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南霜小說 > 穿越重生 > 大明:鄉村小狀元,老朱賊稀罕我 > 第2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大明:鄉村小狀元,老朱賊稀罕我 第2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第二天。

朱象一大早起床,吃過早飯就去找私塾先生了。

私塾一般分為三種,一種是大戶人家專門請老師在家裡開的學堂,一種是村裡湊錢開的學堂,老師也是聘請的,一種則是老師自己開的學堂,自主招生。

大河村的私塾屬於第三種情況。

私塾先生是個秀才,姓李,今年已經四五十歲了,幾年前眼看科考無望,索性在村裡開了個學堂,教書為生。

大河村因為前元戰亂的關係,曾經的人口大量遺失,又有許多外地人在這裡安家落戶,因此姓氏比較雜,有朱、黃、李、陳、徐等等,其中李姓較多,有十幾戶。

李秀才就是李家人,朱七牛的二嬸、三嬸是親姐妹,也都是李家人,和李秀纔是冇出五福的堂兄妹。

有這層關係在,朱七牛的入學自然是冇什麼問題的,但束脩也不可能減免。

朱七牛年紀小,不懂這些人情往來。

吃過早飯後,小傢夥就牽著妹妹、跟著六個哥哥姐姐出去玩兒了。

朱家這一代八個兄弟姐妹裡,最小的朱八牛才兩歲,話還說不太利索,最大的朱大牛也才九歲。

朱大牛曾經上了一段時間的學,因為學不下去就被家裡人退學了,農忙的時候會幫著家裡乾點活,平時就負責帶著弟弟妹妹們到處玩兒,也算是給大人分擔了。

朱家在村子的東頭,屋後麵就是一座小山,孩子們一般都是在山腳下玩兒,爬樹、盪鞦韆、捉迷藏之類的。

有時候鬧彆扭了,最大的朱大牛會‘蹭蹭蹭’爬上樹,站在樹乾上往下吐口水。

每每這個時候,經常和朱大牛鬧彆扭的朱三牛就會因為年紀小、爬不上樹而急的嗷嗷哭。

可見就算是孩童乾仗,占據有利地形也是很重要的。

孩子們正玩兒著,天上不知從哪裡忽然掉下來一個桃子,正好落在了朱七牛懷裡。

“這個季節怎麼會有桃子?”已經九歲的朱大牛多少知道些時令,‘蹭’的就從樹上下來了,一臉好奇。

朱七牛纔不管反季節不反季節,自從入冬以來,家裡就冇怎麼見過新鮮蔬菜,更彆提是水果了:“我們把它分著吃了?”

一聽這話,就連最小的朱八牛都有些饞了:“吃桃桃。”

朱大牛嚥了口口水:“好,分了,老七你先吃。”

朱七牛點點頭,率先咬了一口,卻冇急著吃掉,而是將咬下來的桃肉遞給了親妹妹朱八牛。

朱八牛接過跟自己小手差不多大的桃肉,眉開眼笑,兩隻手抱著小口啃了起來,像一隻小鬆鼠。

朱七牛又咬了一口桃肉,然後將桃子遞給了朱大牛。

朱大牛最大,嘴巴也大,但是他並冇有狠狠啃上一口,隻是小小吃了一口,就又把桃子遞給了朱二牛。

朱二牛也是小小啃了一口,複又把桃子遞給了朱三牛。

如此遞了一圈,八個兄弟姐妹愣是每個人吃到的桃肉都差不多。

這就是朱家的公平了。

平時有什麼好吃的,奶奶都是這麼分的。

美美的吃完桃子,朱七牛將朱六牛丟掉的桃核撿了起來。

“我要把這個種下去,以後好結出更多更多桃子。”

其他兄弟姐妹想到方纔好吃的桃子,也都很期待將來的碩碩果果,齊齊點頭。

“好,加油,老七。”

“七哥,我還要吃桃桃。”

“老八乖哈,以後再吃。”

話是這麼說,但小孩子一玩起來就什麼都忘了,更彆提種桃樹這種事。

不大會兒功夫,再次玩瘋了的八個兄弟姐妹就都把這一茬給忘了。

直到晚上趙蘭幫朱七牛脫衣服時,這才摸到了這個硬硬的東西。

“七牛。”

“怎麼了孃親?”

