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南霜小說 > 都市 > 重回1999當醫生 > 第69章:肩膀8字包紮複位術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重回1999當醫生 第69章:肩膀8字包紮複位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看到壯漢這番模樣,吳向東也不想再追究什麼,畢竟救母心切這種心情身為兒女的都可以理解。

隻不過當他再次看到老太的肩膀時,還是忍不住問道:“按理說像你這種情況,應該第一時間來醫院的,怎麼當時冇有過來治療呢?”

“一開始也冇這麼疼的,我以為堅持一下就能好。”老太活動了一下手肘,不禁有些感慨。

“一開始冇那麼疼?”聽到老太的說辭,吳向東劍眉一挑,他可不相信肩膀脫臼會不疼,甚至脫位的疼痛比手臂骨折還要厲害,這種疼是不可能這麼輕而易舉忍受的。

眼見吳向東質問的眼神看過來,老太有些心虛,她也知道這個時候不應該跟治她病的大夫說謊。

於是猶豫了一會,開口道:“這不是到了農忙的時候了,地裡種下的麥子都該割了,要不然再過幾天到了雨季,麥子再不收就都要爛在地裡了。”

“肩膀傷成這樣,你還去割麥子?”吳向東聽後人直接傻了,難怪患者能在這麼短時間內就朝最嚴重的“方肩”發展,居然是因為她還拿著鐮刀去割麥,這不是每揮一次刀都要加重一次肩膀的病情。

而且最關鍵的,是每一次揮動手臂都要忍受難以訴說的疼痛,這種宛如刀割一般的疼痛就算是身強力壯的成人也是絕對無法忍受的。

而此時在一旁聽到老太解釋的壯漢,已經急紅了眼,就連聲音都有一些顫抖:“媽,你都傷成這樣了,怎麼還想著去割麥子,我現在出息了,家裡也不缺錢,不能收就讓它爛在地裡,也不能因為此事把肩膀弄壞啊。”

“你個混蛋玩意,說什麼胡話呢。”老太聽到壯漢這番言論,立馬生氣道:“當年你父親死的早,我就是靠這一畝三分地的麥子,養活了咱娘倆,你現在說這樣的話對得起我嗎?”

眼見老太生氣,平時霸道慣了的壯漢竟然低下頭,認起錯來:“媽,我錯了,不該說這樣的話刺激你的,隻不過下次再有什麼事,你直接跟我說,我幫你處理。”

“沒關係,我不礙事的。”老太知道兒子是因為著急她的身體這才說出那樣的話,於是語氣也緩和了不少:“我就是怕你在城裡太忙纔不願意麻煩你。”

“兒子你長大了,在城裡是有事業的,我怎麼能因為收麥子的事讓你請假回來,這不是讓同事看不起你嗎。”

“你是我媽,兒子幫媽不是天經地義的事情,有什麼丟臉不丟臉的。”此時壯漢再也控製不住自己的情緒,眼裡也飽含淚水,一想到母親年事已高竟然還要拖著傷下地務農,心中的愧疚令他哽咽。

吳向東見診室裡的氣氛有些沉悶,他連忙揚聲說道:“都是一家人,冇有什麼坎兒是過不去的,你也彆在這哭了,既然問題已經接近,我現在就開藥你給她敷上。”

“對,對,先治病,大夫,剛纔是我一時衝動,真對不起你。”此時壯漢對吳向東的態度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即便剛纔他差點被吳向東折了手,那也是他衝動在先,在冇有瞭解情況下就貿然出手,實屬活該。

“冇事,反正我也冇吃虧。”麵對壯漢的道歉吳向東擺了擺手,一點也不在意,他奮筆疾書在病曆本上寫好醫囑繼而遞給壯漢:“這樣,你再去趟藥房,把病曆本上需要的藥拿回來,我告訴你怎麼用。”

“好的,謝謝你大夫。”壯漢畢恭畢敬的雙手接過病曆本,而後馬不停蹄的朝藥房跑去。

而這一幕,也讓屋外的眾人看的目瞪口呆,剛剛還氣勢蠻橫的壯漢此時怎麼跟個小弟一樣,不管吳向東說什麼都是一副唯命是從的模樣,這前後落差也太大了吧。

“剛剛難道是我看錯了嗎,明明壯漢氣沖沖的跑過來是找大夫算賬的,怎麼眨眼的功夫就變了態度?”

“對啊,剛纔那劍拔弩張的氣氛可把我緊張壞了,以為兩人就要在屋裡大打出手了呢。”

“這還用問,肯定是剛纔吳大夫治好的老太的病,這才讓壯漢心服口服,要不然他剛纔出來的時候,怎麼還一邊笑一邊屁顛屁顛的往藥房跑呢。”

就在眾人議論紛紛之時,壯漢已經拿著藥折返回來,他瞪了一眼屋外嚼舌頭的人,後者立馬嚇得不敢吱聲,而後他才走進診室將藥交給了吳向東。

“大夫,你要我買的東西,我已經拿回來。”看著塑料袋裡的繃帶、敷貼、三角巾等,壯漢也不知道這些東西該怎麼用,隻能用求助的目光看向吳向東。

“行,我給你說說怎麼樣。”吳向東從裡麵拿出一貼止疼貼,敷在了老太的肩膀上:“雖然剛纔我已經把脫臼的肩關節複位,但之前因為耽誤時間太久,裡麵已經形成炎性介質,因此需要給她用止疼貼進行消炎,除此之外,還需要進行包紮固定。”

吳向東一邊說著,一邊從袋子裡取出三角巾,將老太手臂置與胸前固定,三角巾中央放在受傷的肩部,頂角向頸後,底邊托在上臂隨後繞著另一側腋下將其打結,保持整個肩膀的功能位。

“看到我剛纔的手法了嗎,這是肩膀脫位後複位包紮的步驟,你記一下,等回去以後可以幫她調整手臂的位置。”

“好,大夫,你演示的再慢一點,我有點跟不上。”雖然吳向東的手法已經很慢了,但對於壯漢來說卻無異於天書。

吳向東隻能再次放慢速度,他演示完三角巾的包紮後,又將繃帶取出,給壯漢講了一下肩膀8字式包紮的一些基本要領。

吳向東看著壯漢一臉蒙圈的模樣,隻能歎了口氣:“冇事,學不會也沒關係,你隻要現在能記住,保證患者這兩天手臂的功能位就行,以後有事再來醫院。”

吳向東這句話算是解救了壯漢,他長籲一口氣,剛纔看到眼睛都花了,也冇記住多少,他揉了揉眼睛不好意思道:“要不然說醫生這個職業可不是隨隨便便就能乾得了,光這麼一個簡單的包紮手法我都學不會。”

“哎呀,謝謝你大夫,我現在一點都感覺不到疼了。”隨著老太的肩膀被吳向東妥善固定,那種隱隱作痛彷彿有小蟲子爬的感覺瞬間就消失了,老太不禁感慨,這是她這段時間最放鬆的時候。

“冇事就好。”麵對老太的誇讚吳向東笑道:“我這麼做的目的,除了幫你緩解病情以外,也是告訴你當身體有狀況了一定要及時來醫院就診,千萬不能托要不然很容易出問題。”

這也是吳向東不厭其煩,甚至每次接診病號時都要囑咐的話,因為他從醫這麼多年,已經見過太多的患者,因為不重視、嫌麻煩不願來醫院看病,以至於最後拖成重病無法醫治的案例。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