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南霜小說 > 古典架空 > 開局穿成惡毒女配之後 > 第10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開局穿成惡毒女配之後 第10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當我想走回去的時候,聽見一隻狼在嚎叫,聲震四野,聽了令人覺得毛骨悚然。

來不及了,一隻狼從朝裡麵竄出來,那隻狼齜了齜鋒利的尖牙,吐出那長長的血紅色的舌頭,流出的哈喇子。

隻見那狼後腿微屈,前腿向前伸出,擺出一副向下俯衝的架勢,兩隻眼睛裡發出幽幽的凶光,一副隨時撲上。

狼向來是群居動物,一旦認定了目標,很少半途而廢,除非自身被殺或者被廢掉。

我與狼對視了良久,不敢動,一旦動了狼有可能上前咬。

就在這時一把劍從天空中刺進狼腿上,男人把劍從狼腿上拔下來。

狼慘叫聲起來,趕緊呼喚狼群,在黑夜中閃爍許多發著綠色寒光的眼睛,將漆黑的山頭照得明亮。

柳菡韻才驚覺想找地方躲起來,但為時已晚,在不知不覺已經有五十多頭狼圍過來了,淩雲庭拿起劍與餓狼們搏殺。

它們張開血盆大口,舉著利爪不顧一切地撲了上來!

身手矯健,武藝高強的淩雲庭終究敵不過眾多狼群的圍攻,就在千鈞一髮之際,被一頭狼從後麵咬住鮮血直流,我一腳把狼踢開,直接拉起大反派的手跑了起來。

狼群也不甘示弱,嗷呼一聲追了上來,眼看著狼群越來越近,兩人絆倒在一根藤蔓上,誰知身子往下墜倒在男人懷裡。

淩雲庭稍微暈了過去,眼看著狼群追上,我心急如焚我抬手蓋住男人的眼睛就進了空間了。

就在我鬆了一口氣時,糰子的聲音響起:“主銀,這男人是誰啊!”

我隨口答道“大反派”

男人模仿著糰子的聲音問起“大反派,是誰?”

“那當然就是淩雲庭啊。”

咦!這聲音怎麼跟平時糰子說的不一樣。

我回頭髮現見鬼了,這人剛纔不是暈著嗎?怎麼可能醒那麼快,一定說他冇有暈夠接著暈啊。

“你剛纔不是暈著過去了嗎?怎麼能醒那麼快?給老孃接著暈”

說著我意念來一根木棍,在淩雲庭一臉錯愕下把人敲暈了。

不信邪的我拍了淩雲庭的臉上發現人已經暈過去的時候。

以防萬一我再來給他一棍,就怕他中途我說話的時候再一次醒過來。

確定好淩雲庭不會在醒來的時候,鬆了一口氣,呼……。

招呼糰子把人抬進院子裡,從井裡麵拿出一碗靈泉水出來清理傷口,又把碗抬到手上,用另一隻手擰開淩雲庭的嘴巴把水喂進去。

等傷口癒合了差不多了,就把人帶出了空間,外麵的夜晚靜悄悄的,隻能聽見蟲子的叫聲,狼群已經離開。

此地不宜久留,但是我自己抬不動淩雲庭啊,難道要在這裡等猛獸來吃了我們嗎?

就在我絕望之時,遠處傳來一聲叫喊“小姐,你在哪兒。”

我聽見了大聲呼叫“奶孃,我在這裡。”

聽到自家小姐的聲從林中深處傳來,在遠處的兩人聞聲尋來。

等到兩人趕到時,看見躺在地上的淩雲庭時。

“小柳妹妹,你們這是去做賊了?還是……怎麼弄成這樣子啊。”

我此時的表情幾乎用一言難儘來表達

“神他喵的去做賊,我們是被狼追趕了。”

林楓大聲的喊道:“什麼,狼群?啊,就這?”眼神還不望向淩雲庭瞄了去。

看了兩人,男人倒在女人的懷裡,林楓瞬間明白了某人的陰謀,然後露出意味深長的笑。

“還不快把這個人扶回去,難道你想在這裡過夜嗎?”

說完我抬手叫奶孃把我扶著回去,等回到家時已經是淩晨了。

回房間關好門鎖好窗,就進空間意念從井口裡的水引出來放入澡盆子裡,脫好衣服美美地泡起澡來。

一個小時後,我躺在床上想著今天倒在淩雲庭的懷裡聞著淡淡的檀香味,看著男人絕美的容顏,自我陶醉中,腦子裡麵有兩個小人在打鬥。

小白毛天使手拿著刀叉“不要再沉醉於男人的美貌之中,男人隻會影響你掙錢的步伐。”

小黑毛惡魔手中拿著大錘子砸向小白毛天使,惡狠狠的說道

“沉迷了又怎麼樣?那還不如把他給綁床上,上了又如何。”

我搖了搖頭,把這兩個小人晃飛出腦洞。

唉!不想了,睡覺早睡早起。

住在隔壁的淩雲庭失眠了,滿腦子裡都是躺在女孩胸前懷裡的柔軟觸感,纖細的腰圍。

低喊一句“該死。”

愈發的睡不著,便起身練了一個晚上的劍。

等我睡醒時已經過了早飯時間了,起身洗漱好路過柴房的時候,他光著膀子在擦藥,膚色白皙,**很健美的,修長的身材,八塊腹肌,是穿衣顯瘦脫衣有肉類型。

許是我的目光太過於熾熱,男人轉過身來看了我一眼,便淡淡地笑道:

“對我的身材可還滿意。”

我臉色羞紅了起來,在心裡說著【滿意,滿意,簡直不要太滿意了。】

轉身就去客廳吃午飯,就在我碗裡麵還剩下幾口飯的時候,男人直接到我的耳邊輕輕的吹了一口氣。

我臉上的紅暈冇有下去,瞬間更紅了,白了淩雲庭一眼。

這一眼可把他樂壞了,看著小小一隻好可愛隻想逗弄。

剛纔的那一幕是某人精心策劃的,隻是為了讓她起床第一眼看到的眼前的美景,火力稍微加快了一點,就這麼一弄效果直接杠杠的。

我隻想趕快吃完飯,回房間裡躺著一秒都不想跟這個傢夥呆著,我要荔枝,不能陷入男色當中。

“柳小姐可是對我有什麼不滿嗎?”

我在心裡大喊【冤枉啊!老子啥時候對你有不滿了,一切都是你自以為是而已罷了。】

我低下頭小聲的說:“我怎麼敢的呀。”

“可我看柳小姐好像不願意看見我。”

臉上的神情沮喪委屈的說著,一副快哭的樣子,似乎下一秒就會落淚一般。

我於心不忍,便安慰的說著:

“我願意啊!”

我說這四個字出來的時候感覺怪怪的,就像是某個儀式上說的話,也冇有多想。

果然淩雲庭露出奸計得逞的笑容,如果柳菡韻看到就會說【會哭的人有糖吃,連反派也不例外。】

隻好把嘴上最後一口飯吃完,就開溜起來,關門進入空間內,看著這四個人正在吃午飯。

我閒來無事便問起這四個人:“你們是哪裡人,家裡可還有什麼人嗎?”

“回小姐的話我們三人,是淮安縣人家裡已冇有人,隻有大壯家裡還有七十歲老母親和一個小兒子如今已經10歲了。”

我在想要不要放其中一個回去給他母親養老呢?“你們中誰是大壯?”

四個人當中長得最不起眼的是大壯,戰戰兢兢的回答道

“小姐,俺就是大壯。”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