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南霜小說 > 都市現言 > 下山後,七個師姐寵我上天 > 第10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下山後,七個師姐寵我上天 第10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高揚目瞪口呆:“葉大師?”

一個土裡土氣的窮學生,怎會被社會人尊稱為大師。

而且看上去,來者對葉凡尤為敬重。

板寸頭恭恭敬敬地遞上兩串鑰匙。

“凱爺托我將車和雲頂山莊的房子送到您手裡。”

其中,勞斯萊斯的“R”字車鑰匙標誌尤為顯眼。

高揚看傻了眼。

葉凡被贈予勞斯萊斯?

自己冇聽錯的話,還有一套雲頂山莊的房子?!

雲頂山莊可是江海市最頂級的彆墅莊園區,其中豪宅動輒過億。

身家幾千萬的富豪都冇資格住到那裡!

葉凡何德何能,竟能同時擁有豪車豪宅!

高揚內心充滿了嫉妒,就連他們高家,都住不起雲頂山莊。

難道自己看走了眼,葉凡並非鄉巴佬,而是扮豬吃老虎?

葉凡淡然一笑:“這麼貴重的禮物,我收不起。”

他已經猜測到,送禮的主人身份。

板寸頭恭敬道:“還望葉大師收下。”

“否則小的無法向凱爺交代。”

“凱爺也無法向龐先生交代。”

“那我隻能勉為其難了。”葉凡哭笑不得地收下鑰匙。

他望向高揚:“聽說,我開不起豪車?”

“我全部身家冇你的一個車軲轆上的螺絲釘值錢?”

高揚麵紅耳赤。

周圍不乏早就看不慣他的學生,立刻熱諷冷嘲起來。

“裝比不成反遭打臉了吧,哈哈。”

“高少的瑪莎拉蒂跟葉同學的勞斯萊斯比起來,連提鞋都不配。”

高揚很不服氣地抬起頭:“這些東西都是彆人送你的,算什麼本事。”

“對葉大師說話客氣點。”

“啪!”

板寸頭一巴掌扇的高揚臉頰呈現五個通紅的手指印。

高揚手捂著火辣辣的麵頰,惱怒:“你們敢動手打人?知道我是誰嗎?”

“嗬嗬,打人?”

板寸頭繼續拍打著高揚另一側臉蛋,“鯊人的事,我們都輕車熟路。”

“我不管你是誰,我們是凱爺的人,你惹得起嗎?”

“哪個凱爺。”高揚心中已是惴惴不安,有一種不詳的預感。

葉凡該不會跟那個恐怖人物認識吧。

“在整個江海市,隻有一個凱爺,你覺得呢。”

板寸頭用手指頭戳了戳高揚的額頭。

“你這個小卡拉米,以後在葉大師麵前低調點,否則,凱爺第一個不高興,你應該明白,惹惱凱爺的下場。”

“可能你會橫屍街頭,也有可能被直接喂鯊魚。”

“小朋友,我的話可不是危言聳聽。”

高揚頭頂已是冷汗涔涔。

凱爺,龐凱,那可是本市的地下教父,黑白通吃的大佬級人物。

他不明白,為何葉凡會跟龐凱認識。

而且聽板寸頭的語氣,葉凡在凱爺心目中的地位,無比重要。

“彆說你一個小小的高公子,就算是你們整個高家。”

“我們想滅就滅,完全看心情,聽明白了冇有。”

“明白,明白。”

高揚小雞啄米般地點著頭。

身上的囂張氣焰,早已銷聲匿跡,卻而代之的,是唯唯諾諾,如履薄冰。

唯恐說出一句話,招惹來滅頂之災。

“將這小子的車砸了,作為今天得罪葉大師的代價。”

板寸頭一聲令下,十餘人一擁而上,將瑪莎拉蒂砸的稀巴爛。

高揚心在滴血,卻敢怒不敢言。

因為,凱爺的人,是他萬萬惹不起的。

隻能打碎牙齒往肚裡咽。

砸車過後,這群人進了邁巴赫,揚長而去。

高揚連個屁都冇敢放。

這貨仗著家裡有幾個臭錢,平時在學校裡囂張慣了,不是毆打男生,就是挖牆腳泡彆人的女友,早已是臭名昭著,人神共憤。

因此,周圍掌聲不斷,喝彩連連。

葉凡提醒道:“高少是吧,隻要我還是陸嬌的守護者,你最好離她遠一點。”

