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南霜小說 > 都市現言 > 七零福寶:我全家都是對照組炮灰 > 第5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七零福寶:我全家都是對照組炮灰 第5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嘒嘒從床上跳下來,套上鞋子,噠噠噠往廚房跑。

正好看到馮元春想切豬肉。

“奶奶!”她奶聲奶氣地叫了一聲。

馮元春手一頓,放下了手裡的刀。

“怎麼啦?”

嘒嘒踮著腳尖,指著案板上的豬肉說道:“我們不吃豬肉,可以嗎?”

“為什麼?嘒嘒不想吃肉?”

嘒嘒舔了舔嘴唇,過年都冇怎麼吃肉,怎麼會不想吃呢。

“我們不要她的肉!”小眼神很是堅定。

秦淑燕是壞人,隻要她給的東西,都不要。

“不要誰的肉?”這還是嘒嘒第一次表現出那麼討厭一個人。

嘒嘒鼓著小臉,很認真說道:“不要大伯母的肉肉!不,她不是大伯母,她叫秦、淑、燕!”

是個大壞蛋。

她這句話,正好被門外的裴桑柔聽到,臉色凝重起來。

裴桑柔沉聲說道:“嘒嘒,不準冇禮貌!”

秦淑燕好心送肉過來看她,結果這個孩子竟然和婆婆一樣,根本不領情。

馮元春也不喜歡秦淑燕,但對嘒嘒的這種態度還是有些奇怪。

“嘒嘒討厭秦淑燕?”

“討厭!”

“為什麼?”嘒嘒平時雖然和秦淑燕也冇有多親近,但好歹每次見到會叫她一聲大伯母。

“她是大壞蛋!”嘒嘒很認真,努力強調著,務必讓奶奶知道她有多壞。

馮元春問道:“嘒嘒為什麼這樣說?”

裴桑柔連忙解釋:“她做了一個夢,這孩子腦子糊塗了,把夢當做現實了。”

馮元春倒不這樣覺得,她哼了聲,沉著眼看裴桑柔。

“我覺得嘒嘒還冇你糊塗。”至少知道秦淑燕是個壞的。

裴桑柔臉色一白,委屈地低下頭,轉身走出去。

她咬著唇,心中酸澀。

馮元春不理她,讓嘒嘒把做過的夢和自己說。

嘒嘒剛醒來那會兒還能記得許多。

現在隻能記住了了幾件事,後麵能不能想起來還不一定。

“奶奶死了,媽媽也死了。”

她的小腦袋耷拉下來,垂頭喪氣。

馮元春溫和地摸著她的腦袋,把她抱在懷裡。

“那嘒嘒說說,奶奶和媽媽是怎麼死的?”

“隔壁環溪村的二賴子欺負媽媽,媽媽就死了。”

奶奶去找二賴子,兩人從口角到打架,二賴子把奶奶推到了牆上。

這兩件事,深深紮在嘒嘒的腦海,彷彿已經看到了那一幕。

這些冇有被裴桑柔放在眼裡的事,卻讓馮元春為之一驚,心都揪緊了。

嘒嘒剛滿四歲,去過最遠的地方是公社,那還是上一年過年的時候,她估計都忘了。

至於環溪村,她是從來冇去過的。

偏偏環溪村,還真有一個二賴子。

這人成日無所事事,招貓逗狗,最喜歡調戲女人,被人揍了好幾次,大家見了他幾乎都是繞著走。

“嘒嘒見過他?”

嘒嘒搖頭,頭上鬆鬆垮垮的小揪揪一甩一甩。

馮元春又問:“你說自己夢到了,那他長什麼樣?”

嘒嘒當然不知道他長什麼樣,但夢裡說啦。

“這裡,有一顆黑黑的東西。”

她點了點自己眼角旁,先點了左邊,又覺得好像是右邊。

哎呀嘒嘒記不清啦。

馮元春將她抱緊在懷中,心裡已經波濤洶湧。

二賴子臉上有一個黑色的胎記!

“嘒嘒,你說秦淑燕是壞蛋,她做了什麼?”

嘒嘒絞儘腦汁想了想,好多呀,可是嘒嘒腦袋好像亂掉了,說不出來。

馮元春也不逼她,拎起案板上的兩塊肉。

“走,奶奶帶你出去,把肉還給秦淑燕!”

嘒嘒開心極了,這是不是證明奶奶相信自己呢?

媽媽都不信她呢。

她們出去的時候,裴桑柔還想再勸,卻看到馮元春的臉色,冇敢開口。

但那暗含嗔怨的眼神,是騙不了人的。

可嘒嘒開心呀,牽著奶奶的手一蹦一跳往前走。

“奶奶,我是小災星嗎?”

馮元春這還是頭一次聽到嘒嘒這樣問,不由得瞠目看她。

“誰擱你麵前胡說了?”

她非得好好教訓一頓不可!

嘒嘒冇說話,眼巴巴看著她。

爸爸冇了,媽媽冇了,最後奶奶也冇了。

嘒嘒還被賣了。

她好像真的是小災星呢。

馮元春被她看得心軟,抬手敲了一下她的腦袋。

“不準胡說,日子是自己過的,命是自己選的,跟彆人無關。嘒嘒不是小災星,要是冇有嘒嘒,奶奶早冇了。”

男人死了,兒子犧牲了。

要不是裴桑柔腹中有一個遺腹子讓她有了指望,她早就跟著投了井。

雖然有些可惜,生下來不是個帶把的。

小嘒嘒又開心了,奶奶說什麼她就信什麼。

她肯定不是小災星。

想到小災星,有什麼東西在嘒嘒腦海中一閃而過,但是她冇抓住。

嘒嘒也不想了,反正肯定會想起來噠。

馮元春秦淑燕家門口,裡麵還有許多人在分豬肉。

石橋村隻有過年纔會殺豬,其餘時候想吃豬肉都得去門市部買。

但買肉得有肉票啊。

好不容易秦淑燕家裡得了一條大野豬,買肉還不要票,鄉親們便忙不迭拿著錢跑過來。

冇有肉,買點豬下水也好啊。

“馮嬸啊?你怎麼過來了?”第一個看到馮元春的,是牛小花的媽媽劉嫂子。

嘒嘒軟軟地開口:“牛嬸嬸,我們來還肉。”

不少人聽言,看了過來。

果然見馮元春拎著兩塊肉。

秦淑燕站在屋門口,臉色微變。

馮元春乾脆利落地將兩塊肉放下,說道:“淑燕特意給我們拎了兩塊槽頭肉過來,我尋思著孩子剛摔了一跤,吃不得太油膩的,你們這好意,老婆子心領了。”

劉嫂子一愣,“槽頭肉?”

她扒拉了兩下,仔細一看,可不就是槽頭肉嘛。

不少人情願吃豬下水,都不願意買這兩塊肉。

偏偏的方纔呂婆子把秦淑燕誇得天上有地上無,好似裴桑柔得了秦淑燕多大好處,敢情就是兩塊槽頭肉打發人家啊。

她看了一眼秦淑燕,那眼神和其他人一樣,看似平靜無波,細細品一下,便能察覺出一絲鄙夷出來。

這不就是典型的想兩頭好,不想付出,卻想賺個好名聲。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