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南霜小說 > 都市 >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王爺他懼了 > 第257章 誓死不降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王爺他懼了 第257章 誓死不降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他是該死,放心,我不會讓他蹦躂太久,用不了多久,必然讓他下去給外祖父他們磕頭謝罪。”

晏明珠說話的語氣其實是很淡的,但話鋒之中,卻帶著一股凜凜的殺氣。

就好像是久居高位,殺伐果斷的將軍,三言兩語間,便能決定一個人的生死。

元瑾深看著晏明珠的臉,被她的這話給說愣住了。

眼前的這個英姿颯爽的姑娘,好像不太像他記憶裡的那個表妹……

而晏明珠渾然未覺元瑾深的異常,隻又問:“鉞山戰役,究竟都發生了什麼?外祖父他們帶兵打仗多年,若是有異常,該很快便能發現纔對?”

回憶起那場慘痛的戰役,元瑾深咬緊了牙關,哪怕這對他來說是非常痛苦的回憶,但他還是要事無钜細的講述出來。

與西越的拉鋸戰,已經打了將近一個月,勇義侯用了個巧計,重創了西越軍。

在西越軍元氣大傷之後,勇義侯決定發動最後一次攻擊,將敵軍一舉拿下。

為此,勇義侯召集副將以上的將領在軍營內商議佈局,最後定下了一個非常縝密的作戰計劃。

按照計劃,此一戰他們必然會取勝,而戰役一開始,的確是如計劃預料的一般,西越軍連連敗退。

直到在鉞山,他們卻遭受了西越軍的埋伏,勇義侯很快意識到不對,下令撤離。

可西越軍竟利用當時的地勢和風勢,進行火攻,一時之間,整個大軍被圍困於火海之中,到處都是將士們的慘叫聲。

勇義侯當機立斷,找到了火攻的薄弱點,帶著元瑾深他們殺了出去。

可殺出去才知道,西越軍在退路也設了埋伏。

而在這個過程中,元瑾深右肩中箭,從馬背上掉了下來,而在這時,一支長箭朝著他的後背射了過來!

“二弟小心後背!”

元柏桓從馬背上飛下來,一刀劈斷長箭,同時將元瑾深拉起來。

但元瑾深受傷嚴重,根本就無法再戰,元柏桓當機立斷,將自己的戰馬給了他,把他送上馬背。

“祖父,你帶著二弟突圍出去,我和父親他們斷後!”

元瑾深立馬抓住元柏桓的手,“我不走,我和大哥你們血戰到底!”

“二弟,現在不是任性的時候,你護好祖父,我們在北穀彙合。”

元柏桓反握住他的手,深深的看著他,“二弟,若是我們冇有來,你和祖父便不要再等,不論發生了什麼,至少,要活下一個。”

“不可以,大哥,大嫂還等著你回去,你和祖父一起走,我來斷後!”

元柏桓擠出一個笑,“無論我身在何處,顏兒都會等我,可是二弟你不一樣,你纔剛成親,你與弟妹成親當日,便因前線戰事吃緊,而連夜趕回了南疆,讓弟妹獨守空房,你已經對不住她了,可不能再辜負她,活著回去,好好的跟她道歉,順便,再幫我和顏兒帶一句話,此生能娶她為妻,是我元柏桓最大的幸運,我可能要食言,不能陪她走到最後了。”

元瑾深已淚眼模糊,“大哥,我不……”

不給元瑾深說完的機會,元柏桓已鬆開了手,“祖父,快帶二弟走!”

不需要多說什麼,元啟山和元啟鬆,已經用血肉之軀,為勇義侯他們開出了一條血路。

“父親,你們先走,我們斷後,快,不能再等了!”

勇義侯曆經百戰,知道今時今日的戰況,斷後意味著就是留下來送死。

他抓住大兒子的手,曆經滄桑的眼裡,是滾燙的淚水。

勇義侯一生驍勇,哪怕是在戰場上身負重傷,也不曾落下一滴淚。

可是今日,他若是鬆開手,便是與自己的兒子、孫子生死決彆。

“不,你們突圍出去,我來斷後……”

元啟山當即道:“父親,您是整個元家軍的主心骨,誰都可以出事,但是您不行,我們會拚死衝出去的,若是衝不出去……來世,我們還是您的兒子!”

“將士們,殺啊!”

元啟山舉起手裡的長槍,怒吼一聲,哪怕他們已經渾身是傷,哪怕他們力竭,但在為將的心裡,隻要他們還有一口氣,就絕不會倒下!

可再堅定的意誌,也終究敵不過對方的人多,身上的血越來越多,身邊的將士逐漸戰死倒下。

最後,隻剩下了元啟山、元啟鬆和元柏桓三人。

“桓兒,怕嗎?”

元柏桓的手臂早已被鮮血給染透,血順著手臂一路下滑,順著刀背,一滴接著一滴的落在地上。

握刀的手已經在顫抖,但臉上卻是帶著決絕,“元家兒郎,心中便冇有怕這個字,父親,孩兒此生能生為元家子孫,能成為您的兒子,是孩兒最大的榮幸!”

見他們還在負隅頑抗,西越軍便用上了弓箭,無數把弓箭上弦,瞄準了他們三人。

“放!”

萬箭齊發,元柏桓逐漸脫力,就在一支長箭對著他的後背射來之時,突然元啟山衝了過來,擋在他的前麵。

而與此同時,兩邊的敵軍攻了過來,元啟山一把將元柏桓給壓在身下,用自己的身體,牢牢的擋在前方。

無數把長矛,在同一時刻貫穿了他的身體!

“父親!”

元啟山吐出一口血,“桓兒,為……為父這一生,上對得起君王,下……下對得住大昭子民,可……

可唯獨對不住你……你母親,我……我答應了今年過年,陪她做祈福燈,可終歸是……是要食言了……”

“不父親,我們……我們會殺出去的,父親……



元啟山擠出一個笑容,“桓兒,為父這……這輩子,最驕傲的,便是……是有你這個兒子,為父累了,你要……要活下去……”

在話音落尾之時,元啟山的頭無力的垂了下來,他戰死沙場,可他依然以長刀撐地,直到死去,也依然不肯屈膝,保持著為將者最後的不屈!

元啟鬆紅著眼殺過來,一把將元柏桓給拽了起來,將他直接送上馬背。

同時,元啟鬆也躍身上馬,坐在元柏桓的身後,“駕!”

戰馬縱身一躍,跑的方向卻是和勇義侯他們相反的。

在這種情況下,他們當時留下來,就冇想過要活著離開這裡,能為勇義侯和元瑾深多拖一會兒是一會兒。

“負隅頑抗,放箭!”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