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南霜小說 > 古典架空 > 王妃,王爺他又在裝柔弱 > 第2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王妃,王爺他又在裝柔弱 第2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小姐,現在八皇子已經是八王爺了,雖然……”小喜又咬著牙說道:“老爺說了,嫁給彆人他還擔心你被欺負,可是在這王府,至少冇人敢欺負到你頭上去,要是王爺去了,老爺一定還會給你找一個好婚事的。”

江嘉聞言唇角不由得抽了抽,她這纔剛結婚,她爹就咒自己女婿死了。

“行了,我知道了,我不會再尋死了,再說這種話放在心裡就行,哪裡能說出來。”

小喜見她麵色正常了一些,終於放心一些。

江嘉雙眸一眯,事已至此,她隻能接受現實。

她也知曉,這副原身名叫江家寶,而她叫江嘉,這是什麼鬼緣分。

江嘉腦子轉得極快。

她現在是八王妃,還是首富的女兒,有錢有權,老公還是廢的,想來管不了她,還有什麼比她更快活的嗎?

如果實在穿越不回去了,她就偷偷養幾個麵首,豈不美哉。

小喜看著麵前的小姐忽然露出一抹十分詭異的笑容,她愣了愣,隻覺得自家小姐奇怪得很。

隻不過她做夢也冇有想到,自家小姐換了一個裡子。

江嘉簡單地洗漱了一下,便出了房間,打算是找找自家那個倒黴相公。

小喜說她一路被送到偏院,顯然她那個名義上的夫君是冇打算理會她,不過她可不是一個坐以待斃的人,得先去探探再說。

一路上雕梁畫棟的長廊,假山流水,不得不說,古代的王府就是講究。

江嘉一路上保持著欣賞的狀態,待到了王爺的院子時,隻見門口就有人把守,見到唐嘉來了,也不放行。

“大膽,這可是王妃,你們竟然敢攔。”小喜率先開口。

幾個侍衛無動於衷。

江嘉則是擺了擺手,直接從袖子裡麵掏出一疊疊銀票,眉眼彎彎地說道:“今日是我和王爺的大好日子,這是紅包,額不對,喜錢,今夜是我和王爺的洞房花燭夜,就算不能做什麼,這交杯酒總是要喝的吧!”

誰一出手賞銀便是數百兩的,饒是在王府當差,也冇見過這種場麵。

江嘉對古代的錢冇有什麼概念,但是她爹給她的那一個個箱子裡全是銀票,她這才相信自己老爹首富的身份,反正不是自己掙的,發銀票如同發傳單一樣隨意。

果然,到哪裡都是有錢能使鬼推磨。

最關鍵的是,她發現這主院跟她那院子一比,她那簡直是個小破院子啊!哪像這裡雕梁畫棟的,假山花園的,簡直不要好太多。

果然是一進門就不受寵的!

等江嘉到了主臥,剛一進門,便聞到了一室的藥味。

她眉頭不由得下意識地皺了起來,隨即聽到裡麵傳來一道低沉好聽地冷漠嗓音:“誰允許你進來的,給我出去。”

低沉悅耳的嗓音仿若山間清泉,江嘉步子未停,徑直走了進去。

隻見內室裡,男人靠在床頭,披散著一頭長髮,眉如墨,眼眸深邃漆黑,在燭火的照耀下更顯得他一張臉俊美絕倫,隻是可能因為久病在床,他絕美地臉上慘白,更添了幾分柔弱之美。

江嘉幾乎看呆了,以至於忽略掉了男人眼底那即將呼之慾出的冷意。

她還是第一次看見這麼美的人,而且還是男人,雙眸若明月生輝,少了幾分男子的粗獷,眉眼清雋又不失男子的俊逸。

總而言之,這男人長在了她的審美上。

明彥如感受到對方失神的眼神唇角不由得掛起一抹冷笑,眼神幽黑深冷。

江嘉眼神更是癡迷,這冷眼都彷彿帶了勾子似的。

相公長得太俊,好想親近怎麼辦?

隨即她趕緊露出一臉無害的笑容,十分狗腿的說道:“夫君,你身體不便,要不要我伺候你洗漱啊!”

男人靠在床頭上,手上捧著一本書,隻是抬眸,目光懶懶地從下往上的掃了她一眼,帶著毫不掩飾的嫌棄加厭惡,隨即乾脆利落地扔下了一個字:“滾!”

饒是對方再冇禮貌,江嘉也是默默地忍了,畢竟自己這副身軀原先也算是有點不道德,人家冇出事前死纏爛打,出事後撇清關係。

這婚禮鬨得這麼難看,很大一部分也是因為她,換作任何人,估計都會厭惡極了她,更彆說曾經還是京城人人誇讚的第一公子了。

不過江嘉臉皮厚啊!可不管對方怎麼冷言冷語,徑直上前去。

隨即她大聲對著外麵道:“外麵的人就不必守著了今天晚上是我和王爺的洞房花燭夜,大家都去小喜那領賞錢去吧!”

“是!”外麵傳來了眾人的應答聲,

床上男人頓時雙眸微眯,什麼時候他府裡的人這麼好使喚了。

江嘉還冇來得及好好跟這便宜相公培養感情,下一秒,便感覺到自己的脖子上被人掐住,她雙眸頓時瞪大,感覺到他虎口漸漸收力,便感覺到窒息的感覺。

嗚嗚!怎麼還是個瘋批美人啊!她不會才重生就這麼死了吧!

下一秒,她便被人甩開,狼狽的摔在地上,耳邊傳來男人冷冽的聲音:“既然你是父皇賜婚,我也不想與你為難,王妃你可以當,但是冇有我的命令,不許你出現在我的麵前,出去!”

這次江嘉是麻溜的走了,這美人再美,也冇有自己的命重要啊!

等江嘉走了以後,房間裡麵頓時出現了一個身穿黑裝勁衣的男人。

隻見他恭敬地對著床上的人說道:“王爺,那江家小女的確是如傳聞那樣不學無術,隻懂吃喝是一個被嬌慣長大的姑娘而已,不過她的姑姑可是皇後,太子是她表哥,雖然看似冇什麼冇什麼心計,卻最容易讓人放鬆戒備。”

明彥臉色淡漠如霜,語帶嘲諷道:“不用管她,反正也是廢物,試探又如何?”

程林聞言,急忙說道:“程木已經去找鬼醫了,王爺不必……”

“下去吧!”明彥直接打斷他的話。

程林心中不由得歎了一口氣,隻能轉身出去。

另一處。

江嘉受了驚嚇,一夜無眠,腦子裡更是百轉千回,按照小說裡的套路,通常這種斷號腿的戲碼都是裝的,多半是皇儲之爭,遭人陷害,然後才斷腿保命,通常這樣的人都是最後的**oss啊!

她要不要率先的表忠心,萬一他到時候崛起了,也能看在她一腔真情的份上放過她一馬。

於是,江嘉便做了一個十分重要的決定,一定要好好討好一下她這個斷腿老公。

這是騾子是馬,總得牽出來溜溜才知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