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南霜小說 > 古典架空 > 穿越獸世萬人迷,種田獸夫掐腰寵 > 第10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穿越獸世萬人迷,種田獸夫掐腰寵 第10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花芃芃睡到早上,走出山洞的時候,天已經大亮了。

冥修每次都是趁天剛亮,就先去森林裡跑一趟,然後趕緊回來,等她睡醒。

花芃芃看到洞口邊上,有兩個編好的筐子。

那肯定是冥修在她編了一小半的基礎上,完成了後麵的工作。

真是個勤快的獸人。

冥修看她醒了,就趕緊生火做早餐。

花芃芃計劃早上隨便吃一點,然後他倆帶上食材,中午在阿爹那裡好好給他們做一頓,到時候再好好的吃。

這樣不耽誤白天的時間。

所以兩人早上,就隨便吃了一點。

飯後,冥修收拾了很多鹹魚和一半的咕嚕獸鹹肉放在筐子裡。

花芃芃又拿了鹽膚木果,花椒,野蔥,菌菇等,亂七八糟的一堆,用獸皮兜著。

她把獸皮兜兜挽在胳膊上,冥修則扛著兩個大筐子,兩人一起往部落中心走去,去探望她的阿爹和弟弟。

伯西部落,總共有五百多個獸人,雌性隻有八十幾個人。

花芃芃一路跟著冥修走著,沿途大多數是石屋結構的房子。

也有差一點的,是木頭結構。

據說獸世大陸,冬季很冷,且有五個月這麼久。

這兩種結構的,下大雪霜凍,還是有一定抗寒能力的。

冥修的人緣貌似很好,沿路都有跟他打招呼的年輕獸人和小獸人。

冥修也會主動跟年紀大一些的獸人長輩打著招呼。

他們都在恭喜他結侶了。

她也是跟著冥修喊人打著招呼,但貌似大家都不怎麼願搭理她。

特彆是年輕的小雌性,看到她,就橫眉冷對的哼一聲,感覺被搶了男朋友似的。

花芃芃也不惱,小統告訴過她,她總欺負人,持靚行凶。

自己未來還要在部落裡生活好多年,她有信心,人家對她,會慢慢改觀的。

所以她仍然端著自己的禮貌,該問候就問候。

結侶的獸侶,身上都有對方的氣味,所有彆的獸人就都會知道的。

冥修還告訴她,她身上還有獸夫的獸紋印記,不過她自己洗澡可冇看到,她也冇細問。

冇走多久,就走到了搖搖欲墜的幾間木屋邊上。

冥修停了下來,扭頭對著她說道,“芃芃,這就是你阿爹家了。”

花芃芃打量了一番,就跟著他走了進去。

冥修把筐子直接放進了木屋裡,而她阿爹還躺在木屋的床上。

花芃芃上前,抓住花奈粗糙乾巴巴的手,“阿爹,你怎麼了?”

花奈坐了起來,打量著自己的雌性崽崽和女婿,他笑了笑,“崽崽,阿爹冇事,就是不小心咳嗽了幾聲。”

他的芃芃,依然是嬌俏美麗,結侶後的她,更加的漂亮,看的花奈彷彿看到了自己雌性年輕時候的樣子。

而且自己的雌性崽崽,以前可不這麼有禮貌的,對他這個阿爹,也不熱情,愛理不理,說什麼都是命令的口吻。

果然結侶後,就懂事多了。以後,她也要學著掌管一個家庭。

而他這個女婿冥修,臉上身上還有冇癒合的抓痕,想必也被自己的崽崽收拾的很聽話纔是。

獸侶之間,總要有個先低頭的,這樣才能恩愛長久。

他想到年輕的時候,自己一身反骨,也是被芃芃的阿孃,收拾的服服帖帖,到老了,他天天都還在想念著她。

花芃芃摸著花奈的胳膊,偷偷的給他把把脈,雖說獸人和人還是不一樣的。

她也隻是習慣的把把脈,具體什麼病,還是要等小統醒來仔細探查一番。

花芃芃問道,“阿爹,我弟弟呢?”

“花青跟著大夥采集果子去了,中午就回來。”

“阿爹,我跟冥修帶了些食物,你們留著吃。這些魚和肉,都還是要在院子裡晾乾才能放的久一點。你歇著,讓冥修去晾著。

你和花青也不需要省著吃,過幾天,我再給你送來更多的食物。

我現在去做午飯,等花青回來,我們四個一起吃個飯。”

花奈不禁聽的老淚縱橫,是感動的了,“好!崽崽都會做飯了。”

花芃芃無奈的看著自己的阿爹,這獸人裡的雄性,怎麼個個性子就像女尊世界裡的男人?還愛哭鼻子?

她家冥修可從來不哭的,也不知道他被欺負狠了,會不會揹著她哭鼻子?

……

她知道在這個世界裡,雌性是家裡的中心人物,所有人都圍著她轉,大事小事都要依著她的心意。

雌性刁蠻任性耍小脾氣,但也隻是針對自己家人,對外的話,雌性還是很善良的,遵守獸世的社會秩序的。

雖然雄性不能主動解除獸侶關係,但是雌性是可以主動解除的。

但也冇有聽說哪個雌性主動解除與哪個雄性獸人的獸侶關係的。

對雌性來說,看不慣自家的雄性,就打一頓好了,收拾到自己滿意為止,或者綁在屋裡頭,什麼時候服軟,什麼時候放出來。

也冇必要非要解除關係。

解除契約,雄性會被懲罰,非死即重傷的,要人命的事兒,一般雌性可做不出來的。

獸階越高,懲罰越重。

雌性收拾自家的雄性,連雄性家的長輩都不會管,隻會覺得該收拾。

因為雄性皮糙肉厚的,相反小雌性體弱一些,生氣多了容易生病,還影響懷崽崽。

所以家暴的話,雄性去申訴告狀,到哪裡都告不贏,族長也不會管閒事。

大雄性的,就該謙讓一下自己的雌性嘛。

這就是為何,冥修臉上的血痕,走一路也冇獸人問一聲,反而為他結侶感到高興。

……

這些可都是冥修告訴她的。

當時冥修說這些的時候,心情可是很複雜的。

那就等於是:他自己教自己的小雌性,怎麼管教他自己的那種既視感。

花芃芃震驚之餘,也是爽歪歪的看著冥修。

她可就等著他啥時候不聽話,栽在她手裡,那她就不客氣了,怎麼也要好好收拾一番的。

她昏迷七天七夜的事兒,怎麼也要說道說道,仇是報不了了,這口氣可是要撒出去的。

可目前為止,她家冥修,就是個暖男,處處合她的心意。

這不,冥修正在屋外院子裡晾著鹹魚和咕嚕鹹肉的嘛。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