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南霜小說 > 穿越重生 > 大明:鄉村小狀元,老朱賊稀罕我 > 第6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大明:鄉村小狀元,老朱賊稀罕我 第6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回到黃月英身旁坐下,朱七牛邀請道:“小妹妹,我三伯父說等我搬到丙室去,他就上山打野味獎勵我,到時候你要不要去啊?山上的野味可好吃了。”

黃月英正要說話,李先生走了進來。

“七牛啊。”

“怎麼了先生?”

“黃月英比你大一歲。”

“所以?”朱七牛眨了眨大眼睛,一臉憨厚。

“所以你應該叫她小姐姐。”

朱七牛:(⊙o⊙)…

“七牛,我算了一下,你可是已經學會快二百個生字了,是回家之後家裡大人也教過你嗎?”李先生高興的詢問著。

朱七牛張了張嘴,就要把夢裡的神奇說一下。

但他又隱隱覺得這件事還是不要到處說比較好。

便隻是含糊的‘嗯’了一聲,反問道:“先生今天還要教我生字嗎?”

李先生點了點頭,又開始教丁室的大家生字了。

但實際上,大家僅代指朱七牛和黃月英。

至於李狗蛋他們,連之前教的都還冇學會呢。

李先生心中暗暗搖頭,這幾個孩子怕是廢了。

教完生字,李先生去了隔壁的丙室,繼續教授千字文背誦。

朱七牛連忙豎起耳朵聽著,嘴裡一邊唸唸有詞,冇多大會兒,便又將今日份的千字文給背會了。

在將丙室和乙室的學生課業都教完後,李先生又返回了丁室。

“七牛,我今天教丙室學生的千字文你記住了嗎?”

朱七牛道:“都記住了。”

“那好,你背一遍我聽聽。”

“罔談彼短,靡恃己長。信使可覆,器欲難量。墨悲絲染,詩讚羔羊。景行維賢,克唸作聖。德建名立,形端表正。空穀傳聲,虛堂習聽。禍因惡積,福緣善慶。尺璧非寶,寸陰是競。”

李先生撫掌大笑:“好,一點都不錯,七牛果然是個讀書的苗子。”

李先生原先打算等朱七牛學會幾百個生字再把他挪去丙室,可眼看他在千字文方麵完全跟得上丙室孩子的進度,甚至還要超過那些孩子,心中不禁改了主意。

雖然現在七牛學會的生字還不多,可照他這認字速度,隻要幾天就能趕上丙室的學生,與其讓他在丁室‘鑿壁偷光’,還不如直接去丙室一起學習。

抱著這個想法,李先生冇有過多猶疑,直接宣佈道:“七牛,月英,你倆都跟我去丙室,以後你們就在那裡上學。”

朱七牛大喜過望,牽起黃月英的手就小跑了過去。

黃月英本能的想要掙脫,可她畢竟是大戶人家的小姐,哪有朱七牛這種莊戶人家的蠻力?

得虧是朱七牛冇把她往溝裡帶,否則今天她身上這件繡著大腦斧的新衣服可就毀了。

見朱七牛纔來學了兩天就挪去了丙室,李狗蛋等丁室的孩子十分驚訝。

驚訝之餘,李狗蛋又暗暗偷笑了幾聲。

得,朱七牛這小子又要多吃幾年讀書的苦了。

哪像我啊,要不了幾天就可以退學回家了。

……

丙室。

李先生先是安排朱七牛和黃月英坐下,然後咳嗽了一聲。

滿教室的孩子立刻都看了過來。

李先生指了指朱七牛和黃月英:“他們兩個以後也在這個教室上學,你們可不要看他們小就欺負他們。”

李二狗豪爽一笑:“那哪能啊先生,七牛也是我們一個村的。”

其他幾個朱七牛的同窗紛紛點頭。

李先生滿意一笑:“很好,那你們繼續背書吧,務必把今天我新教的這段千字文背好,明天我要檢查。”

“是,先生。”

李先生走後,李二狗等五六個孩子立刻嘰嘰喳喳背起了千字文。

朱七牛跟著嚎了幾嗓子,發現黃月英從始至終就冇張過嘴,湊過去問道:“你怎麼不跟著讀?”

黃月英道:“我娘說女孩子大聲背書不文雅。”

“哦。那我之前說的事你想好了嗎?”

“什麼事?”

“就是去我家吃野味的事兒啊,我已經挪到丙室來了,我三伯知道後一定老高興了。”

“這嘛……。”

“我跟你說,要是能打到野雞就好了,山上的野雞和家裡養的雞味道完全不同,如果和去年曬乾的蘑菇一起燉,咕嚕咕嚕的,老香了。”

黃月英潔白的喉嚨湧動了一下。

雖然她出身高貴,可野味這種東西也是極少吃到的。

“真的有那麼好吃嗎?”

朱七牛興奮道:“當然了,我還能騙你不成?”

黃月英猶豫了片刻:“我……要回去問問我娘,如果她同意,我就去。”

“好,那就說定了。”

“嗯。”

轉眼又放學了。

朱七牛回到家,第一時間把自己挪到丙室的事情說了下。

家裡人一聽,老高興了。

朱七牛的奶奶朱劉氏第一時間走到院子的角落跪了下去,麵朝東北方向小聲唸叨起來。

許久後,朱劉氏回到大堂,對正在擇菜的小朱劉氏喊道:“大媳婦兒,煮飯的時候在飯甑裡放一個生雞蛋,以後每天晚上也都弄一個,咱們七牛需要吃點好的。”

聞言,四個兒媳都有些變了神色。

朱七牛的母親趙蘭自然是高興的很。

三個伯母則微微有些……羨慕。

唉,誰叫自己的兒子不是讀書的料呢?

想到這裡,三個伯母也不好說什麼,默認了這項家庭開支。

一個雞蛋,按理說也不值太多錢,但一天一個的話,一個月就是三十個,這要是拿去鄉鎮集上賣掉,那可不是一筆小錢。

對於朱家這樣的家庭而言,這筆錢肯定越發顯得貴重。

不久之後,朱象帶著四個兒子放工回家了,得知朱七牛真的挪到丙室去了,全都樂不可支。

“好啊,我孫兒是個好樣的,現在你挪到丙室去了,你就不是丁室的學生了。”

一家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想笑又不敢笑。

嗯……既然都挪去丙室了,可不就不在丁室嗎?

如果華佗在世。

那他……一定冇死。

“老頭子你又來了,每次一高興就亂說八道。”還是朱劉氏看不下去了,無情揭穿。

家裡晚輩紛紛偷笑。

“三伯。”朱七牛狡黠一笑,抱住了三伯的大腿。

“知道了,現在農活都差不多了,明天我就去山上給你打野味。”朱三虎失笑道。

“最好是打到野雞,我答應黃月英要請她吃野雞燉蘑菇。”朱七牛強調起來。

“人家能答應來嗎?”趙蘭有些侷促的問著。

朱七牛攤了攤手:“我也不知道,她說回去問問她娘,她娘同意她就來。”

朱三虎摸了摸朱七牛的頭:“我知道了,我會儘量打兩隻野雞的。”

“謝謝三伯。”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