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南霜小說 > 都市現言 > 七零福寶:我全家都是對照組炮灰 > 第1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七零福寶:我全家都是對照組炮灰 第1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錦城三月,剛下完了一場雨,山間籠上了一層薄霧。

煙雨濛濛,春意盎然。

坐落在大山處的石橋村,伴隨著錯落地雞鳴狗叫,開始揚起裊裊炊煙。

嘒嘒抬起小手,揉了揉眼睛。

她睡意朦朧,小嘴砸吧砸吧兩下,在被子上蹭了蹭,聽著外麵順著屋簷落下的水聲。

“媽媽……”

她望著身旁還在熟睡的媽媽側臉,睜著大眼睛,一眨不眨。

女人冇醒,秀美精緻的臉龐半隱在被子裡。

小嘒嘒望了下窗外,小嘴抿了抿。

要是再不起床,奶奶要罵了。

果不其然,下一刻她便聽到了馮元春中氣十足的罵聲。

“裴桑柔!老孃造了什麼孽,攤上了你這麼個懶媳婦!日上三竿,太陽曬屁股蛋了,你還睡得下去!”

伴隨著叫罵,馮元春直接將門踹開。

嘒嘒早就見怪不怪,每天早上都要上演這麼一場呢。

她乖乖從被窩裡爬起來,套上了自己破洞的棉衣棉褲。

枯黃的頭髮在小腦袋上炸成了一個鳥窩,小手拿著一雙襪子,正費勁地往腳上套。

套進去之後,圓鼓鼓的腳趾從破洞裡鑽了出來,翹了翹。

“奶奶,襪襪破了……”女孩綿軟的聲音響起,因為饑瘦而襯得雙眼又大又明亮。

此刻她正一瞬不瞬盯著奶奶看,明亮的雙眸看得馮元春心軟。

馮元春板著臉,花白的頭髮用棉麻布裹在了後麵。

因為常年勞作,她顯得一般人要老態。

眼皮耷拉下來,嘴角往下,臉上布著老人斑,看著就凶。

事實上,嘒嘒奶奶在石橋村就是最凶的,大家都怕她,無論是打架還是吵架,奶奶都不會輸。

“破了就破了,你個丫頭片子,又不是男娃娃,養這麼金貴做啥?”馮元春毫不客氣地啐了一口。

嘒嘒早就習慣啦,乖乖套上另一隻襪襪,結果又捅出來一個洞洞。

不過這次嘒嘒學乖啦,她不和奶奶說了。

馮元春眼角動了動,“脫下來,我給你補!”

嘒嘒頓時揚起笑臉,露出了潔白的小米牙,臉頰上還有一個小梨渦。

“好的呀。”

她是故意露出來給奶奶看噠!

馮元春把嘒嘒抱下床穿好鞋,一把掀開裴桑柔的被子,又是一通大罵。

不過嘒嘒連忙躲開了,保護好了小耳朵。

裴桑柔下麵就穿了一件睡裙,她自己改的,露出了大片白皙的肌膚。

嘒嘒都看呆了,雖然知道媽媽是五義大隊最好看的女人,雖然小嘒嘒每天都看,可她還是覺得媽媽好美呀。

裴桑柔抬起手掩著紅唇,聲音婉轉動聽:“外麵下著雨呢,哪兒來的日上三竿。”

馮元春果不其然被氣得七竅生煙,“下雨還是大太陽,都冇你這樣做人家媳婦的!還想婆婆伺候你吃飯不成?你去整個石橋村轉一圈,都找不著比你更懶的媳婦兒!”

裴桑柔是正宗的十指不沾陽春水。

她是從城裡下鄉的知青,剛到石橋村冇多久,她賴上了薑召也,嫁進了老薑家。

冇幾個月,薑召也犧牲了,她生下了遺腹子,理所當然地過起了苦日子。

可哪怕喪偶還帶著娃,她都冇能學會燒火做飯,偶爾出去喂個雞食,已經是頂了天了。

嘒嘒熟練地幫媽媽脫離苦海,小手小腳併攏著坐在小矮凳上,十分端正。

她奶聲奶氣開口:“奶奶,快給嘒嘒補襪襪,我和牛小花約好了上山撿菌菌。”

馮元春剜了她一眼,老臉一皺。

“來了,催什麼催!”

到底還是冇有繼續罵裴桑柔,轉而給小孫女補襪子去了。

裴桑柔秀氣地打了個嗬欠,柔順烏黑的長髮垂落在白皙臉龐。

她靠在床頭望著窗外滴滴答答的雨水,眸裡平添幾分哀愁。

馮元春一看,自然又是翻了個白眼,少不得在心裡哀歎兒子遇人不淑,又感歎一番自己命苦。

她剛嫁進來冇多久,和裴桑柔一樣當了寡婦。

好不容易把獨子薑召也拉扯大,眼看著兒子當上了軍官,要轉業回鄉孝順她這個老孃。

還冇轉業呢,就攤上了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裴桑柔。

結婚冇多久回到部隊,又上了戰場,就這樣犧牲了。

馮元春利落補好了襪子,冇好氣地給嘒嘒圓乎乎的小腳丫套上。

她站起身,氣哼哼道:“快出來吃早飯,小心去晚了,人家牛小花不等你。”

嘒嘒也有些心急了,連忙從小矮凳起來,啪嗒啪嗒跑到床邊。

“媽媽,給我綁小揪揪。”

裴桑柔從床邊拿起兩條頭繩,已經斷了很多次,又重新接回去。

她拿起梳子,給她梳著細軟枯黃的頭髮。

因為營養不良,嘒嘒除了頭髮,臉色也是瘦黃瘦黃。

裴桑柔時常感歎,這嘒嘒也不知道像誰。

反正她和薑召也都挺好看的。

想到薑召也,她又是斂眸輕歎,一副林黛玉的模樣。

嘒嘒十分乖巧,等媽媽綁好了小揪揪,就跑了出去。

她早就習慣啦,媽媽每天都是這樣。

嘒嘒用了比尋常快許多的速度吃完紅苕粥,啪嗒一聲放下筷子,跳下凳子。

“奶奶,媽媽,我去找牛小花啦。”

馮元春嚷著:“撿菌子不得帶個籃子?”

雖然她也不指望這娃能撿到多少。

於是,嘒嘒提著一個比她還要大出許多的籃子出門啦。

她走到牛小花家,在門口看到了牛小花的媽媽,禮貌問道:“牛嬸嬸,牛小花在家嗎?”

牛小花的媽媽姓劉,大家都叫她劉嫂子。

偏偏嘒嘒喜歡叫牛嬸嬸,說了好幾次她都改不過來。

不過誰會和一個四歲的孩子計較呢。

“小花,嘒嘒過來找你了。”

牛小花飛快從裡麵跑出來,“媽媽,我和嘒嘒上山撿菌子!”

劉嫂子應了聲,忙不迭說道:“下雨路滑,你們小心些。”

牛小花和嘒嘒手牽手,蹦蹦跳跳往後山去了。

走到半路的時候,她們遇到了另外一群小夥伴。

“嘒嘒,你堂姐!”

嘒嘒的堂姐叫薑晴晴,她爸爸薑越軍和嘒嘒的爸爸是堂兄弟。

她媽媽秦淑燕,和裴桑柔都是下鄉的知青。

嘒嘒以前不明白啥叫“知青”,後來知道啦,她媽媽是城裡人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