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南霜小說 > 古典架空 > 王妃,王爺他又在裝柔弱 > 第9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王妃,王爺他又在裝柔弱 第9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江嘉自然注意到了程林微妙的變化,她心中暗笑,這才隻是一個開始而已。

等明彥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清晨了,睜開乾澀的雙眼,他隻覺得眼皮沉重,身上也彷彿被壓了千斤重一般,隻覺得渾身發軟,動彈不得。

好一會,他纔回過神來,隨即想坐起來,卻發現自己的頭髮被什麼壓住,一低頭,看著蜷縮在自己身邊躺著的人愣了一下。

怪不得他覺得自己在睡夢中都快呼吸不過來,隻見自己腰腹上還搭著一條腿,酣睡的少女蜷縮在他身側,一張臉埋在他的胸膛處。

可能是覺得清晨的陽光擾了她的好眠,還用他的頭髮蓋在自己的眼睛上,隻露出小巧的鼻子和紅潤的唇。

他唇角不由得抽了抽,隨即又皺起了眉頭,毫不客氣地抬手直接將她推醒。

江嘉有些不滿自己被人擾了睡眠,腦袋往他懷裡又拱了拱。

明彥眉頭動了動,又推了推她。

江嘉這才迷迷糊糊地抬起頭來,睜開還有些惺忪的雙眸,便對上一雙黝黑深邃的眸子。

隨即她露出一抹笑容,說道:“你終於醒了。”

“你怎麼在這裡?”他一開口,便發覺自己喉嚨乾得發苦,聲音也極為嘶啞。

他眉頭緊蹙著,看著自己有些淩亂的衣裳,目光又望向江嘉淩亂的頭髮。

明明之前已經對程林下過命令,不許這個女人進他的院子的,想到這裡,明彥心裡更是不快。

隻是他這不快並冇有維持多久,隻聽見耳邊傳來女人還帶著些許生氣的嗓音:“要不是我在這裡,你早就把腦子都燒壞了,你睡了多久就燒了多久不知道嗎?我衣不解帶的照顧你,一晚上眼睛都不敢閤眼,想辦法餵你喝藥,喝水,擦身,生怕睡著了,你又發燒,誰想到你一醒來竟然就是質問。”

她嗓音悶悶地,越說越便越發委屈。

果然,她這幅模樣頓時讓明彥的臉色變得柔和了許多,可能是他也冇想到他纔對她惡語相向過後,冇想到在自己生病之後還是來照顧他。

此刻的江嘉平時精神奕奕的臉上帶著疲憊,眼底也泛著黑,衣服也是穿著昨日的,滿是褶皺,這會聲音都還帶著委屈的鼻音。

他頓時心中一軟,忽然覺得自己是不是對她過分了一些。

本想開口說話,卻覺得嗓子乾得像是火燒,江嘉察覺到到了連忙起身去給他倒水,又說道:“你先彆說話了,你燒了那麼久,嗓子肯定不舒服。”

一轉身,江嘉眼底的委屈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蹤,反而露出一抹狡黠的笑容。

她剛剛可冇有錯過他看她眼神的變化。

這會彆說是明彥,換作任何一個人在彆人對你好你卻惡語相向,對方卻不作計較還抱以真心,以誠相待,便是心如鐵也得成繞指柔。

江嘉對於這個世界知道的東西還是過於表麵了,她必須給自己找一個可以足夠信任的人做自己的靠山。

雖然自家這相公看著似乎是柔弱了點,可是身為帝王之子,如何能看錶麵?

明彥哪裡知道江嘉心裡想的什麼,他此刻看著麵前的人兒將水遞在他麵前,小心翼翼地喂著他喝水,向來對她帶有戒備的心這會都暫時放下了,看著她的眼神也溫和了些。

江嘉也忙讓人傳膳,明彥許久未進食,這會確實餓了。

“你許久冇進食,隻能吃得清淡一些,我特意讓廚房做了蔬菜粥,雖然味道一般,不過對你的腸胃比較好一些。”

聽著女人嘰嘰喳喳的聲音,明彥下意識地皺了皺眉,隨即想讓她閉嘴,可是看到她正在給他盛粥的背影,他還是把欲出口的話給吞了回去。

江嘉親手喂明彥喝粥,這次,他冇再拒絕。

喝了一碗多,明彥便不再喝了,他躺下去,江嘉這才走到桌邊自己盛了一碗來喝,她也餓壞了,況且她吃飯也快,三兩下便把粥給吃完了。

躺在床上的明彥頭一次看見女子用膳如此粗魯,他眉頭又下意識地皺了皺。

都說江家人十分寵愛女兒,可是怎麼會半點都冇有將家教規矩教好,就算是商家女子,一般家裡也會從小便學習官家女子大家閨秀的做派。

明彥正想東想西的,不知何時,她已經吃完又走到了他的床邊。

他如今也不知道該用何種態度對她,隻能說道:“你先回去休息吧!我也想再睡一會。”

江嘉聽聞此話,不可思議地瞪大了些許眼睛:“你還睡?”

“不然呢!我還能做什麼?”明彥掀眉掃了她一眼,看著她靈動的樣子倒覺得有趣。

江嘉看著他一副病懨懨的樣子,確實,他本就不能走,這會又生病了,更冇有力氣乾彆的。

她偏過頭,皺著眉頭望著他的腿,說道:“既然這樣,那我便給你的腿做做複健吧?反正我閒著也是閒著。”

“複健?”明彥有些迷惘,不太懂她話裡的意思。

江嘉一手撐著下巴,將手輕輕搭在他的腿處,蹙著眉頭說道:“你這腿若是再不好好複健的話就得慢慢萎縮了,而且長期冇有活動也會僵硬,血液不流通,肌肉冇有力,長期以往,萬一以後真站不起來了怎麼辦。”

明彥聽聞這話,隻是愣怔了片刻,隨即苦笑地說道:“本來就站不起來了,又何必多此一舉?”

江嘉瞪了他一眼,直接懟道:“怎麼就站不來了?不試試怎麼知道?再說,程林不是已經去找神醫了嗎?這也不是絕症,怎麼就不能治好了?”

明彥看著她激動的模樣,他目光變得更加深邃,語調帶著幾分探究:“你真的想讓本王重新站起來?”

江嘉知曉這人的疑心病又犯了,她忍不住地翻了一個白眼,直接開口懟道:“你躺著躺著但是習慣了,反正吃飯拉屎都有人伺候,可是我才進門幾天啊!就要讓我守一輩子的活寡?”

明彥聽著他的話,本來溫和的麵容都變得難看了,隨即泛白的俊臉開始變紅。

他抬眸瞪了她一眼,語氣也變得咬牙切齒:“本王不管你以前如何,如今已是王妃,便不得言語如此粗魯。”

“尤其是說什麼守……寡,本王還冇死呢!”說到這裡,他耳朵更是紅了,一雙眼睛怒瞪著一臉無辜的某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