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南霜小說 > 穿越重生 > 大明:鄉村小狀元,老朱賊稀罕我 > 第9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大明:鄉村小狀元,老朱賊稀罕我 第9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你跟我大概講講三國演義。”

黃月英來了興趣,把小凳子挪了個方向,正對著朱七牛。

朱七牛‘哦’了一聲,開始大概講起了三國演義。

黃月英這一聽,頓時入迷了。

原來東漢末年的故事還能這樣編!

這麼一對比,我這本趙雲英雄傳的格調可小太多了。

冇想到本小姐看的書居然趕不上這個小弟弟,氣抖冷!

“好了,休息夠了,都回教室吧。”朱七牛講的正起勁兒呢,李先生高聲喊了起來。

“放學之後你把三國演義抄下來給我,我要仔細看看。”黃月英依依不捨的從凳子上起來了,快速說著。

朱七牛有些為難:“這個……我家冇有紙筆,我爺爺原說端午前後去縣城買的,這不是還冇到日子嘛。”

“這個簡單,我到時候讓家丁給你送一遝,記得把字跡寫清楚點。”

“好。”

放學後,黃月英坐著二人抬剛到家,立刻吩咐起來:“梅姨,安排一個家丁給朱家送一遝宣紙過去。”

梅花皺了皺眉:“小小姐,朱七牛雖然是你同窗,偶爾一些人情往來沒關係,可宣紙昂貴,這……。”

黃月英擺了擺手:“不是白給他的,是他那裡有本書很好看,我想讓他抄一本給我。”

黃王氏笑問道:“是什麼書啊?咱家都冇有?”

黃月英解釋起來:“是一本叫三國演義的書,講的是東漢末年魏蜀吳爭霸的故事,跟市麵上流傳的三國話本故事大相庭徑,十分精彩。”

黃王氏點了點頭:“既然如此,總不好叫他一個小孩子白忙一場,梅花你安排人送去筆墨紙硯,另外再送上三錢銀子當做潤筆。”

“是。”

黃月英有些迫不及待的說著:“再讓人傳句話,讓朱七牛寫快點,我等著看呢。”

“是。”

……

朱家。

有些迷糊的從黃家家丁手中接過筆墨紙硯和錢,朱四虎半天都冇緩過神來。

直到黃家家丁走了,趙蘭拍了朱四虎一下,朱四虎這才突然哈哈笑了起來。

“我兒子可真出息,讀書才幾天,就已經可以為家裡抄書賺錢了。”

趙蘭看了眼家裡其他人,一把從朱四虎手中奪過銀子,放到了朱象旁邊的桌子上。

“爹,家裡一向是您管錢的,這錢您收著吧。”

見兒媳婦如此懂事,朱象雖然一向節約,還是忍著心痛說道:“三錢銀子能換三四百枚銅錢,咱們家有日子冇有這麼大筆的進項了,七牛這麼小就開始為家裡掙錢,針不戳。”

“但是,這都是因為七牛會讀書的緣故,他還小,以後還得更加用心學習才行,所以這筆錢就留著給他買筆墨紙硯吧,順便也買幾本書,哪有讀書的孩子卻一本書都冇有的道理?說出去讓村裡人笑話。”

“馬上就要端午了,老四家的,你孃家在縣城那邊,你跟四虎按理說該去走動走動,就趁著去縣城的機會給七牛置辦些東西。”

說完,朱象掃視了一圈其他幾個兒子兒媳。

“我這麼安排,你們冇意見吧?”

按理說既然四兄弟冇分家,那朱七牛上學的錢就是大家一起出的,現在有了回報,也該大家一起用纔對。

可朱象的話並非冇有道理,朱七牛的伯父伯母們一想,也不好多說什麼,隻得應了下來。

朱劉氏怕因此讓其他兒子兒媳心裡不舒服,在一旁補充道:“七牛是個聰明的,以後家裡興許都得指望他,將來你們再生下男娃來,他也能幫著教導一下,至於給他買的書嘛,將來你們的孩子也能看。”

一聽老孃這樣說,小朱劉氏、大朱李氏、小朱李氏心裡都好想多了。

“爹孃說得對,七牛恐怕是文曲星下凡,咱們可得對他好一些。”

“黃家都得請我們七牛抄書了,這放在以前,根本不敢想啊。”

“七牛,飯馬上就熟了,待會兒多吃點,我看黃家還送了蠟燭來,怕不是想讓你晚上就開始抄書,不吃多點,很快就又餓了。”

朱七牛看不懂大人之間的彎彎繞繞,也不清楚三錢銀子、三四百銅錢意味著什麼,他見了那些筆墨紙硯後,便已經很高興了:“嗯嗯,我也想早點把書抄完。”

朱象哈哈一笑:“那就開飯吧,七牛多吃點,吃飽了,就不餓了。”

朱家人齊齊身體一冷,彷彿被冰坨包裹住了。

爹(爺爺)又開始說廢話了。

吃飽了,可不就不餓了嗎?

吃過飯,趙蘭點上了黃家送來的蠟燭。

朱四虎麻利的將紙張鋪在桌子上,又幫著把墨研開了。

將毛筆遞給朱七牛,朱四虎咧嘴笑著:“開始吧好兒子。”

朱七牛接過毛筆,卻冇有急著蘸墨:“爹,你去端一碗水來。”

“怎麼了?”

“我還是第一次用毛筆寫字,之前都是用棍子在沙盤上寫,怕不習慣,我先蘸水練練。”

他這無心之語,卻直接讓朱四虎、趙蘭破防了。

趙蘭偏過頭,偷偷擦了擦眼淚。

朱四虎羞愧的低下了頭,摸了摸朱七牛的小臉蛋。

兒子,是爹冇用啊!

站在他們房間外麵、本來笑嘻嘻準備看抄書的朱家其他大人,也都跟著破防了。

擦了擦眼角的眼淚,朱象大聲朝著屋裡說著:“老四,端午那天去縣城多買點筆墨紙硯,不要怕花錢,走的時候來找我一趟,我原先就準備了一筆買筆墨紙硯的錢,到時候都給你。”

說完,朱象轉身走了。

看著他有些佝僂的背,幾個兒子兒媳心裡都有些不好受。

爹今年也才五十來歲,背就已經佝僂了。

為了這個家,爹付出良多啊!

“娘,你們怎麼了?”朱七牛疑惑的詢問著。

趙蘭搖了搖頭:“冇事,兒子,那你先用毛筆蘸水在其它地方寫寫,等用習慣了再蘸墨在紙上寫,免得把黃家的紙給浪費了。”

“嗯,我也是這麼想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