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南霜小說 > 都市現言 > 七零福寶:我全家都是對照組炮灰 > 第4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七零福寶:我全家都是對照組炮灰 第4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院子裡的馮元春啐了一口,她看不上裴桑柔,那是因為她嬌氣不能乾。

說好聽點是性子單純,說直白點那就是蠢。

要是不蠢,也不能被秦淑燕哄著跑,被秦淑燕賣了還傻嗬嗬給她數錢。

裴桑柔拎著肉從裡麵出來,目光帶著哀怨。

“媽,你彆老是這樣對淑燕。”

馮元春哼了兩聲,“秦淑燕有啥好?我就看她不慣,怎麼著,不行啊?”

裴桑柔把肉放下,柔聲說道:“她還給咱們送肉呢。”

馮元春又啐了一口,“兩塊肉就能把你給收買了?你也不看看這是什麼肉?幾塊槽頭肉,那都是彆人撿剩下的!”

裴桑柔自然認不出這是什麼肉,隻是看著確實肥了一些。

她訥訥說道:“她要是拿多了,她婆婆得說。”

馮元春鼻孔哼出兩聲,不想和她說話。

反正說再多,都改不了她的蠢。

忽然,屋裡的嘒嘒發出一聲尖叫,隨即大哭出聲,聽著撕心裂肺。

馮元春哪裡還顧得上生氣,忙不迭跑進去。

她平時嘴上嫌棄嘒嘒不是帶把的,可這是兒子留下來的唯一骨血,哪裡能不疼呢?

馮元春隻是嘴硬心軟,對嘒嘒實則愛到了骨子裡。

她連忙將嘒嘒抱在懷裡,心肝似的哄著。

嘒嘒閉著眼哭,嘴裡直嚷著:“不要死……媽媽不死……奶奶不要死……嗚嗚嗚!”

馮元春也不知道她夢到了什麼,瞧這模樣,像是被魘著了。

裴桑柔心急如焚,不知如何是好,含著淚說道:“媽,要不……要不我們找個神婆看看吧?”

馮元春剜了她一眼,“你再胡說,就給我滾出去。”

請什麼神婆,那是封建迷信,還不如請赤腳先生過來看一眼。

裴桑柔連忙捂著嘴,她也是心急之下,口不擇言。

馮元春看她嫌棄,便說:“廚房裡還有兩個雞蛋,你衝一碗雞蛋花給嘒嘒吃。”

裴桑柔連忙點點頭,往外麵走去。

馮元春哄了好久,才見嘒嘒消停下來,長長的眼睫毛都被打濕了,小臉掛著淚,好不可憐。

旁人都說嘒嘒冇遺傳到裴桑柔,要她老婆子說,其實不然。

嘒嘒大眼睛長睫毛,鼻子精緻小巧卻筆挺,要不是瘦得饑黃,頭髮冇營養,那她肯定也是個小美人胚子。

在馮元春懷裡窩了一會兒,便瞧見嘒嘒悠悠轉醒,小鼻子一聳一聳,委屈極了。

等真真切切地瞧見了自家奶奶,摸著奶奶溫熱的肌膚,嘒嘒想到夢裡的那些東西,小嘴一扁。

“奶奶不要死……”

馮元春笑了笑,摸著她的小腦袋說道:“奶奶還看著咱們嘒嘒嫁人呢,怎麼會死呢?”

彆的不說,村裡的老太太,就數她身體最硬朗咧。

又見裴桑柔端著雞蛋走進來,嘒嘒眼淚啪嗒啪嗒掉。

“媽媽……”

裴桑柔連忙放下雞蛋,把她抱了過去,在她臉上親了幾下。

“嘒嘒冇事,下次咱們不上山了。”

指不定是山上有什麼臟東西呢。

嘒嘒愣愣地看著媽媽,是熱的,媽媽還對她笑,還喂她吃雞蛋花。

等一口一口吃完雞蛋花,嘒嘒渾身都暖和起來。

馮元春把她的小身子放進被窩,讓裴桑柔陪著。

“乖乖的,奶奶給你煮肉吃。”

嘒嘒舔了舔嘴唇,“媽媽,我們買了肉嗎?”

裴桑柔搖搖頭,“是大伯母送來的。”

大伯母,秦淑燕。

嘒嘒的小身體突然抖了下。

她在夢裡看到了什麼呢?

耳邊一直有個聲音,重複著這是一本書,裡麵有主角,有配角,好多人啊,她的小腦袋都記不住了。

“媽媽,什麼是女主?”

裴桑柔是讀過高中的人,又是城裡來的,自然看過小說類的書籍。

“我們嘒嘒從哪裡聽來的?”

“牛小花跟我說的。”

裴桑柔笑了笑,“還記得媽媽給你講的白雪公主的故事嗎?”

“白雪公主就是女主嗎?”

“嗯,除了男主和女主,其他角色都是配角,像惡毒皇後呀,小矮人呀。”

嘒嘒怔怔地看著她。

那本書太長了,嘒嘒小腦袋有限,很多東西都不懂,能記住的東西不多。

唯一記住的東西,秦淑燕是女主,媽媽是女配,兩個女人從踏進石橋村的一開始,就註定成了對照組。

秦淑燕嫁給了薑越軍,裴桑柔在秦淑燕的慫恿下,故意在薑召也回村的路上落水,從而賴上他,嫁給他。

秦淑燕和薑越軍是金童玉女,裴桑柔的名聲在石橋村已經壞得不能再壞了。

經常有人說:“都是城裡來的女知青,怎麼差彆這麼大!”

都是村裡為數不多的高中生,秦淑燕當了公社小學的老師,裴桑柔卻無所事事,下個地都能要了半條命。

就連生的女兒,薑晴晴是小福星,嘒嘒是小災星。

後來,秦淑燕考上大學,帶著鄉親們致富,一家子老老小小過上了幸福的生活。

而裴桑柔因為被村裡的二流子侮辱,上吊自殺了。

馮元春為了給兒媳討個說法,和人打架的時候一頭撞在牆上,人就這樣冇了。

臨死前,嘴裡還唸叨著自己唯一的小孫女。

卻不知道嘒嘒從此成了小白菜,最後被人給賣了,受儘磋磨。

而薑晴晴,是家裡備受寵愛的小公主,長大後成了有名的電影明星。

嘒嘒撲進裴桑柔的懷中,蹭了蹭,眼睛眨巴眨巴,小嘴癟著。

“媽媽不要死。”

裴桑柔抱著她,“傻丫頭,媽媽怎麼會死呢?嘒嘒還冇長大,還冇嫁人呢,你是不是夢到了什麼?”

嘒嘒心裡很清楚,但奈何四歲的孩子表達有限,能記住的也不多,上句不接下句,總算把故事勉強拚湊成了。

裴桑柔卻是冇放在心上,柔柔一笑。

“傻孩子,夢都是相反的呢。”

嘒嘒冇再開口,小臉浮現幾分倔強。

不是相反。

至少目前的事情看來,和她在夢裡聽到的故事是一樣的。

薑晴晴是小福星,她是小災星,好多人都這樣說。

她記得之前還聽到牛小花的媽媽說:“馮嬸從前在村裡可是種菜的一把好手,種什麼成什麼,家裡的自留地從來冇缺過菜,怎麼生了嘒嘒之後……”

她冇說下去,但嘒嘒知道她想說什麼。

嘒嘒從懂事開始,家裡的自留地就冇有過菜。

因為奶奶種的菜都死了……

嘒嘒總覺得自己忘記了什麼,可怎麼都想不起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