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南霜小說 > 穿越重生 > 大明:鄉村小狀元,老朱賊稀罕我 > 第10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大明:鄉村小狀元,老朱賊稀罕我 第10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用毛筆蘸水在桌子上練了會兒字,朱七牛感覺適應的差不多了,趙蘭連忙用抹布把桌子擦乾淨,又將宣紙撲了上去。

朱七牛抬筆便寫。

話說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週末七國分爭,併入於秦。及秦滅之後,楚、漢分爭,又併入於漢。漢朝自高祖斬白蛇而起義,一統天下,後來光武中興,傳至獻帝,遂分為三國。推其致亂之由,殆始於桓、靈二帝。桓帝禁錮善類,崇信宦官。及桓帝崩,靈帝即位,大將軍竇武、太傅陳蕃共相輔佐。時有宦官曹節等弄權,竇武、陳蕃謀誅之,機事不密,反為所害,中涓自此愈橫。

……

是夜,睡夢中的朱七牛再次在夢裡重溫了一番三國演義,記憶得到了加深。

轉過天,朱七牛揹著寫好的六張三國演義書稿和筆墨紙硯來到了學堂。

天氣轉暖之後,綠意漸濃,去往學堂的小路兩邊開滿了野花,紅的、藍的、紫的、黃的,雖比不上精心雕琢的富貴人家的花園,但也有幾分美感。

黃月英早早就等著了,一看到朱七牛,立刻伸出瞭如玉般的小手。

朱七牛會意,解開包裹,將書寫好的三國演義書稿遞了過去。

黃月英立刻聚精會神的看了起來。

不久後,該上課了,黃月英正好看完。

今日先生給朱七牛安排的功課依舊是練字,朱七牛早想到這點了,所以才索性把黃家借用的筆墨紙硯帶了過來。

鋪好紙,研好磨,朱七牛抬筆便練起字來。

寫的依舊是三國演義。

黃月英朝著他這邊瞄了一眼,眼神中透露出幾分喜色。

李先生冇料到朱七牛居然帶著筆墨紙硯來上課了,還以為是朱家人發現了朱七牛的讀書天賦,所以特意湊錢去買的。

走到朱七牛身後掃了眼,見他寫的字規規矩矩,雖然難登大雅之堂,但屬實超過同齡人,李先生微微一笑,又轉去了丁室。

一堂課的時間很快過去,又到了休息時間。

而朱七牛也利用這一堂課的時間再次寫了六張的三國演義書稿,約莫有四千來字。

先生剛一宣佈休息,黃月英便跟個兔子似的竄了出去,還帶走了朱七牛寫好的三國演義書稿。

還是那個小凳子,黃月英端正的坐了上去,手拿三國演義書稿,看的如癡如醉。

朱七牛在她身旁晃了兩圈,見她無動於衷,癟了癟嘴,也不好打擾她,徑直找李二狗他們玩兒去了。

之後的三堂課,朱七牛依舊是一邊練字一邊默寫書稿。

越到後麵,他寫的就越慢越少了。

無它,手疼而已。

到底是四歲的孩子,體力冇法跟大人相比。

最後加到一起,他這一天才寫了不到八千字而已,就算加上昨天晚上寫的,也纔不到一萬二千字,相較於整本三國演義,隻能說是九牛一毛。

放學後,黃月英讓朱七牛跟她同路。

一邊坐在二人抬上翻著書稿,黃月英一邊問道:“七牛,我怎麼感覺這故事纔剛開始?”

朱七牛‘嗯’了一下:“是啊,三國演義是從桃園結義開始寫的,一直寫到了三國一統,中間跨度好幾十年,當然不可能一兩萬字就寫完。”

黃月英微微一驚:“這麼長的時間跨度?那這三國演義通篇有多少字?”

“六十多萬字吧。”

“這麼長!”

“那當然。”

黃月英‘哦’了一聲,心裡暗暗想著,既然這書這麼長,是否要給七牛補些潤筆費?

回到家,聽完黃月英的轉述,黃王氏笑語如胭:“冇想到這三國演義竟然這麼長,朱七牛是在何處看到這書的?”

黃月英將稿子遞了過去:“他在哪兒看的,我不清楚,但這書是真好看,孃親你可以看看。”

然後再多給朱家送些銀子。

黃王氏起初還不以為意,隻當是跟一般話本那樣的亂七八糟的東西。

可當她接過三國演義書稿一瞧,很快就也入迷了。

許久之後,她戀戀不捨的放下了書稿,捏了捏近二十張書稿的厚度:“這書確實精彩啊,瞧瞧這書稿厚度,都足夠直接裝訂成一本書了,若是全部寫完,怕是要分成三四十本書。”

黃王氏還是小姑娘時,梅花也跟著一起學過文,學識不敢說比擬那些秀才、舉人,但屬實也不算差:“夫人,若是這三國演義成書真有六十多萬字,那可比太史公的史記還要長,朱七牛要抄完這麼長的書,恐怕得花上幾個月時間。”

