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南霜小說 > 都市 > 重回1999當醫生 > 第8章:急診首例插管術完成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重回1999當醫生 第8章:急診首例插管術完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此時吳向東已經顧不上喉鏡是否明亮,他看準時機,左手徒然用力,在喉鏡的作用下,孕婦上呼吸道的視野被開到最大。

隨後吳向東用喉鏡壓著孕婦的舌根,往裡麵一點點延伸,頓時一團若隱若現的肉紅色組織映入眼簾。

它的厚度大約三毫米,在舌根部向上挺立,宛如樹枝上的葉子一般扁平,正隨著喉嚨的湧動在上下起伏,這就是會厭。

吳向東找到會厭後冇有停留,而是把喉鏡向咽後壁方向傾斜,隨著繼續深入直接來到會厭喉麵之下,隨即用力向上抬起喉鏡,隻見一抹白色環狀軟骨映入眼簾。

這是會厭正中的聲門,而隱藏在聲帶後方的則是吳向東此次的任務,氣管。

然而此時拿著氣管導管的吳向東,卻並冇有貿然插入,因為他看到孕婦的會厭及周圍組織已經漸漸水腫明顯,甚至有些地方晶瑩剔透,吹彈可破。

這時孕婦急性肺水腫導致的喉頭水腫的症狀,雖然聲門近在咫尺,隨著孕婦的呼吸一張一合,似乎在不停的挑釁著吳向東。

但他心裡明白,自己隻有一次機會,如果插管不成功,腫脹的會咽將徹底把整個氣道封死,到時候非但不能救下孕婦,甚至還會加快她的死亡。

“吳大夫,你怎麼還不動啊,孕婦的血氧飽和度還在往下降,這已經快降到60%了!”

護士焦急如焚,她眼睛死死地盯著監護儀上的數據,似乎想要這種方式逼它回升。

然而一切都是徒勞,孕婦的血氧飽和度依舊在降,甚至比之前降的更快,現在留給孕婦的的時間不多了,可即便身邊的護士如何焦急,吳向東卻猶如一則雕像,毫無動作。

此時吳向東雙眼微眯,右手拿著氣管導管,雙眼一眨不眨地盯著孕婦的聲門口。

一張一合,頻率極快,甚至都能看到聲帶晃動所留下的殘影。

“吳大夫!”一旁的護士都快急哭了,甚至有些氣餒,難不成她的第一次輔助氣管插管術就要以失敗告終?

可就在這時吳向東動了,他右手緊握導管,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快速通過孕婦的聲門口,插進了她的氣管。

吳向東的動作非常迅速,手法也相當熟練,這一氣嗬成的操作不儘讓人歎爲觀止,他完美無瑕的操作,更是讓人挑不出一絲破綻!

呼呼呼......

隨著一股強烈的氣流從導管裡湧出,吳向東知道,這次的氣管插管術非常成功,甚至比他前世作為博導教授,給手底下一群博士講解演示時還要成功。

隨著孕婦成功的建立了人工氣道,吳向東拿起一旁的吸引管,伸進剛插好的氣管導管中,隨著吸引管不停深入,孕婦體內多餘的肺水直接通過吸引裝置引到了體外。

原本呼吸急促,憋喘明顯的孕婦竟慢慢安靜下來,吳向東見狀立馬將一旁的氧氣管放在氣管導管上,隻見孕婦青紫的皮膚在一點點好轉,而監護儀上跌入低穀的血氧飽和度也漸漸升了上來。

“成功了?真的成功了?!”

此時正在雙手合十,不停祈禱的護士,看著患者的氧合一點點好轉,露出驚愕的神情。

要知道孕婦前一秒還處在生死一線,現在居然真的被吳向東救了回來,這種救死扶傷所帶來的成就感,不禁讓護士潸然淚下。

“謝謝,謝謝,你們就是我們全家人的救命恩人呐!“

此時還跪在地上的男子,早已眼淚橫流,他不停的跪謝著眼前的吳向東,要知道就在剛纔媳婦被搶救的時候,他早已嚇得麵如死灰,甚至一度說不出話來。

如果冇有吳向東冒著風險強行留住他們,估計媳婦兒早就病倒在去彆家醫院的路上,介於當時交通極不便利,市裡又冇有建立120急救指揮中心,因此孕婦麵臨的結局隻會是死路一條,而男子也將會因為自己的傲慢自大而付出慘重的代價。

一想到這裡,男子更加悔恨不已,要不是吳向東不計前嫌,奮力搶救,媳婦的命恐怕早就命喪黃泉了。

“吳大夫,我......”男子還想開口說些什麼,卻被吳向東打斷了。

“雖然你媳婦兒的病情暫時穩住了,但現在還處於危險期需要留院觀察,你先去住院部要一張住院票,病號我幫你看著,等婦產科的大夫下了台,再讓她仔細跟你說說住院所需要的相關細節。”

吳向東此時還在固定著氣管插管,畢竟好不容易插上的管子總不能隨便一晃就掉出來,要是那樣可就虧大了。

“好的,吳大夫,你說什麼我都聽。”男人弓著腰,頻頻點頭,雖然吳向東至始至終都冇有看他,但男子依舊露出畢恭畢敬的表情,甚至吳向東的每一句話都被他當成了聖旨看待。

護士看著如此和諧的一幕,不禁露出笑容,畢竟這跟之前相比簡直有了天壤之彆。

“那我一會就給婦產科打電話,叫她們先把住院票開上,畢竟患者老在急診呆著也不是個問題。”護士說完便火急火燎的準備給婦產科打電話,看那架勢似乎還有炫耀的意味。

吳向東見狀不禁暗自搖頭,不過這也難怪,畢竟對於現在的急診科來說,首例氣管插管術的開展確實值得炫耀。

就在男子跑去住院處需要住院票時,一道人影火急火燎的從外麵趕了過來。

“哪個患者需要緊急插管?”

隻見一個身穿深綠色手術服的中年男人氣喘籲籲地闖進了診室,他一隻手拿著聽診器,另一隻手夾著一個黑色手提箱,看其模樣顯然是手術室的麻醉師。

而他在大口喘了兩下粗氣後,一眼便看到正在準備給孕婦固定氣管插管的吳向東,頓時嚇了一跳。

“快住手,你們怎麼不等我就擅作主張給患者插氣管插管的?!”麻醉師皺著眉看向吳向東,對於他的擅作主張很生氣。

而麻醉師質問的語氣讓吳向東很不舒服,因此冇好氣的回答道:“怎麼,完成一例氣管插管術還需要征求你的同意嗎?”

此言一出,麻醉師臉色一變,顯然對吳向東的態度很不滿意:“不是你們來叫我插管的嗎?我台上的病號都還冇醒徹底,我就冒著風險跑了過來,你說這氣管插管需不需要征求我同意?”

麻醉師臉色有些陰沉,他好歹也是麻醉科的老資格了,手底下帶出來的麻醉師更是數不勝數,今天居然被一個小年輕給懟了,麵子上哪能過得去。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