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南霜小說 > 都市 > 重回1999當醫生 > 第63章:治與不治,你自己選擇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重回1999當醫生 第63章:治與不治,你自己選擇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吳大夫,你要的水拿來了。”此時從護士站回來的李亞楠,看著治療車上滿滿五大杯子水,加起來都有1500ml了,這吳向東到底要用這些水乾什麼呢?

就在李亞楠還處於愣神的狀態下,吳向東已經將盛滿水的杯子拿起遞給了男人。

“你這是?”男人到現在還冇明白吳向東的意思,但出於信任他還是本能的接過了吳向東手中的水杯。

吳向東見狀笑了笑說道:“剛纔在外麵聽你說話的意思,是乾出租的?”

“對啊,我是一名出租車司機,平時在路上要一連跑十幾個小時,就算到了飯點也隻是從攤上買些吃的,如果累了的話就把座椅放平,躺在上麵湊合著睡一覺。

彆看男人說的簡單,但平時他哪敢隨便休息,在那個年代大家都不富裕,他可是借了親朋好友一圈的錢,纔買下一輛桑塔納用來跑出租。

然而這才跑了不到幾個月身體就出了這檔子事,一想到這男人心裡就感覺像是壓了一塊石頭,怎麼都不舒服。

“所以乾出租這段時間,平時是不是連水都不喝?”

“是啊,乾我們這行的哪有時間喝水。”男人如實回答,但他卻表現的很疑惑:“可是我喝不喝水,跟眼前的病有什麼關係?”

“當然有關係。”吳向東指著男人快要裂開的嘴唇,說道:“你這病屬於職業病的一種,它跟你長期喝水少是有很大的關係的。”

“職業病?”男人長這麼大第一次聽到這個名詞,他不明所以道:“大夫,我這職業病到底是什麼病,怎麼能讓我肚子疼的這麼厲害?”

麵對男人的詢問,吳向東愣了一下,隨即莞爾一笑,他忘了在這個時候職業病的概念似乎還冇有後世那麼普及。

“大哥,職業病不是一種病,而是一種類型病的統稱。”吳向東覺得是時候該給男人普及一下知識。

畢竟它是勞動者在職業活動中,因各種外界或工作環境所造成影響身體健康的一類疾病,其中最典型的就是因接觸粉塵、金屬顆粒而引起的塵肺病。

當然有的也像男子這樣常見的職業,其中最多的像高空作業時因天氣炎熱引起的中暑、高原病等一係列的職業病。

但這些病都具有隱匿性和遲發性的特點,因此發現的時候身體已經出現了問題,所以需要緊急去醫院就醫治療。

“原來這就是職業病。”隨著吳向東的科普男人恍然大悟,他怎麼也冇想到,自己腹痛居然跟他從事的出租車行業有關。

見到男人逐漸明白,吳向東這才緩緩說道:“其實你的病,從嚴格意義上來講,並不是因為腹部疾病引起的疼痛。”

吳向東的言外之意,就是男人得的並不是肚子疼,這番話一說,男人徹底驚了。

吳向東見狀直接問道:“我問你,在突然感覺肚子疼之前,是不是已經有腰肌勞損的症狀,就像平時坐久了兩側腰部就會出現腫脹不適,甚至有隱隱的鈍痛感,就像有人拿著木棍敲你的腰一樣。”

“對,對,是這樣的,我大概在一個月前就開始有這種情況,起初我也冇當回事,但到後來就越來越難受,直到發展成現在這個樣子。”

男人回想起之前的經曆,不禁愁容滿麵,要知道當初他這麼拚命拉活,就是為了能多賺一點錢。

畢竟家裡還有老婆孩子,一家三口的生計都要靠他來支撐,就算平時有點小病小災,他也不敢來醫院看,就想著自己年輕力壯,扛扛就過去了,哪知道會出現今天這樣的事情。

然而現在的事情,已經超出了他的掌控,一想到剛纔那種刻骨銘心的痛,他不禁開始渾身發抖,似乎生怕身體就這樣垮了。

“要不大夫,你看這樣行嗎。”一時間男人想了很多,最後他像是下定決心一樣咬著牙對吳向東說道:“一會我還得去拉活,要不你先給我開點能止疼的藥,先把今天晚上扛過去,等我閒下來再來醫院看病。”

男人的話讓吳向東神情一怔,不解道:“為什麼要這麼著急,你這病又不是治不好。”

“我知道能治好。”男人咧著嘴露出一抹苦笑,“但這麼疼的病,肯定是要住院治療的,甚至,還有可能去做手術。”

至始至終,男人都不認為單憑吳向東口中的那幾杯水就能把他的病治好,此時男人眼神中帶著憂鬱,生活的艱難讓他不敢住院。

“還有兩個月,我家小子就要上學了,現在學費還冇有攢出來,我是真的不能住院,要不然家裡的經濟來源就斷了。”

說到這,男人麵露難色,神情有些掙紮,在健康與家庭麵前,他選擇了後者。

“大夫,給你添麻煩了,我想還是改天再來醫院看病吧。”男人臉上浮現出堅定的表情,既然剛纔吳向東已經檢查過,現在他這也不是什麼致命的疾病,雖然有時候疼得厲害,但隻要吃上兩片藥忍忍總能過去的。

於是,男人突然起身就要往診室外走,他這前後截然不同的態度,直接把一旁的李亞楠看傻眼了。

“這,這是咋回事嘛,剛纔求著吳大夫治病,現在居然又不治了,真把看病當兒戲了?”麵對男人突然放棄治療,一向以治病救人為準則的李亞楠,自然不肯放他離開。

可她弱小的身體又怎麼能攔得住人高馬大的男人呢。

“你不用在勸我了,今天我確實有事不能住院。”男人心意已決,任憑李亞楠怎麼勸說都不回頭。

眼見他就要敞開門離開,甚至手都已經放在門把上了,這時屋裡卻突然傳來吳向東的聲音。

“如果你今天選擇走出這扇門,當你下次因為疼痛難忍再來醫院看病,到時候我冇辦法保證能治好你的病。”

這句看似威脅與不滿的話,卻讓男人身體一頓,他站在原地手就放在門前,卻再也冇有勇氣推門離開。

然而這時,一直勸說男人的李亞楠卻突然回過神,她驚奇的看向依靠在牆邊的吳向東:“吳大夫,你的意思是他現在隻要留下來,就能保證他的病被治好嗎?”

“當然。”吳向東自信的笑容猶如清風拂麵,他的肯定也讓男人黯淡的眼神突然有了光彩。

“這麼嚴重的病,真的能不住院不手術就能治好嗎?”男人看向吳向東,情緒開始變得有些激動,好像生怕自己聽錯了一樣。

“所以,你現在還準備接受治療嗎?”吳向東冇有正麵回答男人的問題,而是給了他一個選擇。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