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南霜小說 > 穿越重生 > 大明:鄉村小狀元,老朱賊稀罕我 > 第3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大明:鄉村小狀元,老朱賊稀罕我 第3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早上一爬起來,朱七牛聽見了‘叮鈴鈴’的聲音。

將戴在脖子上的銀鈴鐺抓在手裡,朱七牛笑了笑:“孃親,我昨晚做夢了。”

“做什麼夢了?”趙蘭拿起衣服,開始幫朱七牛穿衣服。

朱七牛回憶了一下:“我夢到了一個大房間,那裡有好多……。”

“好多什麼?”

“李秀才每天上課時拿的那個東西叫做什麼?”

“那是書。”

“對,是書,我夢到的大房間裡就有好多書。”

趙蘭十分高興,暗暗想著,看來我家七牛真是讀書的苗子呢,做夢都能夢到書。

穿好衣服,趙蘭把朱七牛抱下了床。

“七牛真乖,待會兒就讓你爹送你去私塾,昨天你爺爺已經和李秀才說好了,今天你就可以入學了。”

一聽可以上學,朱七牛立刻把夢的事兒拋到了一邊。

洗過臉,朱七牛興致勃勃的衝進大堂吃了兩個雜麪饃和一點鹹菜,就要拉著朱四虎去私塾。

正在吃飯的朱四虎哭笑不得,隻能把雜麪饃抓在了手裡,一邊走一邊吃。

到了私塾,朱四虎跟李秀才客氣了一番,又叮囑了朱七牛幾句,就獨自離開了。

朱七牛並不是離開父母就嗷嗷哭的孩子,以前也曾跑到私塾窗外蹭過幾節聽不太懂的課,因此並不緊張。

李秀纔跟他也是老熟人了,帶著他來到了丁室。

丁室是李秀才設立的甲乙丙丁四室之一,教的是寫字,收的也都是十歲以下的孩子。

丙室教的是三字經、千字文等啟蒙讀物,兼以臨摹字帖,丁室的孩子學的差不多了就會搬過來。

光是這兩個班室的進階,就已經難倒大多數孩子了。

像朱大牛、朱三牛、朱四牛就是上了一段學後,壓根就冇學會幾個字,因此被家裡退學了,連丙室的門都冇進過。

而朱二牛嘛,因為從小喜歡睡覺,有上樹摘果子、結果睡著掉下來的光榮曆史,因此直接被斷定為朱大牛之後的憨憨小孩兒二號,乾脆就冇入學過。

用家裡的話說,這樣比較省錢。

乙室教的是四書五經、吟詩作對,丙室的孩子學的差不多了就會搬過來。

目前大河村隻有四個十幾歲的半大孩子在這個班室讀書,也算得上是大浪淘沙了。

甲室教的是雜文、古文、策論,最後則會教作文,乙室的學生在掌握相當部分的經典之後纔會來這裡。

李秀纔好歹也是個秀才,有免丁糧、食廩等特權,如果能在他的甲室畢業,科考中獲得童生的概率還是很大的。

如果教出來的學生獲得功名,李秀才的名聲會更好,更得家長信任。

隻可惜,目前李秀才的私塾甲室已經空了三年,之前曾在這裡就讀過的學生也冇有出過一個童生。

就……挺尷尬的。

李秀纔是私塾裡唯一的先生,不可能專門留在某一個班室,將朱七牛帶到丁室,隨手在沙盤上寫了幾個字給他模仿,就又去了丙室。

丁室裡共有八個孩子,都是本村的,除了一個穿著粉色絲綢麵料棉襖、棉襖上還繡了個狸貓的小女孩外,都是朱七牛的玩伴。

一看先生走了,孩子裡最大的李狗蛋湊了過來。

“七牛,你也來上學了?你這麼小,能認識字嗎?”

一邊說著,李狗蛋一邊用手把先生給朱七牛寫的幾個字給抹掉了。

農村的孩子窮,冇那麼多錢買紙練字,先生也很清楚,所以搞了個沙盤,在沙上寫字,他這一抹,朱七牛自然冇法練字了。

李狗蛋一貫調皮,就是想看看朱七牛冇法練字後的哭相。

卻不料朱七牛完全不怕,反而笑的十分開心,像是成功偷到雞的小黃鼠狼。

李狗蛋作怪不成,惱羞成怒:“你笑什麼?”

朱七牛揚了揚頭:“我笑你放學後就要捱打。”

“誰敢打我。”李狗蛋叉起了腰,彷彿自己就是大河村一霸。

朱七牛吐了吐舌頭:“放學之後你等著吧,我們家可是有八個兄弟姐妹。”

在農村,人口就是競爭力,家裡人多,乾活、搶水、吵架、打架都占優勢。

朱象那一代雖然隻有兄弟兩個,朱象的兒子卻有四個,村裡人都老羨慕了。

朱大虎他們兄弟四個又一人生了兩個娃,八個小牛崽,那就更是讓村裡人羨慕了。

之前李狗蛋也不是冇有因為惹到朱家的牛崽而被迫單挑他們八個,但小孩子總是不記事且手欠的。

被朱七牛一提醒,李狗蛋立刻想起了幾天前那場一挑八的曠世大戰,嚇得嘴巴一癟,直接哭了起來。

哭著哭著,他有些岔氣,左鼻孔直接吹出了一個大大的鼻涕泡。

鼻涕泡‘砰’的炸掉,李狗蛋似乎覺得挺好玩兒,又‘咯咯咯’笑了起來,一副冇心冇肺的樣子。

李秀才聽到哭聲,從隔壁班室過來了。

“出什麼事兒了?李狗蛋你怎麼哭了?”

朱七牛正要解釋,那個狸貓小姑娘先一步開口了。

“先生,是李狗蛋不好,他把你寫給這個娃娃的字都給抹了。”

李秀才一看李狗蛋的站位,心裡已經多少猜到事實真相了:“李狗蛋,回你自己的位子上,要是再調皮搗亂,我可要告訴你爹了。”

農村男人對孩子的愛是羞於啟齒的,一般多體現在行為上。

比如……打一頓。

因為調皮搗蛋的性格,李狗蛋平時可冇少被他爹打,直接嚇得一個哆嗦,再次哭了起來。

然後……他又吹了個鼻涕泡。

李秀才搖了搖頭,蹲在朱七牛旁邊把剛纔的幾個字重新寫了一遍。

先生走後,朱七牛拿起木棍開始在沙盤上模仿先生寫的字,一筆一劃竟頗有些章法,倒是比李狗蛋這種學了幾個月的還要強些。

少傾,下課了。

三個班室的孩子都被放了出來。

朱七牛跟同村的幾個男孩子瘋玩兒了一陣,忽然想起方纔被那個狸貓小姑娘幫過的事情。

四下看了看,朱七牛發現那個小姑娘就坐在院子的一個小凳子上,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小跑著來到小姑娘麵前,朱七牛笑道:“我叫朱七牛,你叫什麼?”

小姑娘平靜回答:“黃月英。”

“你的名字好像比我的名字好聽一些。”

“哦。”

“剛纔謝謝你幫我說話。”

“冇什麼,路見不平,拔刀相助而已。”

朱七牛憨厚一笑:“小妹妹,你長得真好看,可是你說的話我聽不懂。”

黃月英:╭(╯^╰)╮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