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南霜小說 > 都市現言 > 七零福寶:我全家都是對照組炮灰 > 第9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七零福寶:我全家都是對照組炮灰 第9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男人看她懵懂的模樣,便說道:“要不你帶我去找你媽媽,我當麵問問。”

如果是的話,他就可以不去石橋村了。

從這裡去石橋村還有好一段路呢。

嘒嘒傻乎乎地點著頭,帶著他去找媽媽。

此時秦淑燕和薑晴晴已經不在了,隻剩下裴桑柔和劉嫂子。

看到裴桑柔那張臉,男人隻覺得眼前一亮。

整個遠富公社,他就冇見過比這個女人更好看的了!

等確定之後,男人才把信封遞了過去。

“你的信,要不是這女娃娃,我還得多跑一趟呢。”

裴桑柔難掩吃驚,來到石橋村這麼多年,她從冇收到過信。

“會不會是搞錯了?”她冇敢接。

男人把信拿回來一看,問道:“你叫裴桑柔?”

“是。”

“住在石橋村?”

“是。”

“你們村裡還有第二個裴桑柔?”

劉嫂子笑了笑,“那指定冇有,桑柔,這個肯定是你的。”

石橋村就冇有姓裴的。

裴桑柔訥訥接過信封,看見信封的寄信人,心裡才確定下來。

裴先佑,是她哥哥的名字。

她突然覺得手中的信有些燙手,一時間不敢置信。

“是吧?”男人問了聲。

嘒嘒墊著小腳尖,眼睛往信封上看。

“媽媽,是誰寄給你的呀?”

裴桑柔說道:“是你舅舅。”

嘒嘒哇了一聲,“是舅舅!媽媽,我們快拆開看看吧!”

裴桑柔將信封收起來,“回家再看。”

這裡人多口雜,不方便。

“媽媽不開心嗎?”嘒嘒問道,感到裴桑柔情緒有些不好。

裴桑柔勉強一笑,“不是,這幾年第一次收到你舅舅的來信,媽媽太高興了。”

男人點點頭,“是你家裡的兄弟,那指定冇送錯,我就先回去了。”

劉嫂子見孩子們都玩夠了,便說道:“那我們準備回去吧。”

裴桑柔從冇提起過她孃家的人,現在肯定著急回家看信。

而另一邊,秦淑燕帶著薑晴晴直接去了郵局。

每隔一段時間她們就要來這裡,薑晴晴都駕輕就熟了。

“請問有裴桑柔的信嗎?”

裡麵的人翻找了一會兒,搖搖頭,“冇呢。”

秦淑燕有些失望,“包裹呢?”

“冇有。”

彆說秦淑燕,就連薑晴晴都有些失望。

因為每次隻要有東西,媽媽就會帶她去買好吃的。

“那下次有裴桑柔的包裹或者信,直接放著,不用送,我自己來拿。”

說罷,秦淑燕帶著薑晴晴轉身就走。

和她錯身而過的男人多看了她們兩眼,走上前問道:“藍姐,她們來拿裴桑柔的包裹?”

他剛到門口,就聽到了這個名字。

“嗯,她每隔一段時間就會來,以後裴桑柔的不用送,她自己會拿。”

周海天有些意外。

他可以肯定自己冇送錯信。

“她住哪兒,我下次留意下。”

藍姐隨口說道:“石橋村。”

周海天臉色微變,心思轉動起來。

如果方纔那個女人是代領,可裴桑柔清清楚楚說了,這是她幾年來第一次拿到信封。

這隻能說明,方纔那個女人肯定是冒領!

周海天有些糾結了。

今天是他上班第一天,他不知道自己要不要多管閒事。

要是管了吧,上頭肯定是要問責的,到時候可就直接得罪藍姐了。

他隻是一個臨時工,無端端得罪人不劃算。

想了許久,周海天把事情壓在了心底。

大不了之後多留意一下,給裴桑柔把東西送過去。

……

回到家中,嘒嘒迫不及待想看看信封裡麵的東西,催促著裴桑柔拆開。

馮元春見狀走了過來,“誰的信?”

裴桑柔說道:“我哥的。”

馮元春覺得新奇,這還是這幾年頭一次收到裴桑柔孃家的信。

本來薑召也和裴桑柔結婚,怎麼都應該去她孃家坐坐,可裴桑柔攔著死活不讓。

她一副要和孃家斷絕關係的模樣,偏偏那孃家也是如此,幾年來就冇聯絡過。

“好端端的,怎麼寄信過來了?”

裴桑柔也是不解,拆開信封,從裡麵抽出來兩張大團結。

她直接遞給了馮元春,“媽,你先拿著。”

她原本還在惆悵嘒嘒的學費從哪裡來的,這封信來的倒是及時。

裡麵還有一封信,一如裴先佑的性格,隻有寥寥幾句話。

大致是在說,眼看著嘒嘒也到了上學的時候,這二十塊錢是他作為舅舅的一點心意。

這麼多年都過去了,再大的氣都應該消了,裴先佑想讓裴桑柔回城一趟,如果她不方便,他帶著父母過來也行。

最後,還有三個帶著期盼的字,“望回覆”。

“哇,這是舅舅給嘒嘒上學的錢嗎?”嘒嘒驚呼一聲,小臉揚起燦爛的笑容,蠟黃的臉上神采奕奕。

裴桑柔笑了笑,“是,給嘒嘒上學。等九月開學,嘒嘒就和小花一起上學,好嗎?”

嘒嘒連連點頭。

反正去公社小學上學隻去一上午,中午還能回來吃飯呢。

“媽媽,舅舅對我太好啦,我們給舅舅回個信吧。”

如果可以,嘒嘒甚至想見一見舅舅。

馮元春把錢收起來,繼續做自己的事去了。

裴桑柔回不回信,她不乾涉。

“媽媽不想回信。”裴桑柔低聲說道。

嘒嘒失望地啊了一聲。

“為什麼呀?”

她的小臉垂下來,掩不住的失望。

裴桑柔摸著她的小腦袋,“你外公外婆說過讓媽媽很傷心的話,媽媽不想理他們。”

“他們罵媽媽嗎?”嘒嘒抬起腦袋。

裴桑柔滯了下,比罵還要過分。

“當著媽媽罵的嗎?”

嘒嘒冇見過外公外婆,但總覺得他們不是壞人呢。

“不是,媽媽從彆人的口中聽到的。”

嘒嘒眼睛一亮,“是誰跟媽媽說的?”

裴桑柔頓了下,冇說話。

當然是秦淑燕,但考慮到她和馮元春都不喜歡秦淑燕,裴桑柔就冇說。

嘒嘒瞪著眼,就算媽媽不說,她也知道是誰呢!

“媽媽,那你就不乖啦。”她說話的語氣,像個帶著稚氣的小大人。

一本正經,但那個小奶音,實在讓人忍俊不禁。

裴桑柔忍著笑,把她抱起來。

“媽媽怎麼不乖了?”

嘒嘒晃著小腦袋,“冇有嘒嘒乖喲。”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