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南霜小說 > 都市現言 > 七零福寶:我全家都是對照組炮灰 > 第3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七零福寶:我全家都是對照組炮灰 第3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有人歡喜有人愁。

嘒嘒昏迷不醒,馮元春和裴桑柔如喪考妣,家裡烏雲蓋頂。

轉而看看薑晴晴家裡,自然是喜不自勝。

薑越軍找人幫忙,連著幾個壯漢一起,把大野豬扛下了山。

下山一上秤,好傢夥,竟然足足有三百多斤!

這樣算下來,光是肉都能出兩百多斤了。

彆看薑晴晴時不時能穿上新裙子,戴上好看的頭花,可家裡的經濟大權是掌控在她奶奶呂婆子手上。

一家人的生活水平和村裡其他人差不多,一年到頭吃不上幾回肉。

現在是75年三月,她上一次吃肉還是過年的時候。

但因為人多,她隻分到了幾塊肉片。

“媽媽,我要吃好多好多肉!”薑晴晴興奮喊道。

秦淑燕最疼這個女兒,摸了摸她白胖的小臉,笑容隱約帶著自得。

“當然,晴晴發現的野豬,想吃多少都可以。”

薑晴晴歡撥出聲。

按照往日的作風,呂婆子聽到她的話肯定要多說兩句。

但今天心情好,就隨她去了。

這麼多豬肉,自家肯定是吃不完。

醃上一部分做臘肉,再送人一部分,鄉裡鄉親賣一部分,剩下的也夠自家吃個過癮。

秦淑燕牽著薑晴晴站在一旁,她穿著花襯衫黑褲子,頭髮綁在後麵,是一副溫婉樸素的老師形象。

她不喜歡看殺豬,又臟又血腥。

但她此刻卻站在這裡,笑意盈盈。

聽著這些人誇她女兒是小福星,連帶著把她都誇了一遍,她心裡就舒坦極了。

但作為小學老師,謙虛是必然。

她唇角勾著淡笑,“都是運氣好罷了,小福星可擔不起。”

呂婆子兩隻手交握著放在身前,一大把年紀還能像她這樣胖,村裡是少有,大家都覺得這是“有福氣”的象征。

她此刻笑得見牙不見眼,臉上的肥肉堆成了一道道褶子。

“同樣是孩子,有些人能摔得不省人事,有些人能撿著大野豬,這可不就是差彆?要我說,我孫女這福氣,可不是一般的好,當得起小福星這個名頭。”

呂婆子和馮元春當了一輩子的妯娌,剛嫁過來那會兒,被馮元春壓在頭上。

後來馮元春男人冇了,呂婆子開始揚眉吐氣了。

可等薑召也入了部隊,屢建奇功,升職飛快。

她就又覺得憋屈了。

好在冇幾年,薑召也冇了,反倒是她兒子當上了生產隊長,呂婆子才覺得日子開始順心起來。

較勁了一輩子的兩個女人,半截身子都入土了,呂婆子還想著和馮元春比。

唯一不太樂意的是,薑越軍是她最疼愛的大兒子,膝下卻隻有薑晴晴一個女兒,冇個帶把的。

好聽的話聽了一耳朵,秦淑燕便拉著薑晴晴回屋。

“玉佛呢?”

薑晴晴連忙從衣服裡拉出來一條紅線,紅線墜著晶瑩剔透的玉佛,中間泛著幾縷血絲似的紅。

隔一段時間媽媽就要檢查一次,薑晴晴都習慣了。

秦淑燕見玉佛穩穩噹噹地掛在她脖子上,心裡滿意了。

“你得保護好它,不能讓任何人碰,尤其是薑嬋,知道嗎?”

嘒嘒的大名就是薑嬋,大家都叫嘒嘒,久而久之大家就忘記她的大名啦。

但薑晴晴記得很清楚,因為媽媽回回都叫薑嬋。

“我記住了,媽媽!”

等豬殺完,大家開始在外麵分肉。

秦淑燕隨手挑了兩塊槽頭肉,往外走。

大家都冇注意到。

隻有呂婆子看到了,心存不滿,但見她拎的都是比較差的肉,便冇說什麼。

她可不是做好事不留名的人,嘴上笑著誇道:“我這兒媳婦心善,拎著肉去看嘒嘒呢。”

眾人聽言,又是忙不迭一陣誇。

“誰不知道秦老師善良,我家娃最喜歡她,說秦老師溫柔又善良!”

“秦老師勤快又溫柔,還有一份好工作,呂嬸你一大家子都是有福氣的!”

“難為秦老師還掛念薑老二家的,那就是個冇良心的懶婆娘。”

薑召也在老薑家排行第二,上頭那位是薑越軍。

……

秦淑燕拎著肉來找裴桑柔,在門外敲了敲門。

“伯孃,我來看看嘒嘒。”

院子裡隻有陰沉著臉的馮元春。

彆人怕馮元春,秦淑燕可不怕。

作為穿書的女主,她很清楚這本書的走向脈絡。

和一個命不久矣的老太婆計較什麼。

馮元春對她一向不喜,覺得秦淑燕虛偽至極,對她一向冇什麼好臉。

她擺擺手,“嘒嘒冇事,多謝你們關心了,肉拿回去吧。”

偏生這時候裴桑柔走了出來。

她那白得如綢緞的肌膚,幾乎讓人眼前一亮。

秦淑燕覺得自己哪裡都好,唯獨這張臉,確實比不上裴桑柔。

不過還是那句話,和一個將死之人計較什麼。

她臉上浮起笑容,“桑柔,我過來看看嘒嘒,給你們拿來了一些肉。”

裴桑柔一向視她為閨中密友,自然忙不迭拉著她進去。

她含著淚,望著床上的嘒嘒。

“還冇醒呢,也不知道什麼時候纔會醒。”

秦淑燕長長歎氣,“這可如何是好呢?要不送到公社診所去吧?”

裴桑柔咬著唇,家裡的錢已經所剩無幾。

她身體弱,薑召也的撫卹金都花在了她生嘒嘒的時候。

莊稼人一年到頭都在地裡刨食,哪裡來的錢呢。

秦淑燕皺著眉提議:“要不你和叔叔阿姨寫封信?”

裴桑柔臉色微冷,自然是搖頭。

“從他們為了我哥哥把我推出來下鄉的那一刻,我就不是他們的女兒了。”

秦淑燕暗暗勾了下唇角,笑容一閃即逝。

隨即又是一幅自責的模樣。

“都怪我冇用,幫不上你的忙。”

裴桑柔連忙握住她的手,“你千萬彆這樣,要不是你,我還不知道得走多少彎路呢。”

秦淑燕和她寒暄夠了,便放下兩塊肉,說:“這肉是我偷偷拿過來給你的,你也知道我婆婆那人……”

“還是帶回去吧,萬一你婆婆又罵你……”裴桑柔皺著眉,擔憂說道。

秦淑燕搖搖頭,“嘒嘒好歹是我侄女,我冇能為她做什麼,就讓我儘儘心吧。”

說著,她便轉身走了出去,好似擔心裴桑柔不收她的肉。

裴桑柔感動得落淚,整個石橋村,就隻有秦淑燕對她最好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