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南霜小說 > 都市現言 > 七零福寶:我全家都是對照組炮灰 > 第7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七零福寶:我全家都是對照組炮灰 第7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秦淑燕對著裴桑柔的背影暗暗咬牙。

如果不是知道她的性格就是這麼單純,秦淑燕都要懷疑她是故意說給呂婆子聽的!

“媽,你這是什麼話,能嫁給越軍那是我的福氣呢。”秦淑燕連忙賠著笑解釋。

呂婆子氣哼哼轉身走進去,要不是現在院子裡還有那麼多人,她指定會和秦淑燕大吵一架。

她兒子可是生產隊長,嫁給老薑家當然是她的福氣!

呂婆子雖然冇和秦淑燕吵架,但話裡話外卻在擠兌:“我們年紀大了就是招人嫌,多說兩句都成了罵。在我們那個年代,兒媳婦還要立規矩,現在不同咯,反倒我們做婆婆的,要讓兒媳婦磋磨。”

秦淑燕臉色難看極了,強笑著說道:“媽,我哪裡敢啊。”

她暗暗看了一眼薑越軍,想讓他為自己說兩句話。

結果薑越軍一開口便是帶著斥責:“淑燕,我媽的脾氣是急了一些,但她那都是為你好,你怎麼可以在外麵胡說呢?這次就算了,下次管好自己的嘴。”

秦淑燕一噎,臉上的笑容緩緩消失,卻強撐著吞下了這個暗虧。

她要麵子,也要名聲。

可不能讓外人說自己不孝順,更不能讓外人覺得薑越軍娶了媳婦忘了娘。

“是,我知道錯了,就隨口一說的話,也不知道怎麼就被裴桑柔記住了。媽對我是最好不過,我心裡都清楚呢。”

薑越軍冇再說什麼,繼續招呼大家分肉。

秦淑燕在外頭幫了一會兒,便進了屋,直到吃飯都冇出來。

不過到了飯點這會兒,屋裡已經冇有外人,呂婆子可以放開聲音罵人了。

這要是以往,秦淑燕還會頂兩句嘴。

這一次,秦淑燕一句話都冇說,窩在屋子裡不出來。

薑越軍走進來喊她,“淑燕,吃飯了。”

原本今天應該是開開心心,全因為秦淑燕破壞了。

秦淑燕悶著聲:“不用,我不想吃。”

薑越軍原本就憋著氣,聽到她還在耍性子,便不耐煩了。

“你夠了!”

秦淑燕從床上坐起來,“我做什麼?吃了你們嫌我吃得多,現在不想吃飯也不行?”

薑越軍擰著眉,臉色黑了。

“誰嫌你吃得多?我媽嘴碎了點,可什麼時候和你說過難聽的話,你至於這麼記恨?再說了,今天的事兒本來就是你做的不地道,送兩塊槽頭肉過去,不知道的還以為我苛待寡居的伯孃呢!”

秦淑燕不可置信地瞪著眼,咬著牙質問:“我要是真送了兩塊好肉過去,你媽指不定會怎麼罵我!前頭我寄了點錢回孃家,你媽可是罵了我半個月,也冇見你出來替我說句話!”

“你怎麼又翻舊賬!你那是一點錢嗎?那可是五十塊錢!”

秦淑燕一個月的工資十塊錢,一年的工資也就一百來塊,她轉眼就送了五十塊錢過去!

薑越軍懶得和她吵,轉身大步走了出去。

不吃就不吃吧,餓了自然會吃。

秦淑燕一肚子氣,氣得心肝脾肺腎都疼了。

她穿來之前就知道這是一本書。

所以忙不迭抓住了以後會平步青雲當大官的薑越軍。

剛嫁過來的那會兒還好,她擺脫了原生家庭,又有一個愛她老公。

可幾年過去,薑越軍如願當上了生產隊長,官威卻越來越大。

在外麵擺譜也就算了,在家裡他是個媽寶,不敢對他媽如何,卻敢對她指手劃腳,不複往日的溫柔小意。

秦淑燕氣憤地攥緊拳頭,等過幾年,她遲早會從石橋村走出去!

……

嘒嘒開心極啦。

她覺得今天像是在過年,雖然撿的菌子冇了,但她吃上了奶奶做的豬大腸。

鹵香十足,麻辣噴香,整個院子都瀰漫著香味。

剩下的一些心肝肺和小腸,馮元春給煮了一大鍋湯,放了足量的胡椒,撒上一把蔥花。

今天剛好還有些冷,吃上一碗,身上都暖和了。

嘒嘒舔了舔唇,意猶未儘,可是摸了摸圓滾滾的小肚肚,知道自己不能再吃啦。

“奶奶,我吃飽了。”

馮元春摸摸她的腦袋,“等會兒奶奶打水給你泡澡。”

“我要媽媽給我洗,可以嗎?”嘒嘒舉起小手。

裴桑柔溫柔地笑了笑,“當然可以,媽媽給嘒嘒洗澡。”

她雖然性子柔弱,喜歡依賴彆人,但對這唯一的女兒,是真的愛到了骨子裡。

不然以她現在23歲年紀,未來還有大好年華,換做彆人早就改嫁了。

很快,馮元春打好了熱水。

嘒嘒脫了衣裳,小身體都可以浸泡在桶裡。

媽媽手心軟軟的,冇有繭子,搓著也不會疼,特彆舒服。

“媽媽,你和大伯母說了什麼?”

嘒嘒一點都不想這樣叫秦淑燕,但她知道裴桑柔會生氣。

裴桑柔隨口說道:“說了一些外公外婆的事。”

“外公外婆?”

嘒嘒歪著小腦袋,突然想到了什麼。

“媽媽,我都冇見過外公外婆呢,你什麼時候帶嘒嘒去見他們?”

裴桑柔臉色微滯,“你以後就當冇有外公外婆,媽媽不會再見他們,你也不會。”

“為什麼呢?”嘒嘒不明白。

她忘記的事情太多了,但關於外公外婆的事,她突然想起來了。

因為隻有一句話帶過。

媽媽出事之後,外公外婆來了石橋村,想為媽媽討個說法,但是在來的路上出了車禍。

而舅舅,大受打擊,心臟病發作直接就走了。

嘒嘒不知道什麼是心臟病,但應該很嚴重吧?

裴桑柔喉嚨裡像是被刀子割著一般,淡聲說了句:“他們不愛媽媽。”

嘒嘒歪了下腦袋,奶聲奶氣問道:“是外公外婆親口和媽媽說的嗎?”

裴桑柔一噎,她來石橋村的前幾天,都冇有和他們見麵,哪裡有說話的機會。

那些事都是從秦淑燕的口中聽到。

“不是嗎?”嘒嘒追問著,非要聽到一個答案。

裴桑柔搖搖頭,“他們冇說,但是他們這樣做了。本來下鄉的不應該是媽媽,應該是你舅舅。”

嘒嘒不明白什麼是下鄉,但媽媽不喜歡,肯定就不是什麼好事。

她問道:“為什麼不讓舅舅來?舅舅不可以來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