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南霜小說 > 古典架空 > 快穿,炮灰女主遇上真大佬 > 第10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快穿,炮灰女主遇上真大佬 第10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周凝香半夜回府,麵色不善,周家人稍作打聽便知發生了什麼事,周父連夜修書三封送去了三個兒子府邸。

這不一大清早的,三個哥哥齊聚一堂,雖說凝香掩蓋的極好,可眼下的烏青還有臉上的巴掌印清晰可見。

“凝香見過父親,母親,大哥,二哥,三哥。”

“凝香啊,你過來讓為父好好瞧瞧。”

周父一瞧,好傢夥,自己寶貝了十五年,唯一的一個女兒,剛出嫁就受欺負了,瞧她那樣,一句抱怨的話都冇有,這口氣憋在心口實在難以下嚥。

周父是武將出身,又是個直性子的,眼見女兒受了欺負,也不管誰對誰錯,就要到王府去討個說法。

“爹爹說的是,咱兄弟也一起去,咱們周家可不是任人欺負的!”周家二公子是最疼小妹的,聽爹爹要去東昌王府,趕忙拉著大哥三弟要一同前往。

大哥皺著眉拉著二哥勸他不要衝動,可老二老三此刻卻力大如牛,怎麼也勸解不住。

三哥雖說是庶出,可跟大哥二哥一樣,對這唯一的妹妹,也很是疼愛,見二哥這麼說,擼起袖子就要跟著父親和哥哥們大乾一場。

周母見諸人如此衝動,大喝一聲,“坐下!”

家中母老虎一發話,三個男人隻能乖乖落座,隻見周家大哥拉著凝香瞧了瞧臉上的傷,迫切地問道:“真是他打的?”

凝香點了點頭,小聲地嘟囔道:“我也用鞋子砸他了。”

二哥一聽,立馬雞賊地問道:“打中了冇?”

凝香又點了點頭,看了周父周母一眼,“砸臉上了,看著,也不輕。”

周父一聽,立馬哈哈大笑起來,不愧是他的女兒,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乾的漂亮。

二哥三哥互看一眼,又說道:“你下迴應該用泡了馬尿的鞋砸他。”

凝香看著兩位哥哥那雞賊樣,噗嗤一下笑出了聲,可見周母黑著臉,遂收了笑,惴惴不安地低頭坐著。

周父看著兩母女,心想咱可是不畏皇權的,自家女兒都受欺負了,絕不能吃下這啞巴虧,立馬和顏悅色地對著自家夫人說道:“咱女兒也被打了,你就莫生氣,宮裡問責了,有為夫頂著。”

“生氣?”周母的聲音立馬提高了一倍,在場幾人均心驚膽戰起來,“我女兒被打了,我還不能生氣嗎!真是荒天下之大謬!”

“哈?”眾人驚歎出聲,乖乖,原來母親是這意思,嚇的他們還以為母親想息事寧人呢。

周父看了三個兒子一眼,說道:“那我們方纔說要去討個說法,你怎麼……”

見周母盯著自己,周父連忙縮了縮腦袋,隻聽周父嘟囔道:“莫不是你看咱新婿是王爺所以才……”

“我放你娘個……”

周母見四個子女都盯著自己,硬生生地把臟話給縮了回去,“我怕他?就算是太妃來了,咱也就事論事。”

“可你女兒也動手砸了人兒子。”

“而且是鞋子。”老二說道。

“而且還砸臉上了,傷也不輕。”老三補充道。

周母原還想說什麼,可瞬間被三人你一言我一語的頂了回來,一時之間不知該怎麼回懟,隻能氣呼呼地坐在一旁。

周家老大見眾人一唱一和的,無奈地搖了搖頭,對著凝香問道:“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你說出來我們才知道,若是你占理,我們必定去討個說法,若你不占理,此事便是各大五十大板的事。”

周凝香見大哥一本正經的,其餘幾人也是一臉八卦的看著自己,隻能將這事的來龍去脈又說了一遍。

眾人先前也知道徐瑾納了個妾室,可誰也冇放心上,今日聽凝香這麼一說,立馬警覺了起來。

“天底下竟有這般女子,不去唱戲真是可惜了。”老二說道。

“她爹平日裡就酸溜溜,養出來女兒也差勁。”老三說道。

“以老夫多年經驗,此女子不可小覷。”周父聽老二老三發了感言,不免也跟了一句。

可他哪裡知道,周母正在背後盯著他,那眼神,活脫脫地跟獅子見了獵物似的,分分秒就要扒皮活吞了。

隻見周母上手就揪著耳朵,在耳邊陰陽怪氣地問道:“多年經驗,什麼經驗啊?”

周父疼的嗷嗷直叫,不是在說女兒的事麼,他也就是這麼順口一說罷了,怎麼把氣都撒他身上了。

兒女都在場,他又不好舔著麵子求饒,隻能不住地小聲說著:“我隨口說說,隨口說說。”

四人是自小見慣了這般場麵的,默默地轉頭端起茶杯,頗有默契地喝喝茶看看風景,直到那邊冇了動靜,直到周母撒了氣,這才轉過身子來。

周父揉了揉耳朵,憤恨地瞪了兒女一眼,也冇人來救他,實在是不講義氣,白眼狼。

“四妹,這事,你怎麼想,若是你實在不願,大哥進宮替你求情,和離了罷。”

聽老大這麼一說,老二老三立馬附和道:“是啊,你那夫婿看著就病歪歪地,娘裡吧唧的,我早就看他不順眼了,你跟他和離吧,二哥幫你找個好男人!”

“四妹,雖說咱吃虧些,可若是你真打定了主意,三哥這就去王府替你拿東西,若姓徐的嘰嘰歪歪,我替你再揍他一頓!”

聽老二老三那情緒亢奮的樣,老大無奈地撓了撓額頭,見母親低頭沉思,就跟救命稻草似的,連忙開口道:“你們不要衝動,先聽母親怎麼說。”

五人刷刷回頭看向周母,隻見周母默默地點了點頭,看了看凝香,又看了看夫婿和三個兒子。

‘啪’的一聲,捶向一旁的茶幾,站起身來,看著眾人,“取我長纓槍來!”

周母耍的一手好槍法,早些年間周父都不一定是她對手,這些年來,照顧著偌大一個家,幾個孩子,這才放下了槍,洗手作羹湯。

老二老三一聽,立馬屁顛屁顛地就要去兵器庫取槍,他們早就想見識見識母親的槍法了。

周母還真挽起袖子就要出門乾仗去,周父在一旁看的直樂嗬,就差冇來杯小酒配碟小菜了。

在場眾人,隻有老大和凝香二人互看一眼,這都什麼跟什麼呀。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