黃王氏點點頭:“如此說來,三錢銀子的潤筆費太少了,怎麼也得二兩才行,以後每隔一段時間就給朱家送去二三錢銀子,補齊二兩為止。”

梅花笑了笑:“二兩銀子能買糧食三四石,夠朱家全家吃個把月,這下他們又該樂瘋了。”

黃王氏並未因為自己富貴而看不上朱家人:“尋常百姓人家最愁的就是吃喝,朱家那幾個漢子倒也勤奮,養活了一大家子,下一代的人丁還很興旺,八個孩子全都養活了,希望多了這筆錢後,他們的日子能過得更好吧。”

“夫人慈悲。”

……

一晃三天過去。

這天早上,朱七牛睡了個懶覺。

因為今天是休沐日,不用早起上學,趙蘭也就冇去喊他,任由他睡個夠。

所謂休沐,用白話說就是放假。

之前朱七牛也曾放過常假,每隔十天放一次,每次放一天還是兩天,全看先生的心情。

這次是常假加端午假,合計七天。

一直睡到肚子餓了,朱七牛這才迷迷糊糊的從床上爬了起來。

隻穿著個肚兜走出房間,朱七牛一邊揉著眼睛一邊來到了廚房。

廚房裡這會兒隻有大伯母在擇菜,其她三個妯娌都不在。

朱家這四個妯娌的孃家都是小門小戶,養出來的女兒性格卻截然不同。

大妯娌小朱劉氏在四個妯娌可以說是毫不起眼,就是一般的農婦,但也算得上儘責,相夫教子一樣不落,更做的一手好飯,平日裡彆看一到飯點四個妯娌都在廚房裡忙,但實際上主廚的一直是她。

二妯娌大朱李氏長得人高馬大,十分強壯,性格豪闊,乾起農活來一點不比男人差,有時候農忙了,她跟著男人們也是從天亮忙到天黑,從不叫苦叫累,是附近幾個村子都有名的能乾媳婦,當初正因為看上她這點,朱七牛的奶奶纔會去李家提親。

雖然和大朱李氏是親姐妹,三妯娌小朱李氏則文弱得多,肩不能扛,手不能提,話也很少,一年還總要小病幾次,倒有幾分像大戶人家的小姐,她的繡工了得,鏽出來的花花草草和動物都栩栩如生,平日裡家裡的縫縫補補都是她在做,村裡有姑娘出嫁,人家也會聘請她過去幫忙繡嫁衣。

朱七牛的母親趙蘭文化較高,是個有主意的人,雖然是四弟妹,反而隱隱有幾分妯娌之首的勢頭,因孃家是賣豆腐的,從小幫忙,做的一手好豆腐,所以嫁過來後偶爾也會做幾次豆腐拿到村裡去賣,補貼家用,順便給藏私房錢的撲滿添點重量。

一看大伯母在,朱七牛憨厚一笑:“伯母,我餓了。”

小朱劉氏笑了笑:“你可算是睡醒了,昨晚抄書累著了吧?”

“還好,有吃的嗎?”

小朱劉氏打了小半盆熱水出來,又把掛在外麵的毛巾放進了熱水裡。

“先過來洗臉吧,灶裡的火留了一些,給你熱著飯,還有一個水煮蛋。”

七牛一聽這話,更覺腹中饑餓,潦草的抓起毛巾擦了幾下,便算是洗完臉了。

趁著他洗臉的功夫,小朱劉氏把鍋裡的小米粥端了出來,又從櫥櫃裡拿了一疊鹹菜。

等朱七牛在廚房的桌子旁坐下,小朱劉氏手腳不停,幫著他剝起了雞蛋。

朱七牛接過雞蛋,用力將雞蛋分成了兩半,把其中一半遞給了大伯母。

“伯母,你也吃。”

朱家條件不好,若是趕上荒年,省吃儉用一年下來糧食都未必夠,何況是吃雞蛋?

一般雞下了蛋,朱家都是拿去賣掉,小朱劉氏上次吃水煮蛋,還是她坐月子的時候。

看了看那半個雞蛋,小朱劉氏嚥了口口水:“還是你吃吧七牛,你每天都要抄書,費腦子,要多吃點好的。”

朱七牛憨厚一笑:“伯母不要客氣,我吃半個就夠了,平時的雞蛋我也經常分給爹孃和兄弟姐妹們吃呢。”

小朱劉氏倒是知道自己的兩個兒子經常心心念念跟著朱七牛蹭雞蛋吃。

偏偏七牛是個大方的,每次他自己都是隻吃半個雞蛋,另外半個總是歸了彆人。

小朱劉氏感動一笑,這才接過雞蛋:“好,那伯母也不客氣了。”

“嗯嗯。”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