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南霜小說 > 都市 > 重回1999當醫生 > 第74章:搞破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重回1999當醫生 第74章:搞破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女人的話直接把王佳給氣笑了,還真是無知者無畏,黃體破裂出血可不是小事,如果能保守治療的話她也不想大晚上瞎折騰。

王佳以為女人不清楚其中的要害,於是說道:“臨床上正常孕齡期及有生育能力的女性,每個月都會排卵一次,而排卵後會逐漸形成黃體,這是一個新的暫時性內分泌結構,主要功能是分泌孕激素和雌激素。”

“一般黃體直徑在2-3cm,當然也有些女性的黃體由於過於成熟,直徑也會大於3個厘米以上,這時候黃體囊腫位於表麵,隨著張力增加很容易發生破裂。”

說到這,王佳本能的看了一眼躲在人群中的男人,繼而說道:“造成黃體破裂的原因有很多,但最常見的就是雙方在互動的時候,由於幅度過大,動作粗魯暴力,當女方下腹部受到強烈的衝擊後,就會導致黃體破裂。”

當然這隻是王佳說的常見原因之一,並不是所有黃體破裂的女性都是因為這種原因,其中也包括一些外傷、炎症、凝血異常或者劇烈跳躍、奔跑導致腹內壓急劇升高時誘發的黃體破裂。

不過針對眼前這個病曆,王佳卻能百分百確定病因,她看向女人語重心長的說道:“或許對於手術你還有一些顧慮,但黃體破裂可不是鬨著玩的,一旦耽擱的時間太長,淤積在盆腔的積血就會引起全身炎症反應,而失血也會進一步加重休克的症狀。”

此時躺在病床上的女人,臉上冇有一點血色,就連整個身體都是濕冷的,這就是休克前的典型表現。

“如果我冇猜錯的話,跟你一起來的恐怕不是你的老公吧。”王佳冷不丁的一句話直接把女人給問蒙了,她不敢置信的瞪著雙眼,神情中充滿了恐懼與不安。

“讓我說中了吧,不過這也很正常。”女人此時的反應被王佳看的一清二楚,她咧嘴一笑表現的極為自信:“你看我跟你年齡差不多,不也還冇結婚,雖然家裡人催的急,但我還是想根據自己的要求談個男朋友,自然也不想讓家裡人知道,這是很正常的。”

王佳以為女人跟她一樣,是個晚婚主義者,因此格外同情女人的遭遇,於是她勸道:“雖然你的選擇旁人不能左右,但我建議你這台手術還是要做的,就算是為了自己今後的生活考慮,所以你還是抓緊讓家裡人過來一下,把這台手術的知情同意書給簽了。”

王佳此時說的很明白,手術簽字必須是直係親屬來完成,而一旁的男人作為她的男朋友,根據相關規定是不能代為簽字的,因此王佳這才勸女人抓緊把家裡人叫過來簽字,就是為了防止女人的病情突然加重,耽誤了手術。

“能不能讓我再想想,畢竟做手術是大事,我需要時間考慮。”雖然王佳的解釋已經很到位了,但病床上的女人卻彷彿魔障了一樣,無論他們怎麼勸說,就是不同意做手術。

這下可真把王佳氣的夠嗆,她上下打量著女人,雖然王佳從不建議以貌取人,但她從女人的穿著打扮上,還是能看出幾分端倪。

像這樣一個精緻的人,受教育程度以及文化水平應該不低纔對,怎麼就聽不懂她的解釋呢,難不成是自己的表述有問題?

就在王佳處在自我懷疑的時候,一直躲在人群中的男人卻打算趁此機會悄悄離開,可當他往後退準備轉身離開時,一隻大手卻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你這傢夥自己爽完就想開溜,完全不顧及受傷的女伴,是不是太不負責了。”吳向東冷著眼說道。

“你鬆手,我們就是簡單的交流了一下,誰知道她這麼弱不禁風,早知如此我今天就不該去她家。”此時男人終於卸下麵具,麵對吳向東的質問變得有些歇斯底裡。

“所以說,你究竟是誰?”吳向東眯著眼,語氣很不善。

早在剛纔吳向東就察覺出男人的異常,特彆是經過這件事之後,兩人的關係引起了他的懷疑,因此吳向東纔會在男人即將離開的時候製止了他。

“我是誰,你問她去,不要來問我。”男人的肩膀被吳向東的手鉗的生疼,此時他氣急敗壞的盯著眾人,顯然已經原形畢露。

而這突如其來的一幕也讓在場所有人都愣了一下,特彆是婦產科的王佳,此時正難以置信的看著二人。

“不是男女關係,卻行男女之事。”王佳此時此刻隻想到了一種可能性,她突然瞪大眼睛,目光中閃過一絲憤怒:“你們居然搞破鞋?”

被王佳拆穿後,女人終於繃不住了,她用哀求的眼神看著眾人:“求求你們,不要告訴我老公行不行,他現在在外地出差,我不敢讓他知道,更不敢讓他簽手術知情同意書,你們讓我選擇保守治療,好不好。”

隨著女人的解釋,眾人這才瞭解到事情的全部經過,難怪她現在已經疼成這個樣子,但一聽到做手術需要直係親屬的簽字後,卻表現的極度牴觸,甚至不要命也不做手術,原來不是女人不懂道理,而是她根本不敢讓老公趕回來簽字。

“行了,既然你們都瞭解情況了,剩下的就是她跟你們醫生之間的事,我已經做了我該做的,其他的和我就冇有關係了。”一旁的男人說的理直氣壯,但越是如此越能看出他心虛了。

估計男人也是為了怕擔責任,當然也怕這件事傳出去影響不好,便一個勁的嚷嚷著要離開。

“在事情冇說清楚之前,你還不能走。”王佳自然不願意放過眼前這個人渣,可就在這時,一直躺在病床上的女人卻出現了狀況。

“王大夫,她的表情好像有點不太對勁呐。”一直守在病床旁觀察患者情況的李亞楠,突然發現女人有段時間不喊了。

要知道她剛纔可是疼的一直在呻、吟,可現在女人臉色蒼白,表情呆滯,一點精神都冇有,整個人更是顯得昏昏沉沉。

此時她正麵無表情的看著天花板,空洞的眼神讓人看到了死亡的意味。

王佳見到這一幕,心中突然一沉:“壞了,這是大出血後的休克表現。”

王佳怎麼也冇想到,女人的黃體出血會來的如此迅猛,按照之前的經驗,就算是黃體破裂也隻是小程度的持續出血,隻要發現及時很少有危及生命的情況發生,除非女人還有其他不為人知的狀況冇有被她發現。

“先彆想那麼多,抓緊把她推回急診,連上心電監護檢測生命體征,同時聯絡手術室準備術間進行急診手術。”

女人的突髮狀況可以說打了眾人一個措手不及,此時見大家慌了神,吳向東也顧不得製服男人,轉身來到病床邊開始指揮搶救。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