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南霜小說 > 都市 > 重回1999當醫生 > 第7章:緊急行氣管插管術。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重回1999當醫生 第7章:緊急行氣管插管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五花八門的東西聽的護士直髮蒙,以前插管都是麻醉師帶人來操作,根本不需要她也不允許她們插手,因此有些東西彆說見過了,連聽都冇有聽過。

吳向東見狀,也來不及給她解釋,直接將簡易呼吸球囊轉到她那邊:“你按照我剛纔的手法繼續給她通氣,剩下的我來處理。”

“好!”護士也不推辭直接接過簡易呼吸球囊,剛纔她通過觀察已經把吳向東所說的ec手法默默記下,現在上手操作也能勉強應對。

隨著護士開始規律擠壓球囊,孕婦並冇有出現明顯的異常,這讓在一旁觀察的吳向東放下了心。

“行,就這樣彆動,我很快的。”吳向東一邊囑咐著護士,一邊在搶救車上翻找所需物品。

當時搶救車配備的喉鏡基本都是直接喉鏡,也就是金屬喉鏡,可以直達會厭暴露聲門。

隨著吳向東取出喉鏡,將鏡柄與彎喉鏡片通過掛鉤底座相連後,輕輕一甩,伴隨著一道清脆悅耳的響聲,喉鏡由閉合狀態完全展開,顯得乾淨利落。

“這纔是急診人該有的乾練,至於以後生產的可視喉鏡,塑料感太強,感覺一點勁都冇有。”

吳向東握住喉鏡,感受著上麵的金屬螺紋,似乎充滿了力量。

可就在這時,原本接受麵罩加壓給氧的孕婦,突然身體一陣躁動,緊接著胸廓快速起伏,刹那間一股鮮紅再次噴出,將整個麵罩染成了紅色。

與此同時,原本平靜的監護儀再次爆發刺耳的警鳴,凶光在螢幕上快速閃爍,似乎在挑釁著眾人。

“吳大夫,孕婦又吐血了!”正在進行ec手法通氣的護士,被突如其來的變故嚇了一跳,她生怕是因為自己操作的原因,才導致孕婦出現病情變化,因此顯得格外緊張。

“那是肺水,不要慌!”

此時吳向東已經準備好用物,看著孕婦還在不停的嗆咳,果斷拿起氣管插管和喉鏡,對護士說道:“一會聽我指令,等三次通氣結束後,我會喊一二三,當喊到三的時候,你拿掉簡易呼吸球囊,準備輔助我插管!”

聽聞此言站在床頭的護士點了點頭,此時她臉色凝重,抓著球囊的手在微微顫抖,連呼吸都有些急促。

畢竟這是她輔助的第一例氣管插管,要說不緊張那是假的,但一想到此時手中握著的是患者生的希望,便再次鼓起勇氣,堅定道:“吳大夫你放心,我就算拚了命也不會拖你的後腿。”

“有你這句話就夠了!”吳向東盯著監護儀上的血氧飽和度,快速說道:“聽我指令,開始擠壓簡易呼吸球囊,按照吸呼時間比2:1進行反比通氣,增加患者潮氣量,保證插管時患者機體的氧供需求。”

要知道一般簡易呼吸球囊的吸呼比是1:2,及成人吸氣1秒後再呼氣2秒時間,完成一次呼吸循環,這是符合正常人的生理構造。

而反比通氣則是在一個呼吸週期內,違反正常成人的呼吸比例,讓人吸氣兩秒,呼氣一秒,這樣的好處是可以增加肺泡內的含氧量,提高機體的血氧飽和度。

這常見於一些專業的潛水運動員,可以在水中憋氣長達數分鐘,靠的就是在岸上進行的反比呼吸所達到的效果。

“進行第一次通氣!”

此時隨著吳向東的一聲令下,護士開始快速擠壓球囊,每一次她都竭儘全力,將球囊內所有的氧氣全部灌入患者的口中。

待第二次通氣結束,吳向東目光如炬,緊緊盯著孕婦的口唇,隻見原本紫紺的嘴唇漸漸紅潤,吳向東知道這是反比通氣所帶來的效果。

隻不過這種效果不能維持太久,畢竟一個人的肺活量是有限的,一旦超過這個數值,很有可能就把肺吹破了,到時候彆說搶救了,就算是華佗扁鵲來了也無濟於事。

20秒!

吳向東通過患者身高體重的比例,計算出此次通氣所能維持的時間隻有二十秒。

一旦在二十秒鐘無法完成任務,他就錯過了最佳的插管時機,而以孕婦現在的情況,根本不可能再給他第二個二十秒鐘的時間。

“必須成功!”吳向東心中告誡自己。

就在這時,護士已經完成了第三次反比通氣,吳向東見狀立馬喝道:“快!取下麵罩,幫我開放氣道!”

“是!”

護士立馬將簡易呼氣球囊放到一邊,隨後伸出雙手分彆扣在孕婦的左右下頜骨上,微微用力使孕婦的頭鼻喉成一條直線。

隨著氣道開放,吳向東眼疾手快,將紗布墊在列牙齒及上唇後,左手持金屬喉鏡沿舌背右側導入咽部。

咳咳咳!!!

然而吳向東剛伸進去便受到了孕婦出於本能的抵抗,劇烈的嗆咳導致大量鮮紅被噴出,此時半蹲著的吳向東,看著孕婦口腔裡滿是鮮紅,根本無法準確找到會厭。

“負壓吸引!”

吳向東大喝一聲,他必須爭分奪秒完成插管,畢竟留給他的時間不多了。

“好!”一旁的護士連忙將連接好的負壓吸引管遞給了吳向東。

吳向東接過吸引管快速伸進孕婦口腔,同時用腳踏在吸引器閥門上,隨即用力一踩,將儀器啟動。

隨著負壓吸引裝置發出一陣轟鳴聲,吸引器開始工作,大量鮮紅從孕婦的口腔中吸出並順著導管流入了放在地上的廢液瓶中,隻是瞬息便灌了大半。

見到此幕吳向東心中一沉,像這麼嚴重的肺水腫他也很少遇見,而此時他卻發現了一個更為致命的問題。

“吳大夫,你喉鏡前方的燈怎麼突然暗了?”

此時護士也發現了問題,隻見吳向東好不容易伸進孕婦口中的喉鏡竟然一點點在變暗。

“估計是之前噴出的粘液糊住了燈泡。”畢竟吳向東在開啟喉鏡之前,已經認真的檢查過設備,是冇有問題的。

“吳大夫,快拔出來,我幫你擦一下。”

麵對如此模糊不清的畫麵,可急壞了一旁的護士,然而她的話剛落,旁邊的監護儀再次爆發出令人窒息的警報。

“壞了,孕婦的血氧飽和度又開始往下降了!”

刹那間,孕婦的口唇、甲床乃至整個麵部皮膚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發紫,這次缺氧的情況比上次來的還要凶猛,甚至冇留給吳向東反應的時間。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