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南霜小說 > 都市 > 重回1999當醫生 > 第93章:廢紙一張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重回1999當醫生 第93章:廢紙一張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急診科的發展任重道遠,這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事兒,無論是人員的調動、技術引進還是設備的調配,所有的一切都需要時間的沉澱。

就在他跟萬誌華交談的時候,手術室的大門再次從裡麵打開,此時出來的卻是王佳,跟在她身旁的還有那台已經完成的黃體破裂的手術。

王佳滿臉疲憊,想必這台手術並冇有看上去那麼簡單,此時剛開門她便看到站在門口的吳向東和萬誌華。

她神情一怔,不假思索的問道:“你倆不是已經走了嗎,怎麼又回來了?”

“這不是有事耽擱了。”吳向東很自然的走上前,幫王佳一起推著轉運車,此時躺在床上的患者還處於全麻未醒的狀態,全身裹著一套蔚藍色的被子,隻露出脖子上的導管此時正掛著液體。

女人嘴裡的管子暫時冇有拔,一旁年輕的麻醉師正在給她不停擠著球囊,墨綠色球囊在他的擠壓下,發出噗嗤噗嗤的聲音。

此時王佳見吳向東過來主動推車子,似乎想到了一個事兒,便對他說道:“向東,現在有個棘手的事,不知道能不能麻煩你。”

此言一出吳向東神情一怔,他看了一眼還算平穩的患者,露出不解的表情:“我看你手術都做完了,患者的情況也基本穩定,還有什麼棘手的事兒需要我出麵?”

“剛剛急診的李亞楠打來電話,說是患者的家屬趕到了,此時正問情況呢。”說到這王佳明顯有點不好意思了,冰冷的麵孔上露出一絲慚愧,支支吾吾了半道:“來的人是患者的老公,之前的情況你也瞭解,我怕等會跟他談話的時候,會忍不住把情況說出來。”

說到這吳向東才恍然大悟,原來王佳是受不了良心上的譴責,畢竟他們作為醫生是有規定的,對於一些患者**在冇有當事人的同意下,是不能隨便泄漏的,即便是她最親近的人也不行。

這牽扯到醫學倫理等問題,打個比方,如果男女雙方已經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可有一方在查體中刻意隱瞞了病史,即便事後醫院掌握相關疾病的證據,也隻能勸說當事人,提出合理建議,但出於保護**方麵,是不能告訴另一方及家屬的,這是有法律的明文規定。

可眼前這個女人做的事,卻讓同樣身為女人的王佳很鄙夷,一想到今後還要繼續幫她圓謊,這讓王佳顯得很焦躁惱火。

“行,這件事交給我好了。”吳向東一口就答應下來,畢竟王佳忙了這麼久,也確實很疲憊了,因此他也不想再讓王佳背上這樣的思想擔子。

“真的嗎,那太感謝你了。”聽到吳向東的答覆,王佳激動的拉住了他的胳膊,由於此時王佳還穿著洗手衣冇來得及換,那開到胸前的領子正巧被人高馬大的吳向東一覽無餘。

眼前的花白再加上胳膊傳來的若有若無的觸感,這讓血氣方剛的吳向東隻覺鼻頭一熱,頓時打了個噴嚏。

一時間場麵有些尷尬,此時王佳也發現自己失態了,連忙轉過身,潔白如雪的臉上頓時紅了大片。

“抱歉,剛纔鼻炎犯了。”吳向東同樣有些尷尬,他不好意思的揉了揉鼻子,心裡不停的犯嘀咕,難不成這過敏性鼻炎對女人還具有特異性?

所幸,緩緩上升的電梯打破了尷尬的場麵,隨著電梯敞開,患者被推進了電梯,由於婦產科在住院部二樓,王佳她們先下了電梯,隨後吳向東跟萬誌華這才朝急診科走去。

此時女人的老公還坐在走廊的長凳上焦急的等著,他看上去風塵仆仆,想必得知此事連家都冇回就直接來醫院了,男人穿的很板正,白襯衫黑西褲,一雙穿了不知道多久的皮鞋,就連後跟都快磨平了。

他此時坐在長凳上規規矩矩的,當看到身穿白大褂的吳向東從走廊另一頭走來,先是一怔隨即起身快步走了過來。

“大夫,我是羅紅的家屬,剛纔護士已經簡單的給我說了下情況,現在她怎麼樣了,手術做完了嗎?”男人顯得很著急,眼睛裡迫切的目光是對妻子的關心。

看到這一幕就連吳向東都有點難受,甚至他已經有些後悔答應王佳的請求,不過礙於規章製度,他還是酌情說道:“你妻子是突發腹痛來的醫院,經過檢查確診為黃體破裂導致的盆腔出血,由於事出緊急加上患者病情進展太快,不得已我們做了緊急手術。”

聽到這,男人的情緒有些崩潰,他懊惱的抓著自己的頭髮,後悔道:“媳婦體諒我出差辛苦,怕我趕夜路不安全,原本是打算讓我明天回來的,可誰知竟然出了這種事。”

“當時媳婦一個人在家,又疼的那麼厲害,一定又害怕又無助,可我居然都不能在身旁陪著你,簡直太混賬了。”

說著說著,情緒激動的男人揚手就想朝自己臉上扇去,得虧吳向東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男人的手腕。

“你這是乾什麼?”男人突如其來的舉動氣的吳向東眼皮直跳:“現在患者的病情已經穩定了,她不過是剛下手術檯麻藥勁還冇過,整個人處在一個麻醉未醒的狀態。”

“你與其在這懊惱,不如抓緊時間先去住院部把患者的相關資訊完善好,然後去病房裡陪她。”

吳向東的話讓男人如夢初醒,他連忙打起精神,拍了拍自己身上並不存在的灰塵,立馬拿著吳向東開好的住院票,朝著不遠處的住院處跑去。

看著他忙前忙後的樣子,吳向東越想越不得勁,憑什麼在外麵打拚掙錢養家的人,回來還要被這種事矇在鼓裏,這也太憋屈了。

同為男人的吳向東,自然是接受不了這種現實,正當他打算去找男人說明情況時,一旁的萬誌華卻抓住了他的胳膊。

“你乾什麼去?瘋了嗎?”萬誌華自然清楚吳向東想去做什麼,雖然他也很氣憤但還是把吳向東給攔了下來。

“這事兒不能就這麼算了,結婚以後,雙方最基本的就是對家的忠誠和責任感。”吳向東此時很生氣,如果一方還跟以前一樣,由著自己的性子在外麵胡作非為,那去民政局登記領的小紅本豈不就成了廢紙一張?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