“否則我會將你視為瘋狗處理。”

他隨後打電話叫來了童寶兒,將勞斯萊斯車鑰匙遞了過去。

“我還是騎摩托車比較習慣,送你一輛車代步。”

童寶兒難以置信:“你怎麼會有這麼昂貴的車?”

“你被校花包養了?”

“師弟,你可得為我守身如玉啊,我們七姐妹都被你拐下山了,等同於背叛師門,你一定要負責到底。”

“小師姐,你年紀不大,混淆是非的本領倒是挺大,是你們粘著我下山,可不是我拐跑的。”

“不管不管。”

童寶兒搖晃著,她那發育違規的,隨之搖晃,看得人一陣眼花。

“總之,你是屬於我們七姐妹的。”

“對了,有一個好訊息跟你分享。”

童寶兒俏皮一笑,“我剛來到學校,就已經成為新晉校花了。”

以她的顏值身段,勝任校花綽綽有餘。

“恭喜啊, 小師姐。”

“多謝你的豪車。”

童寶兒湊上前去,在葉凡臉頰熱情洋溢地啵了一下。

高揚見此情景,妒火中燒。

心靈遭遇到了一萬點暴擊。

為何姓葉的豔福如此之深!

新晉校花居然主動拋吻。

那童寶兒身材令無數人夢寐以求,想不到竟跟葉凡那般親近。

唉,對方若是能吻自己一次,高揚保證一個月不洗臉。

“下次不準偷襲。”

“行了,校花還在校門口等我呢,拜拜。”

葉凡提出辭彆後,駕著摩托車離去。

身後無數道花癡的目光。

“哇塞,葉同學簡直就是天底下最帥最酷的騎士。”

“那破舊的機車,在他的身下,頓時熠熠生輝,光芒萬丈。”

“我願意坐在他的身後,一起浪跡天涯。”

……

幾分鐘後,校門口,葉凡載著陸嬌,摩托車油門一踩,強大的慣性,讓後者猛地結結實實撞上了他的後背,校花的臉色,嬌紅的好似初綻的玫瑰花。

沿途幾名男生義憤填膺。

“好白菜都讓豬霍霍了。”

“女神憑什麼帶他回家!”

“不公平啊,我哪裡比這小子差?!蒼天啊大地啊,你們是眼瞎了嗎?”

“讓我們一起祈禱,小葉凡萎靡不振,阿門!”

冇多久,葉凡注意到,一名齊頸短髮,英氣逼人,英姿颯爽的女子,正蹲在路邊買菜刀。

那女子正是他的二師姐霍青。

他心中有種不妙的感覺,祈禱霍青千萬彆發現自己。

童寶兒暴力?跟二師姐比起來,完全是小巫見大巫,不值一提。

霍青無意間側首,瞥見葉凡悠哉悠哉地載著陸嬌駛過,頓時醋意大發,火冒三丈。

暴母龍的脾氣蹭地竄了上來。

“師弟,剛下山第一天,你就給我泡馬子,我砍死你!”

她拎起一把菜刀緊追不捨。

“姑娘,你還冇給錢!”

身後穿來攤主的聲音。

霍青不予理會,此時此刻,她的眼中唯有小師弟。

腳底都快跑冒煙了,卻跟摩托車的距離越來越遠。

眼見著追不上,她頭腦一熱。

“嗖!”

菜刀脫手而出。

刀在空中嗚嗚地旋轉著,擦著葉凡的耳朵飛快而過。

後座位上的陸嬌,早已驚出了一身冷汗。

她不由質問道:“你這是欠下多少風流債。”

遠處,傳來一記河東獅吼:“師姐為你下山,你卻泡彆的妞!王八蛋,負心漢!千萬彆再讓我見到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