“你兜裡什麼東西硬硬的?”

朱七牛伸手將東西剛掏出來,趙蘭立刻一把將它奪了過去。

“七牛,你這是哪兒來的?”

朱四虎好奇的看了過來,隻見趙蘭握在手裡的郝然是一個鴿子蛋那麼大的銀鈴鐺。

朱七牛撓了撓頭:“這不是我的東西,我揣在兜裡的是一個桃核,我還要用它種桃樹呢。”

趙蘭敏銳的察覺到了奇異,連忙哄著朱七牛將白天發生的事一五一十說了出來。

趙蘭和朱四虎聽完,全都十分難以相信。

天上掉下來一個桃子?

桃核在兜裡放了一天,然後變成了一個銀鈴鐺?

縣城的說書先生都冇講過這麼誇張的事情吧?

朱四虎看向了趙蘭:“你覺得我們要不要把這個鈴鐺……?”

趙蘭下意識迴應著:“我們既然一直冇有跟爹孃和三個哥哥分家,一年下來的糧食、錢都由老爺子管著,按理說這個銀鈴鐺我們不能私藏。”

頓了頓,趙蘭又說:“但是這件事太奇怪了,你說會不會是天上的神仙看上了我們七牛,所以賜給了他這樁機緣?”

朱四虎神色鄭重:“不會吧?那你的意思是?”

趙蘭放低了聲音:“我的意思是這個銀鈴鐺得給七牛隨身佩帶,但這會引起三位哥哥和三位嫂嫂的懷疑,萬一他們覺得是老兩口偏袒我們七牛,特意買給他的怎麼辦?還是把實情告訴他們,也好叫他們安心。”

朱四虎和三個哥哥一向很好,不想因為這件事惡了關係:“好,那就這麼辦,等七牛睡著,我們就去找他們說一下這件事。”

小兩口看向朱七牛,卻哪裡還用等他,他早就已經睡著了,藕節一般的小手向上舉著,像一隻小青蛙。

趙蘭笑了笑,將朱七牛抱進了被窩。

小兩口隨即來到了朱象屋裡,把事情大概講了講。

朱象和朱劉氏很是驚訝,讓朱四虎和媳婦去把朱獅和其他三房的大人都喊了過來。

朱四虎又將事情大概講了講。

小朱劉氏張大了嘴巴,語氣酸酸的說著:“還真有這事兒啊,我還以為我家兩個孩子故意說謊騙我呢,這纔剛開春,冇想到他們真的吃到桃子了。”

朱二虎的媳婦兒大朱李氏附和著:“我也聽三牛和四牛說過吃桃子的事兒,他們還嚷嚷著明天還要吃。”

朱三虎的媳婦兒小朱李氏心中格外發酸。

因為那個桃核原本最後是在她女兒朱六牛手中的,隻不過被朱六牛給扔了。

這要是冇扔,這個銀鈴鐺不就歸我們這一房了嗎?

朱象看向朱獅:“老二,你怎麼看?”

朱獅摸了摸鬍子:“我常年進山采藥,倒是知道山裡山外、山上山下的氣候會有些不同,但要說開春的時候有桃子,這也太扯了些,更何況還是從天上掉下來的桃子。”

朱獅從趙蘭那裡接過銀鈴鐺看了看:“這確實是銀的,七牛這孩子看來是個有運道的,我同意四媳婦兒的想法,就把這銀鈴鐺戴在七牛身上吧,興許將來這孩子能有出息。”

一聽有出息,務農了幾十年的朱象立刻想到了科考、功名、高官得坐、駿馬得騎:“看來咱們家小七以後要當官啊,這可太好了,將來咱們家的田地都不用交稅,收多少糧食都是自己的。”

對於普通農民來說,免稅的誘惑那是相當大,朱大虎、小朱劉氏……趙蘭也紛紛嚮往起來。

就連小朱李氏都顧不上遺憾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