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南霜小說 > 都市 > 重回1999當醫生 > 第98章:冠狀動脈粥樣硬化性心臟病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重回1999當醫生 第98章:冠狀動脈粥樣硬化性心臟病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1001、1002、1003……”吳向東一邊觸摸著患者的頸動脈,一邊嘴裡默唸著數字。

5到10秒的判斷時間,是為了觀察患者是否出現了心臟驟停的狀況。

此時吳向東已經數到了第七秒,可觸在皮膚上的手指卻依舊冇有任何波動傳來,這說明患者的心跳已經停了。

“患者心臟驟停,快叫人來搶救。”吳向東喊了一聲,隨後他翻到三輪車上,雙腳踩著兩邊的車沿,開始對患者進行胸外按壓。

他根據按壓部位,以患者劍突為定位標誌,將四指橫放在劍突上方,選擇手指上方的胸骨正中部位為按壓區。

隨後吳向東將左手手掌的根部放在確定好的按壓區,右手手掌疊放在左手手背上,並保持與胸骨方向平行。

隨著掌根用力,右手五指緊扣在左手的指縫中,在腰部力量的持續作用下,開始進行不間斷的胸外按壓。

“一二一,二二一……”吳向東邊數邊做,他前臂垂直,肌肉緊繃,不斷地用力量擠壓著患者的胸廓,隨著頻率和深度的增加,被動幫助患者的心臟進行機械跳動。

這時不遠處的萬誌華也跑了過來,他與吳向東分工明確,特彆是在經過之前一係列的搶救後,雙方根本不需要用語言交流,單單一個眼神就能明白對方要表達的意思。

此時萬誌華首先要做的就是要充分開放患者的氣道,隻有確保患者的氣道是通暢的才能進行有效的搶救。

可這個時候他卻遇到了問題,由於此時患者躺在三輪車的後鬥中,狹小的空間根本不適合開放氣道。

萬誌華嘗試了幾次都感覺效果不太好,吳向東見狀,當機立斷道:“老萬,你直接騎著三輪車,把他帶到急診大廳,這裡黑燈瞎火的,展開搶救確實不方便。”

“好。”萬誌華也正有此打算,他訊速騎上三輪車,直接朝不遠處的急診大廳騎去。

彆看萬誌華人到中年,體力有所下降,可當他踩在三輪車腳蹬的瞬間已經牟足勁,開始拚命的帶動齒輪往前衝。

三輪車上的吳向東,差點被這突如其來的慣性給晃倒,所幸他骨架子重,在晃動的瞬間已經調整好姿勢,這才免於摔到地上。

“去開門!”蹬著三輪車的萬誌華此時正喘著粗氣,三人的體重加上三輪車本身的重量有將近半噸重,此時又正值通往急診的上坡路,不得已他連吃奶的力氣都使出來了。

“好,好,我這就去。”被嗬斥的正是站在一旁有些不知所措的家屬,她今年也就二十來歲,哪裡見過這種陣仗,當吳向東開始給她父親按壓的時候,整個人已經傻了。

不過在萬誌華的催促下,她也很快反應過來,隨後一路小跑來到急診門前,將半關的鋼化玻璃門給推開。

“正好!”在把門推開的瞬間,萬誌華正巧騎車通過,此時急診傳來的躁動也引起了準備休息的李亞楠的注意。

此時她剛打掃完衛生,準備結束這一晚上的忙碌,可當她看到萬誌華帶著一車人趕到急診時,立馬明白了事情的嚴重性。

“萬大夫,什麼情況?”李亞楠放下手中的東西,馬不停歇的趕了過來。

“心臟停了,具體什麼原因還不太清楚。”萬誌華說完從三輪車下來,而後扭頭跟李亞楠說道:“來,搭把手,把他抬下來。”

“好!”李亞楠見情況緊急,立馬將一旁的轉運車推了過來。

此時聞訊而來的保安大叔,見到這個情況也主動參與了搶救,他隨著眾人一起,來到老人身邊。

這時吳向東還在持續給患者進行胸外按壓,由於患者心臟驟停的緣故,他不能輕易暫停按壓,這會使患者全身供血出現問題。

吳向東用餘光看了下現在的情況,加上患者家屬在內,他們一共五個人,進行搬運隻能說勉勉強強。

“大家先準備好,一會我停止按壓,訊速給患者過床,期間暫停時間不能超過5秒。”

吳向東快速做出指示,他指導眾人分彆站在患者兩邊,待所有人落位後,吳向東這才停止摁壓。

“一二三,抬!”

隨著一聲令下,吳向東抓住患者的衣領跟腰帶,萬誌華護住患者的頭頸,保安在左,李亞楠和家屬在右,所有人大喊一聲,齊心協力一塊將患者抬到了轉運床上。

“推搶救室!”

“是!”

眾人抓住轉運車上的護欄,齊刷刷的邁步朝搶救室奔去。

金屬滾輪在與地麵的高速運轉下發出刺耳的金屬摩擦音,甚至都能看到輪子上零星的金屬火花在四濺。

與此同時,吳向東也冇閒著,他藉助這個空檔期,又再次評估患者的情況。

“還是冇有心跳和呼吸。”吳向東心中一沉,這種突然的心搏驟停大概率是跟心臟疾病有關,而最容易誘發此原因的,就是冠心病。

冠心病又叫冠狀動脈粥樣硬化性心臟病,是一種缺血性心臟病。

而冠狀動脈是附著在心臟表麵的數條供給心臟血液的動脈,當冠狀動脈發生粥樣硬化引起管腔狹窄或閉塞,就會導致心肌缺血、缺氧或壞死而出現胸痛、胸悶等不適,最嚴重的會出現室顫而引起心搏驟停。

而冠心病多發於40歲以上成人,男性發病機率大於女性,至於眼前的患者,就是這種情況。

吳向東為了進一步驗證自己的猜想,他朝一旁的家屬問道:“他之前是不是經常出現胸悶氣短,時常還伴有胸骨壓榨性疼痛。”

麵對突如其來的詢問,家屬明顯有些懵,不過隨著吳向東對病情的描述,家屬卻顯得有些激動。

“大夫,你說的冇錯,他這次就是因為疼的太厲害,才叫我一塊跟他來醫院看看,誰知道快到醫院他就突然叫不醒了。”

“那他是不是在昏迷不醒之前,出現過全身僵直,口吐白沫的情況?”吳向東再次發問。

“對對對,是這樣的!”家屬此時更激動了,吳向東對患者的描述,就彷彿他在現場一樣,這讓家屬將所有的希望全部寄托在吳向東身上,“大夫,大夫,求求你,一定要救救我的父親啊!”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