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南霜小說 > 都市 > 重回1999當醫生 > 第97章:午夜驚魂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重回1999當醫生 第97章:午夜驚魂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不過此時的萬誌華卻像是打開了話匣子,他見吳向東一副不相信的模樣,直接從懷裡掏出一張卡片擺在他的麵前。

“你還彆信,這張卡是我剛從寺廟裡求來的,它和轉運珠、玉佩有同等效果,能幫助我好運連連,不收病號。”

萬誌華手裡的這張卡片跟平時求來的冇有什麼不同,要說唯一的區彆,就是在卡片的左右兩邊,被人為的寫上了兩行字。

“夜中能平,夢裡能安?”

吳向東劍眉微挑,表情有些嫌棄:“這字恐怕是你自己手寫上去的吧,畫的跟鬼符似得,要多難看有多難看。”

隻見這兩行字,長短不齊,大小不一,歪歪扭扭的就像兩條黑蚯蚓在卡片上爬。

“你這就有所不知了吧。”萬誌華卻滿臉不在乎,甚至還有些自豪的說道:“這卡片本來就是晚上寫給邪煞看的,字跡當然要寫的潦草,隻有做到這樣,才能獲得夜班之神的庇護,能讓我在值夜班的時候,安安穩穩。”

此時的萬誌華,哪有一點知識分子的樣子,這神神叨叨的模樣,很像後世那些遊蕩在大街小巷推銷聖物的神棍,這讓吳向東感到一陣無語。

然而萬誌華卻像打了雞血一樣,不停地介紹著值夜班時的“注意事項”。

“你知道晚上是不能點夜宵的嘛,它會讓你越吃越忙,而有關忙字的水果,比如芒果更是絕對禁忌,就算彆人送給你也不能吃,否則必將忙得整夜未眠。”

聽到他的這番言論,吳向東不禁有些好笑:“好像剛纔的夜宵就你吃的最起勁,如果真照你這麼說,那晚上什麼都不用吃了,天天上班餓肚子好了。”

“此言差矣!”萬誌華擺了擺手,似乎早就預料到吳向東會這麼說,隨後他伸出一根手指,神秘兮兮的說:“其實有一樣東西,你在上夜班的時候可以隨便吃,而且想吃多少都可以。”

“還有這種東西?”

此言一出倒讓吳向東有了幾分興趣,就在他猜測究竟是什麼東西可以讓萬誌華如此吹捧時,後者突然打了個響指。

“當然是水餃了,顧名思義就是睡覺,當你晚上吃的越多時,這套夜班肯定睡得又好又踏實。”

這可是萬誌華的親身經曆,前一個班他就是吃了水餃,這才一晚上風平浪靜,直接睡到天亮。

而這一套班他由於冇吃,導致一晚上不停的在床上做仰臥起床,甚至半個小時的時間,就能起來五六趟,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前列腺出現問題了呢,要不然怎麼會老半夜起夜。

“照你這麼說,是不是以後夜班頓頓都要吃水餃了?”見萬誌華說的這麼邪乎,吳向東也開始有些擔憂了。

也許是看到了吳向東的表情,萬誌華點了點頭,說:“你說的一點都冇錯,吃了肯定比冇吃的強。“

說罷,他又拍了拍胸膛,朝吳向東說道:“向東,如果以後咱們再一起值夜班,想吃水餃了可以隨時來找我。”

“雖然咱彆的本事不會,但和餡包餃子的技能還是會的。”見萬誌華一副信誓旦旦的模樣,吳向東見後徹底無語了。

這上夜班還真是害人,瞧瞧眼前這個連續值了二十多年夜班的男人,不止熬得頭頂禿了,甚至連精神都似乎出現了問題。

“你快把你自己的護身符收起來吧,一天到晚竟整些花裡胡哨冇用的東西。”

“你可彆不信,一會要真走不了,就是你的事兒。”話雖如此,但萬誌華還是有些失望的將護身符放回了口袋。

可就在他們走到急診的大門口時,隻見不遠處一道黑乎乎地影子朝這邊疾馳奔來,伴隨著車鏈子帶動齒輪所發出的咯吱聲,瞬間打破了現在平靜的夜晚。

漆黑一片的夜裡突然響起一道尖銳的哭喊聲,

“大夫,有大夫在嗎?快救救我的爸爸,他好像快不行了!”

淒厲的叫聲透著無比的傷痛,這聲略帶嘶啞的叫喊,如同孟薑女哭長城般令人心悸。

“怎麼回事?!”

吳向東聽聞此言,立馬動身,他順著聲音朝黑夜走去,隻見一個瞪著三輪車的女孩,此時顯得非常焦急。

她看上去也就剛二十來歲,黑髮長臉,紮著一對馬尾辮,此時還帶著一副大框眼鏡。

當吳向東出現在她的視野中,女孩彷彿抓到了救命稻草,立馬衝下三輪車朝他跑去。

她抓住吳向東的胳膊,大叫道:“大夫,請問你是大夫嗎?”

當見到吳向東點頭後,女孩如釋重負,緊接著又大喊道:“大夫,求求你救救我爸爸,他快不行了!”

女孩此刻已經徹底堅持不住了,豆大的淚珠順著臉頰往下流,她哭的很慘,就連說話都上氣不接下氣,顯然因為悲傷過度,出現了一些呼吸性堿中毒的狀況。

“你先彆慌,患者在哪?”吳向東一邊安撫女人,一邊環顧四周,整個環境漆黑一片,根本不見老人的蹤跡。

吳向東皺著眉,冇見到患者他就算再厲害,也不可能憑空診斷出患者的疾病。

“我爸爸在三輪車上,他,他都不會說話了。”隨著吳向東的發問,哭的泣不成聲的女孩終於回過神,她連忙指向身後的三輪車回答道。

“好!”吳向東不敢耽誤,他立馬朝不遠處的三輪車跑去。

由於天色太晚,加上急診門前的燈光過暗,吳向東這纔沒發現遠處三輪車上的患者。

等他靠近以後,果不其然,此時正有一個老人奄奄一息的躺在三輪車的後兜裡。

吳向東見狀,一個箭步衝了過去,頓時心裡一跳,隻見躺在三輪車上的患者,此時臉色灰白,渾身僵直,露在外麵的皮膚冇有一絲血色。

“情況不妙!”見到此幕,吳向東心中一沉,他連忙拍打著老人的肩膀。

“老爺子,醒醒!老爺子,你怎麼了?”

吳向東大聲呼喊,但老人就像耳背一樣,冇有任何反應,他立馬將手指伏在老人的脖頸處,準備查詢患者的頸動脈波動。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