請兵二十萬,驅逐韃虜,恢複河山。”趙誌信誓旦旦的樣子,顯得極為真誠,為了表示自己視死如歸的英雄氣概,還猛猛地在胸口拍了兩下。

吳帝不置可否,他在等劉武的到來。

“微臣叩見陛下,不知陛下召臣前來,是發生了什麼大事嗎?”劉武性格直爽,喜歡開門見山直來直去,他急匆匆而來,臉上還流著汗。在看到辛鉞等人後,也是心裡一驚,他已經猜出了大概。

劉武看過奏摺,心思飛快的運轉,他是最瞭解吳**力之人,當年一戰慘敗,賠錢割地,簽訂不平等條約,甚至於將漢金兩州劃給了夏朝,以建立一個戰略緩衝地帶,此事發生在吳國新立時,前後還不到二十年時間,如今這燕國捲土重來,這流雲城還算不得一道開胃菜,後麵恐怕還會有更大的動作。

“微臣以為,此戰必打。今敵強我弱,戰也不是,和也不是。若和,低聲下氣,少不得賠款割地,簽訂更多不平等條約;若戰,幾乎無贏的可能,戰敗的後果,也會更加難以承受。但不戰而求和,苟且一時,長遠必危,戰雖會敗,卻有一線生機。為今之計,隻有以戰促和,用一戰換未來五年十年,甚至更長的生存空間。”

“你們都退下吧,驥才留一下。”吳帝聽了三人的對策後,隻是略微陷入了思緒後,就向著三人一揮手。

吳帝起身來到爐火旁,攏了攏爐子裡的炭,火苗高漲,不停有火星飄起又化成了灰。

“驥才,你今年七十有三了吧,人生七十古來稀啊,我可能就不能活得像你一樣高壽了。這兩年,朕這身體已是每況愈下,尤其是寒冷冬季,總是做夢盜汗,又長失眠,怕命不長矣!”

聽了吳帝的話,這李瀚也是感慨萬千,痛哭流涕,連忙跪下,哭喊道:“陛下春秋鼎盛,年富力強,一定可以帶著吳國興盛崛起,建立不世之功,留取丹心照汗青!萬請陛下不要說泄氣話,請陛下保重龍體啊!”

“朕這身體,自己知道。驥才啊,燕國來犯,戰和兩難,誠如劉國公所言,戰勝的可能性不大,但朕不願做一個縮頭皇帝,朕欲傾全國之力,用一戰換我吳國未來十年的和平環境。驥才,你一直主張和談,但這一次,希望你能夠支援朕。朕不希望在有生之年,看到吳國繼續苟且軟弱下去。”

“你下去吧,朕要歇一歇了。”

長安街上,冬月飄雪,地麵上一層潔白,夜如晝。

正當齊王的轎子路過一個漆黑的巷子時,突然從陰影裡竄出十幾個持刀的蒙麪人,片刻間就和侍衛們交戰在一起。終究是寡不敵眾,又毫無防備,齊王手下轉眼間就被滅殺殆儘,僅剩那武藝高超的領隊一人,此時還在廝殺,拚死護住齊王。那齊王也好不到哪去,滿身衣袍儘是血汙,肉眼可見的傷口就不下三處,鮮血還不斷的從衣袖上滲出。

此誠危急存亡之秋也,生死存亡,命懸一線,然而興是上天眷顧,也該這齊王命不該絕。

“宵禁子時,夜已三更。”悠悠的聲音從轉彎處傳來,

轉了一道彎,就遠遠地一打更人搖搖晃晃地走來。這個距離不遠,兩下這一對望就看清了彼此,要說這打更人雖然喝了點小酒,膽子卻是上來了,看到這血腥一幕,立即猛打手中的銅鑼,鑼聲四起立馬就引來了巡邏的官兵,蒙麪人見狀,見大勢已去,隻好分散逃離,這才讓齊王躲過一劫,隻是還冇等那巡邏的士兵臨近,這齊王就已經昏了過去,一頭栽到了血泊中。再醒來時已是第二天的黃昏。

齊王手指微微動了一下,這一幕被細心地齊王妃看到,她立馬來到床邊,輕聲呼喚。眼皮輕顫,費力地睜開了一條線,迷糊了好一陣,纔看清自己此時已回到了熟悉的房間。一時間清醒過來,看著滿屋子的婦人丫鬟,一個個似掩麵抽泣,又開心欣喜。

禦醫恭立一旁,叮囑到,王爺重傷剛醒,不宜腥膻,吃些粥米粗飯即可,又說著一些需要注意的話語就悄然退了下來。

王妃按著禦醫之言立馬吩咐下去,不一會兒就有粥飯素食端來,王妃親自喂那齊王服下。

見齊王已無大礙,王妃吩咐眾人都各歸各處,隻留自己一人陪著,說著閒話,神情之中自有擔心與喜悅交織,言詞之中更有恨恨之語,說著定要將那歹人賊子滿門抄斬之類。齊王神思萎靡,聽著聽著就睡著了,細密的呼吸聲在安靜的屋裡響起,夜已經深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