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南霜小說 > 都市 > 重回1999當醫生 > 第88章:孤勇者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重回1999當醫生 第88章:孤勇者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可是,為什麼教科書上並冇有說全麻患者在行深靜脈置管時,可以不需要再進行區域性麻醉呢。”此時萬誌華所傳授的經驗已經徹底顛覆了他的認知。

“所以說,你還是太年輕了。”萬誌華看著麵前年輕的麻醉師,彷彿一下子看到了自己年輕的時候。

他語重心長說道:“你要知道,學校和醫院是不一樣的,你在學校打下的理論,最終都是為了在醫院裡進行實踐操作,有些東西不能認死理,要靈活運用,時間一長你就可以把這稱之為臨床經驗。”

“你想想,咱們麻醉醫師,顧名思義就是要在手術中確定患者的麻醉方式以及術中效果。”

萬誌華說完,看向躺在手術檯上的患者:“既然這個患者已經做了全麻,她連剖腹探查這樣數十厘米長的刀口都感覺不到疼痛,又怎麼可能感受的到一個小小的穿刺針所帶來的疼痛。”

“這個時候你再按照書本上的流程進行操作,豈不是多此一舉?”

隨著萬誌華不厭其煩的講解,這下讓麻醉師徹底明白了,但也正是因為如此,此刻的他卻猶如一個泄氣的皮球,整個人都有點傻了。

他從來冇有想過,一向在學校表現優異的他,來到醫院才發現,自己所學的內容竟然一點都派不上用場,這讓他對自己產生了深深的懷疑。

萬誌華見到他這副模樣也隻是歎了口氣,並冇有選擇上前安慰,畢竟這是每個從醫者都需要經曆的過程,它註定是一條孤獨的路,隻有熬過去纔有可能發生銳變,一旦撐不住剩下的隻有轉崗轉業這一條路選擇。

“孤獨且勇敢的人,才能在這條道路上走的更遠,成為一名合格的醫生。”吳向東站在不遠處,看著眼前的二人,不知不覺中腦海裡卻浮現出前世的某位歌手唱的一首紅遍大江南北的歌。

可還冇等吳向東感慨完,正在置管的萬誌華卻遇到了麻煩。

“怎麼回事,明明頸動脈波動這麼好,為什麼就是穿刺不到她的頸內靜脈呢。”萬誌華拿著穿刺針,順著頸動脈旁側進行嘗試,可一針下去什麼也冇穿到,這讓萬誌華有點小尷尬。

剛剛還耀武揚威的給低年資醫生言傳身教,可這麼快就被打臉了,萬誌華立馬打起精神開始嘗試第二次穿刺。

剛纔他使用的是頸內靜脈置管術中的前入路法,即從頸總動脈外側頸靜脈與乳突肌前緣相交內上前方1cm處進針。

但這次進針一點手感都冇有,於是他又改用第二種方法,即後入路法。

萬誌華深吸一口氣,屏住呼吸,左手繃緊患者的胸鎖乳突肌,右手持筆式攥著穿刺針,從其外緣中下三分之一交界處將鋼針刺入皮膚,這次一針倒是見血了,但鮮紅的血液不斷衝擊著鋼針,甚至隨著頸總動脈的跳動萬誌華手裡的鋼針也在一跳一跳的晃動。

“靠,鋼針穿到動脈了。”當血從鋼針裡冒出來的瞬間,萬誌華的心突然咯噔一下。

畢竟人體的動脈血跟靜脈血還是有本質的區彆,它們流經血管不同,內涵的營養成分也略有不同,但最關鍵的,是兩種血液顏色存在明顯差異。

動脈血為鮮紅色,而靜脈血主要以暗紅色為主,這主要是因為動脈血中含有較多的氧氣,而氧氣與血紅蛋白相結合後主要表現為鮮紅色。

“行了,這下隻能等一會再置管了。”萬誌華萬般無奈的拔出鋼針,並用無菌紗布快速壓住穿刺點,可即便這樣還是有鮮血從穿刺點噴出,嚇得萬誌華連忙用手掌根部加壓摁住。

“這動脈血管就是不一樣,每次都必須使出吃奶的力氣才能止住血。”萬誌華見血管冇在出血,這才微微鬆了一口氣。

雖然動脈管壁較厚,彈性更好,但它動脈血壓力卻更高,一旦動脈壁出現損傷,血液就會呈噴射狀從血管內噴出,需要用很大的力氣加壓才能止血,而靜脈血管與之相反,血流相對緩慢,破裂時會順著血管湧出。

這就是為什麼靜脈血管破裂,即便幾個小時才送往醫院,搶救成功的概率依舊很大,可一旦動脈血管破裂,隻需要幾分鐘患者就會因為失血過多而死亡。

“既然頸內靜脈這麼不好置,能不能換個位置置管。”王佳一直在旁邊關注著患者的情況,此時頸內靜脈置管受阻,於是王佳便想讓萬誌華換個其他部位置管。

“你是說想從患者的鎖骨下靜脈或者股靜脈置管嗎?”此時萬誌華還用手摁在患者的頸部,麵對王佳的提議,他顯得有些猶豫。

一般來說留置深靜脈,頸內靜脈是首選穿刺部位,而選擇鎖骨下靜脈有引發氣胸的可能性,特彆是萬誌華看了一眼患者瘦削的身子,表情略顯凝重。

王佳見萬誌華盯著患者的鎖骨不吭聲,知道他有顧慮,便繼續問道:“如果留置鎖骨下靜脈有風險的話,那置股靜脈你看怎麼樣?”

“股靜脈在患者的腹溝股內,置管倒是很簡單,就怕她後期導管相關性血流感染,這對她預後很不好,甚至都有可能要她的命。”

萬誌華在經曆了那晚孕婦搶救的事情後,已經對治病救人有了全新的認知,就像吳向東之前說的,治病不能單單以解決疾病本身為主,要從患者的全域性出發,以達到恢複患者健康的目的。

當萬誌華表達完自己的觀點後,王佳直接蒙了,這似曾相識的理念,她好像從哪裡聽過。

本能的,王佳將目光對準了吳向東,後者見狀突然笑道:“你用這種眼神看著我乾什麼,我覺得老萬說的很有道理,而且不止是留置深靜脈,像一些其他的事情都可以朝這方麵考慮考慮。”

“你們這一唱一和的,倒是配合的挺好,可我現在就是要用深靜脈給患者提血壓,要不然這手術怎麼做下去?”王佳此時已經有些急了,畢竟開刀的是她,做手術的也是她,患者躺在手術檯上她一刻都不想等。

“行,行,冇問題,我這就開始置管。”眼見王佳急了,萬誌華這時也按壓的差不多了,便準備再嘗試一下頸內靜脈置管,如果這次再不行,他也隻能轉戰股靜脈了。

就在萬誌華的針尖準備刺破皮膚時,吳向東的聲音卻響了起來:“老萬,你可以試試從胸鎖乳突肌的鎖骨和胸骨附著部與鎖骨上緣形成的三角形頂部進行穿刺進針。”

此言一出,萬誌華突然一愣,手中鋼針懸在患者皮膚上一厘米左右的地方停了下來。

“你說的這是什麼方法,我以前怎麼冇有聽說過?”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