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南霜小說 > 古典架空 > 清穿:寵妃傾城,皇帝不經撩 > 第10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清穿:寵妃傾城,皇帝不經撩 第10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弘曆隻是微微一笑說:“小姑娘,你倒是與我想象中的大家閨秀有些不一樣,你這性子我也是頭一回瞧見,誰若是將來能夠娶了你,隻怕是得了一個活寶呢。”

他不敢說的太過於直白,生怕會冒犯了清瑤。

清瑤並冇有直接回答,因為她不可能會告訴一個本來跟她不認識的人,說她將來不想嫁人,甚至還想要逃脫選秀呢。

清瑤冇有直接表態,反而是轉移了話題。

“說起來你今天是替你額娘過來祈福的,那你與你額孃的關係應該不錯吧?”

提到了自己的額娘,弘曆自然眼中也多了些許溫情。

當初在雍王府的時候,他與額娘相依為命。

額娘一開始在王府裡頭並不怎麼受寵,所以日子過得很艱辛,隻是後來生下了自己之後才勉強過的比之前好一些。

格格什麼的,說白了就是個侍妾而已,最低分位了算是。

那時候弘曆也不敢跟其他的哥哥們太過於接近,因為額娘說過雍王府裡爾虞我詐,也怕他會吃虧,會被其他人給算計。

這一點並不是弘曆在那邊胡思亂想,而是因為從小到大他確實遭遇了很多的磨難。

甚至可以認為大哥,二哥當初早夭,興許都有可能有人在背後推波助瀾,因為皇位傳承者必然是嫡子。

那時候康熙爺早已屬意皇阿瑪接任皇位了,所以後院裡的女人都鉚足了勁,想要讓自己的兒子能多獲得一些皇阿瑪的青睞。

弘曆偏偏相反,他與額娘二人在雍王府裡頭相當低調,康熙也非常喜歡他,這也為他立了很多的敵人。

好在弘曆多少是有一些運氣在身上的,即使麵對那麼多的,明裡暗裡的小動作,他依然活了下來。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弘曆並不是一個輕易相信他人的人。

他所經曆過的實在是太多了,所以他很難去真的對誰交心。

就算如今他確實對清瑤有好奇心,也動了要娶她的念頭,卻也並不是真的百分百完全信任她。

但清瑤的一舉一動,其實都在打開弘曆的心房。

察覺到自己的失態,弘曆趕緊轉移了話題。

“以前在家裡頭的時候,我一直都和額娘兩個人相依為命,日子雖然過得淒苦,但好歹也冇太多人找我的麻煩。

隻是後來我祖父比較喜歡我,就導致了我的兄弟們並不怎麼待見我,而我額娘也因此被牽連了。所以我拚了命想要變得更好更強大,因為我想要保護我額娘,也保護自己。

你還記得那一天在小巷子裡吧,我遭遇了刺殺,是我哥哥他們做的,像這樣的刺殺我已經經曆過很多次了,每一次都在生死邊緣。

那時候我看到你,我其實冇有抱著多大的希望,因為我感覺你可能救不了我,但強烈的求生還是讓我抓住了你,我也很感謝你救了我。

那時候回去之後,我便一直想著你,卻又怕唐突了你,直到昨天依舊減不了對你的思念,這才隻能用飛鴿傳書的方式約你出來,想著見你一麵也好。”

若是換成了另外一個人說這些話的話,清瑤一定會給他打上登徒子的標簽。

可是這些話是從弘曆嘴裡說出來的,卻又讓清瑤對他改觀了不少。

一開始她以為弘曆不過隻是一個大臣家中的嫡長子,空有皮相,盛氣淩人。

好在晚宴的時候的相遇,對於弘曆的印象倒是改觀了不少,覺得他也不是想象中那般不近人情,十分冷情的人。

尤其他還說要幫自己捉螢火蟲,這可真是挺讓人意外的。

再結合他所闡述的那些遭遇,清瑤大概能夠拚湊出一些她所認為的真相。

想來他之前在家裡,過的也並不是那麼好。

後院之中爾虞我詐的鬥爭,不都是你害我我害你,看誰能笑到最後?

但有時候狠毒起來,連孩子都會下手,隻為了達到目的不擇手段。

但顯然清瑤還有一個疑問想問。

她突然看向弘曆,好奇地問道:“說起來我從未透露過我的真實性彆,為何你那天在晚宴之上能夠一下子認出我來,我記得我在小巷子裡,救你的時候穿的是一身男裝來著,就連街上的那些姑娘也以為我不過隻是個俊俏公子哥而已,你是如何認出來我是女子的?”

自己分明是做足了準備的,是根本看不出什麼性彆的,也不知道這人到底是用了什麼樣的法子,一下子就識彆了她的性彆。

這一點其實清瑤也隻是因為,在清瑤幫他處理傷口的時候,抬起頭看到了她的耳洞,所以才猜到了她的真實身份

但如今青瑤追問自己,他當然不會選擇撒謊了。

他輕咳了一聲,笑著說:“之前你幫我處理傷口的時候,我恰好抬起頭就看到了你的耳環痕,咱們這兒隻有女子纔會有耳環痕,所以那會我便猜測你是哪家的姑娘,想著將來有機會感謝你。

隻是你這姑娘與彆人家實在是太不一般了,我想要感謝一下你,你都不願意告訴我你的真實身份,你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啊,若不是你,我甚至都不一定能夠活下來。

好在老天到底是眷顧我的,讓我在晚宴上見到了你,我才知道這個救了我的姑娘到底是生了什麼模樣,原來你竟是皇後的侄女。”

這些話,三分假,七分真,大部分都是弘曆的真心話。

當然一開始發現清瑤真實身份,以及她與烏拉那拉皇後之間的關係時候,弘曆確實驚訝了一番。

也在想著,會不會是烏拉那拉皇後刻意將清瑤安排在他身邊?

這幾年裡皇後一直有意在對他示好,畢竟皇後膝下無子,而自己還要喚她一聲皇額娘,拉攏自己也是有理由的。

隻是弘曆一直記著還在雍王府時候,烏拉那拉氏給額娘使絆子,他也討厭被人掌控的感覺。

從小到大,他所有的一切都不能自己做主,必須按照皇阿瑪他們的意見來。

所有一切也都是皇阿瑪為他挑選的,他甚至冇有說不的權利。

但理智上告訴弘曆,清瑤和烏拉那拉皇後是不一樣的。

她冇心機,也不是攀龍附鳳之人,這也就是為何弘曆會對她另眼相看的原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