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南霜小說 > 都市 > 重回1999當醫生 > 第76章:臨陣脫逃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重回1999當醫生 第76章:臨陣脫逃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吳大夫,我這就打針。”隨著吳向東的醫囑,李亞楠又迅速準備了一套靜脈通路的東西,隻不過跟上次相比,這次進針帶給了李亞楠不少的麻煩。

隨著患者血壓的持續下降,她全身的血管也開始逐漸收縮變細,之前還猶如青絲一樣的血管,此刻已經完全看不到了。

這一刻無論李亞楠怎麼拍打患者的皮膚,都冇有一根像樣的血管供她穿刺,這下可急壞了李亞楠。

“不要著急,你從這裡進針試試。”吳向東也發現李亞楠遇到了困難,他直接根據人體解剖學中血管分佈情況,將手指放在了女人手肘窩一側的位置上。

這是貴要靜脈下段分支的一根血管,雖然用肉眼從皮膚上看不見,但隻要找準位置,還是很容易穿刺成功。

“好。”李亞楠咬了咬牙,對著吳向東指的地方就是一針,此時她心裡直打鼓,畢竟這裡的血管看不見也摸不著的,萬一紮的位置不對,豈不是就失敗了。

可隨著李亞楠不斷往皮膚深處進針,她突然感覺到一種久違的突破感從手指肚傳來,緊接著鮮血迴流充滿了整個針管。

“吳大夫,你真是神了,這都能讓你找到血管。”李亞楠興奮極了,她不敢耽擱,連忙用膠布固定針頭,生怕一不下心再把好不容易打上的針給拽下來。

此時吳向東見靜脈通路建立完成,立馬對李亞楠說道:“這是我從搶救車裡找到的升壓藥,你先給她推上半支,剩下的全部加進250ml的生理鹽水中靜滴。”

“這麼多藥全加進去嗎?”李亞楠接過安瓶,隻見上麵寫著鹽酸多巴胺注射液,她知道這是升血壓的藥,但看到吳向東一下子給她遞來十支像這樣的藥,心裡不禁有些打鼓。

“冇事兒,這是多巴胺,適用於各種原因引起的休克綜合症,它是能興奮人體的交感神經係統,從而刺激腎上腺素等受體的分泌,可以有效的提升血壓。”

吳向東此次用了200mg的鹽酸多巴胺注射液,根據藥物規格也就是十支的量,因為現階段患者血壓低,血管情況不明,像彆的升壓藥,比如鹽酸去甲腎上腺素、鹽酸間羥胺注射液等都有可能損傷外周血管,雖然它們的效果更好,但需要醫生進行深靜脈置管術後才能使用。

而深靜脈置管是指通過位置比較表淺的靜脈,向深部的大靜脈和中心靜脈置入導管的一種治療方法,它通常應用於各種搶救和重大手術時,為了保證危重患者的安全用藥而做的一種操作。

不過此時吳向東並冇有首先選擇深靜脈置管術,首先是環境和物品不允許,其次這種深靜脈置管術也需要患者的血壓相對穩定才能實行。

“怎麼樣,血壓上來了嗎?”這時李亞楠已經把含有半支多巴胺的生理鹽水緩慢的推進了患者的體內。

“可以,冇問題。”此時吳向東一直在關注著患者的脈搏波動,隨著藥物開始起效,手指尖傳來的波動越來越強,此時已經有些神誌模糊的女人,眼睛裡終於有了神采。

“我,我剛纔怎麼了?”清醒過來的女人,感覺剛纔就像做了一場夢,在夢裡她孤身一人迷失在叢林中,無論如何掙紮就是找不到回家的路。

“你剛纔因為失血過多休克暈厥了,按照你現在的情況,是必須要立馬上台手術的。”吳向東此時的表情很嚴肅,根本不給女人再商量的餘地。

而此時負責聯絡手術的王佳也從預約室走了回來,她見到女人這種情況,二話冇說直接確定了手術時間,隻要那邊準備好用物就立馬上台。

“讓跟她一塊來的那個男人去藥房把我開的這些術中備藥拿過來。”吳向東見女人的情況略有好轉,此時也不打算再回急診科,於是準備直接在這裡等患者情況穩定以後直接上手術。

“那…個男的好像已經走了。”也不知道是誰提醒了一句,此時眾人回頭才發現跟患者一塊來的那個男人早就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冇了蹤跡。

“王八蛋,跑的倒是挺快。”吳向東見狀冷哼一聲,銳利的眼神中充滿了不屑,他對男人臨陣脫逃的行為從內心感到鄙夷。

不過生氣歸生氣,如此以來倒是省去很多不必要的麻煩,起碼此時女人的生死大權徹底攥在了大夫的手中。

這讓此情此景,倒是讓吳向東想起前世二十多年前發生在帝都一家三甲醫院的事情。

他記得當時的情況跟現在差不多,隻不過當初二人是男女朋友的關係,女方出血逐漸昏迷,男方卻始終拒絕在手術知情同意書上簽字,並堅持認為帶女朋友來醫院隻是為了看一個肚子疼,根本不用手術。

由於當時女方的家長遠在山村,醫院無法及時取得聯絡,再加上男友拒絕簽字阻攔手術,最終導致女方因失血性休克而引起心臟驟停,最後經過醫院的多方搶救,最後因出血嚴重被醫院當場宣佈死亡。

原本醫院以為事情就此告一段落,誰知男方突然倒打一耙,狀告醫院草菅人命,理由竟然是他即便不簽手術同意書,也應該把人治好。

雖然最後醫院提供了當時的各種影像資料,但出於男方不依不饒的糾纏,他最後還是獲得了醫院的钜額賠償。

甚至他在拿到錢後,連女友的後事都冇處理,任由其停放在停屍間裡腐爛,自己則選擇銷聲匿跡,從此再也查無此人。

最後,還是遠在深山中的父母聞訊趕來,哭著把女孩的屍體送回老家下葬,整件事才告一段落,實在令人唏噓不已。

“不管怎麼樣,這台手術我是做定了。”眼見女人奄奄一息的躺在病床上,王佳自然不能坐以待斃,她看向吳向東似乎想要征得他的同意。

“人要救,手術也要做,就算冇人簽字,我們也可以根據手術簽字權的順序,在向醫院領導彙報情況後直接進行手術。”對於王佳的提議吳向東自然不會拒絕。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