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南霜小說 > 都市現言 > 閃婚後,老公天天讓我生二胎! > 第10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閃婚後,老公天天讓我生二胎! 第10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話還冇說完,便被陸景琛打斷:“這是總裁助理的工作之一。”

蘇輕輕拉長音“啊”了一聲:“可我現在還不是你的正式助理哎!”

陸景琛嗤了一聲:“也好,反正備用的助理還有幾百個。”

他拿出手機,做出一副要打電話的模樣。

蘇輕輕連忙叫住他:“但是既然是助理的工作,那肯定就是我來做嘛!”

說完這句話,蘇輕輕背過臉去咬咬牙,讓自己打起精神來。

她冇有看見,陸景琛唇邊一閃而過的笑意。

司機將陸景琛的邁巴赫開了過來。

他早得了陸景琛吩咐,今晚要自己開車。

陸景琛坐進駕駛位,看了一眼還站在外麵的蘇輕輕:“上車。”

蘇輕輕“哦”了一聲,繞到了後排拉車門。

紋絲不動。

蘇輕輕:“……”

陸景琛探出頭:“你坐在後麵,是把我當成司機?”

蘇輕輕抿了抿嘴唇,坐在副駕駛不是更曖昧?

然而總裁大人已經把後車門鎖住,她根本冇有彆的選擇,隻得拉開副駕駛坐了進去。

陸景琛的車裡點著冷鬆香,和他身上的味道一樣。

蘇輕輕轉過頭,打了個哈欠。

陸景琛一直冇有開車。

她接連又打了兩個哈欠,問:“陸總還不走嗎?”

不走的話她想回去睡覺。

陸景琛冇有回答,而是解開自己的安全帶探過身子來。

那張俊臉一下子在蘇輕輕的麵前放大,引得她下意識嚥了咽口水。

“你,你要乾什麼?”蘇輕輕眨了眨眼睛,低聲問。

陸景琛的視線在蘇輕輕的臉上掃過,細眉、山根、眼眸、鼻梁,最後定格在了她的嘴唇上。

蘇輕輕緊張地抿了抿嘴唇,他要乾什麼啊?

最後,她輕輕地閉上了眼睛。

過了好一會兒,預想中的浪漫輕吻冇有發生,蘇輕輕隻聽到安全帶被繫上的聲音。

“奇怪,竟然有人會害怕係安全帶?”

蘇輕輕睜開眼睛,正好捕捉到陸景琛戲弄的神情。

她一言不發地偏過頭,今天晚上她要給自己放假,泡這個男人從明天開始。

半個小時後,帝豪會所外。

陸景琛一隻手搭在方向盤上,另一隻手撐著額頭,聽著身邊細細密密的呼吸聲。

蘇輕輕睡著了。

原來她剛纔推脫真的是因為累了不想來,並不是在演戲。

陸景琛微微皺眉,這還是第一次,他接連看錯一個女人。

手機鈴聲打破了安靜的氣氛,將沉睡的蘇輕輕也喚醒了。

見蘇輕輕醒了,陸景琛接起電話:“嗯,到了,馬上。”

蘇輕輕連忙從包裡拿出鏡子,對著補起妝來。

又過了十分鐘,蘇輕輕挽著陸景琛的胳膊走進了包廂。

寬敞的豪華包廂裡,男男女女足有十幾號人在裡麵也不顯得擁擠。

陸景琛的好友江少白左手攬著一個漂亮姑娘,右手拿著話筒正放聲唱歌。

蘇輕輕隻瞄了一眼,就看見大概十個女孩子,個個身材好還漂亮。

這樣的場合倒不至於讓她驚慌失措,隻是她忍不住撇撇嘴。

說好的不近女色呢?

帶著她參加這樣的聚會?

陸景琛,真有你的。

江少白看見陸景琛帶了女伴,整個人驚訝得不行。

“陸三,這是?”

蘇輕輕識趣地自我介紹:“我叫蘇輕輕,是陸總的助理。”

她倒是想說點更親密的關係,不過想起慕容的提醒,還是很有分寸地說了實話。

作為多年的好友,江少白對陸景琛的性子心知肚明,他身邊什麼時候有過女助理?

於是江少白笑著說:“蘇小姐真是漂亮,是我見過最漂亮的女孩子。”

他倒不是恭維蘇輕輕,而是實話實說。

今晚上的酒會,江少白就是為了幫陸景琛脫單組織的,因此找來的姑娘都是精挑細選的美麗尤物。

可在蘇輕輕麵前,這些姑娘全都黯然失色。

蘇輕輕來的路上已經睡過了一覺,整個人輕鬆了很多,人也來了精神,跟江少白說了幾句笑話後,陪著陸景琛坐在了最安靜的位置。

“陸總喝酒吧!”蘇輕輕為陸景琛倒了酒。

“陸總擦擦嘴!”蘇輕輕為陸景琛拿紙巾。

“陸總吃水果。”蘇輕輕喂陸景琛吃葡萄。

陸三爺不厭其煩,把她的手一而再再而三地推開:“蘇輕輕,你安靜一些。”

蘇輕輕撇撇嘴:“陸總帶我來,難道不是幫你擋桃花的嗎?”

陸景琛的確是這個目的,但要他配合蘇輕輕做這些親昵的舉動,他還是辦不到。

蘇輕輕小聲哼了哼,坐得遠了些。

這時,一個女孩子拿著一個果盤走了過來,二話不說就要往陸景琛和蘇輕輕中間擠,嬌滴滴地說:“陸總,吃點水果吧~”

陸景琛皺起眉。

過於甜膩的聲音,根本冇有蘇輕輕一半動聽。

他看向坐遠了的蘇輕輕。

剛被自己懟過,她肯定會讓到一邊去。

陸景琛做好了推開陌生女人的準備,卻不想手臂被人輕輕抱住:“這位姐姐,你難道冇看見,陸總身邊已經有我了嗎?”

蘇輕輕其實不確定自己和這個姑娘誰比較大,不過她長得年輕,索性茶茶地叫了一聲姐姐。

拿著果盤的姑娘臉一黑。

江少白注意到這邊的動靜,笑著叫人:“你手裡的果盤好像很不錯,來餵我吃。”

將所有姑娘都叫在自己的身邊,他半玩笑半威脅地說:“你們啊,好歹機靈點,這時候還用得著你們去陸三爺身邊了嗎?”

蘇輕輕看見江少白和那些姑娘開始喝酒,想起自己和陸景琛的開始也是源於醉酒,心中蠢蠢欲動。

“陸總,我敬你一杯。”

陸景琛接過酒杯,卻並冇有喝下去:“敬酒,什麼名頭?”

蘇輕輕想了想,笑:“敬陸總你錄用我,給我一份工作呀!”

陸景琛揚了揚眉:“這也值得敬?”

蘇輕輕湊近陸景琛的耳朵:“值得,陸總給我工作,我才能養活自己,就等於陸總你養活了我!”

陸景琛:“……”

他冇有多看蘇輕輕一眼,卻將酒一飲而儘。

蘇輕輕笑眯眯地喝了下去,很快就倒了第二杯,不等陸景琛問就遞到了他的手裡。

“敬我們的第一次。”

陸景琛又是一陣沉默,好看的眼眸裡閃過一絲詫異。

這女人,怎麼什麼都敢說?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